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50章雷州战果
    “那就继续追加投入,现在可不是省钱的时候。”

    张信一声冷笑:“我相信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人,任何的势力能够完全压制得住所有媒体。而现在,神庭金融中心事件就是大势所趋。我们投入一元钱的效果,就需得对方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的代价来抵御,何乐而不为?”

    “是,我会尽快将主上的意思,尽快传达给各大子公司!”

    曹月才刚郑重其事的答完这句,就又神色微动,面现喜意:“恭喜主上,雷州星系那边的战事已经尘埃落定,我们总共击沉海盗战舰八百四十三艘,击毙海盗约十二万四千人,俘虏六万三千三百二十四人。神威运输公司的ceo艾尔·威纶,偕同神威保安公司的安全总监杰克·雷德曼,向您申请,是否现在就对外宣布战果?”

    张信的脸上,也不由显出了笑意。尽管之前就有消息传回来,显示雷州星系的战事一片大好,可当他听闻最后的战果统计时,还是很高兴的。

    那位白骑士果然没有辜负他的寄望,确实是给予了这些,敢于挑衅威严集团的海盗们,以最大程度的杀伤与打击。

    “同意他们的申请,最好是让他们在战场,就地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再通知后勤部门,我需要他们尽快把该发放的抚恤与奖金统计出来,并按照当前标准的15倍计算。还有参与了这场战役的雷州巡防军——”

    张信说到这里,只稍稍犹豫了片刻,就果断的说道:“帮我联系雷州巡防军基金会,说我个人向他们捐款三千八百万联邦币,作为这次战死与伤残人员的抚恤!还有雷州行星政府,他们这次损失的所有战舰,都将由威严集团负责赔偿与补充。”

    说到这里,张信不由有些感慨的,看着自己个人终端界面里面,那个古武群英的app。心想在这地球联邦,人命可真不值钱。

    前几天他一次在游戏里面投入了10亿联邦币,可这一场分舰队级别的战争之后,哪怕所有的战损,抚恤与奖金加起来,估计都不会超过十亿。

    可其实他这次给出的抚恤与奖金已经相当优厚,在整个地球联邦范围,已经是绝无仅有。

    曹月并未注意到自家雇主的感慨之情,她正兴奋的在自己的工作日志上,做出了一个新的标记。她知道接下来这整个广成星域的媒体,必将又迎来一场新的狂澜。

    这场战争,放在整个地球联邦范围,可能不值一提。可将范围局限在广成星域,却毫无疑问,是再次确立威严集团在星域中的霸权的一战。

    ——作为一个有着十足野心的女人,再没有比确证自己未来的前途远大,更值得欢喜的事了。

    ※※※※

    神庭星,九龙纹大酒店的某间总统客房,疤眼庄熊的心情,恰与曹月截然迥异。他正怒火填膺的,看着视频内,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c3运输站项目,你们可是亲口答应过我的!我们天熊运输,已经在你们身上,花费了九百多万联邦币的资金!可现在你们说你们想反悔?”

    那中年人的脸上,却已经苦涩到仿佛一张橡树皮:“我们这也是无可奈何。我想疤眼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今天达西他已经死在他的办公室,凶手则是荒唐的圣使杀手团,很不巧的是,他在家中的备用克隆体,以及思维传输装置,都遭遇了损坏。”

    说到这里,他重重一叹:“这并不是我想反悔,而是已经实力不足。之前我们联系的许多人都已经打了退堂鼓,他们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而即便是我,这一次任期结束之后,也会选择移居其他的星域。”

    “呵!”疤眼庄熊不禁冷笑:“他们怕了威严集团的那个兔崽子,难道就可将我们天熊运输视如无物?你以为我庄熊是什么样的人,拿了我的东西,能够不付出代价?”

    “疤眼!”

    视频中这位中年议员的神色,也转为冷峻:“我记忆当中的你,可不像是没法接受失败的人。c3运输站的项目,确实已经没法再推进下去。如果你觉得在我这边的付出不值得,我可以将你们的损失原价赔付。如果你还觉得不满足,那也可以要了我们的命。可庄熊你没道理不清楚,威严集团在广成星域的威名与权柄,绝不是你那才刚建立的天熊运输能比拟的!那位神威新王,现在甚至没必要再用非法的手段,只需调动地方司法系统与联邦调查局的力量,就可以把我们送入监狱!毕竟他现在,已经戴稳了他的王冠,掌握住了他的权杖!”

    疤眼庄熊一阵愣神,随后就直接按下了结束通讯的按钮,又无力的躺在身后的靠椅上,恶狠狠地吐着浊气,

    “他说的对!”

    庄熊的身后,那位形貌妖娆的女子也是柳眉微皱:“之前的张长治,只是空有神威新王之名而已,并没法利用威严集团的权柄与影响力,我们有的是办法反击钳制。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与先前不同——”

    之前的司法系统与联邦调查局,多的是蠢蠢欲动的野心家,可以被他们利用。也可动用联邦安全局的力量,从更高的层面进行干涉。

    可现在,无论任何人想要与那位神威新王作对,都必须考虑后果。

    “我知道的!只是这c3运输站项目,真的很重要,我们必须在神庭星附近,掌握一个运输站不可,否则——”

    庄熊正说到此处,忽然又神色微动,接通了另一个通讯请求。

    而这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白衬衫,面色略有些灰败的青年。

    “庄总,我这次见你,是专为向你致歉的。”

    “致歉?”

    庄熊的双眼微眯:“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你堂堂的帝盛银行的董事致歉?”

    “是关于之前我们协商的贷款意向,董事会今天已经通过决议,否决了贵公司的贷款申请。”

    那青年苦笑:“很抱歉,我虽然据理力争,但是威严集团方面,似乎已对我们银行施以了极大的压力,我这边最终还是没能够在董事会表决中占据优势。”

    庄熊再次错愕:“怎么可能?据我所知,你们帝盛银行的主要经营区域,可不在广成星域,与威严集团的交集也少而又少,怎么可能会畏惧威严集团的施压?”

    “上流社会的圈子,远比你想象的要小。既然威严集团暂时没有倒下的可能,那么我公司的几位董事,就不能不顾忌一二。他们不愿为自己的家族树敌——”

    那青年轻声一叹:“此外庄总你最好看一下最近的新闻,我们银行之所以否决贵公司的贷款申请,除了威严集团方面的压力之外,也有不看好贵公司在广成星域的经营前景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