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艾尔威纶只翻阅了片刻,就对现在神庭星那边的局面,对威严集团面临的全新局面,都了然于胸了。怪不得他的好友朱晨,会说出那番话出来。

    “关键是这一条”

    谢莉尔威纶直接从自己的终端面板里面拉出了一条新闻,随后甩给了坐在她身侧的兄长。

    艾尔打开看了一眼上面的标题,就顿时眉目微凛。

    近日本报讯,传威严控股或有意收购营州改革者银行,已委托光业金融公司进行初步调研

    “真不愧是陛下,这连消带打的手段,真是让人佩服”

    艾尔不禁啧啧有声,满眼都是敬佩之色:“果然,这才是我艾尔威纶的天命之主”

    谢莉尔这次却没有腹诽,而是挑眉问道:“神庭星那边的局面,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该惊讶什么君上的实力,没有人能比我更清楚了。这些渣滓,还远不足以成为君上的对手。”

    艾尔一声轻哼:“我说过的,谢莉尔,你对君上他的才能一无所知,你仍没有见过君上最可怖之处。”

    “啧”

    谢莉尔先是不以为然的微一摇头,可之后就又眼神异样的看了眼窗外:“哥哥你的话,听起来让人感觉很荒唐。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可能我真有点小看他了。”

    “事实上,今天之后谁也没法再忽视我们的君上所以我也很头疼啊妹妹,我到底该怎么说,才能够让你认识到君上的伟大算了,先不说这个。”

    艾尔威纶一声失笑:“战果到底统计完成了没有别告诉我你们这段时间,都去看新闻去。”

    “我们怎么可能放着正事不做”

    谢莉尔白了自己的哥哥一眼,之后就神色肃然道:“初步的统计,我们光是这一场追击战,就一共击沉各级驱逐舰舰五百四十二艘,巡洋舰一百一十三艘,战列舰十一艘,航空母舰二十二艘,各个型号的机甲一万五千四百七十架,杀死s﹣级2人,a级11人,b级453人”

    艾尔听到这里,不由吹了一声口哨:“听起来收获还算不错,就只是击沉的主力舰有点少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们的主力舰,都有着足够的能量储备进行曲率航行。”

    这次接话的却并非是谢莉尔,而是视频影像中,已经停止阅览新闻的血镰杰克:“而且他们曲率航行的方向,还是那个所在,让我们想继续追击都不行。”

    白骑士艾尔会意一笑,看向了眼前的星图。

    那些海盗进行第二次曲率航行的目标地,是卡萨特小星云,那边有着大量的金属颗粒以及陨石群存在,对于一只舰队群而言极端危险。

    所以到这里之后,就已经没有再继续追击的必要了,希望海盗团那些逃脱的大型战舰好运

    “那么这次的作战,就到此为止我希望现在就向外界公布战况,为我们的主君再添声势”

    艾尔说完这句之后,就扫望着有资格参与作战联席会议的诸人:“我想诸位应该没有意见”

    这个时刻的张信,正在与一位中年男子进行视频通话。他对面的这位,大约是三十五岁左右,面貌硬朗,轮廓分明,有棱有角,哪怕是隔着一层屏幕,张信也能够感觉到这位中年人如山一般的沉稳,如虎一般的气魄。

    这让张信不禁感慨,在地球联邦,居然也有着如此人物。

    “也就是说,你们张氏财团对于改革者银行的收购意向,确实是认真的”

    “再认真不过”

    张信回以一笑:“不过您也知道,我们集团虽然有这样的意向,可却也受到了客观条件的限制。改革者银行毕竟是营州规模最大的银行,问题很多,尤其是不良贷款的比率,现在更是高达24。这会为改革者银行接下来的经营,带来巨大困难。”

    那中年男子不由微一凝眉:“可你现在收购的,只是一家改革者银行而已。”

    “可我想营州那边,只是缺乏一个打破僵局的人不是吗”

    张信神色自信:“对于那众多窥视营州的猎食者而言,只要看到有人首先入场开始猎食,那么他们继续作壁上观的可能性小而又小。所以也请总统阁下,考虑一下我们作为首先破坏规则之人,所需承担的风险,”

    “不得不说,你说的很有道理”

    中年男子微一颔首:“可现在的问题是,你想要从我这边要的太多,我这里却想确保营州星域的局面,不会再继续恶化。”

    张信不禁陷入了深思,大概十分钟后才再次开口:“我知道现在众议院的运输委员会,已经起草完成了营州物流安全补贴法案,请总统大人继续推行此事。而我方的神威运输,则会在两天之后,宣布在原本佐伊物流公司所有二十二座运输站的基础上,继续建造或者收购三十五座运输站,以覆营州星域全境。此外我个人,也将对营州星域的几家中等规模银行,展开收购调研。”

    中年男子听到这里,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那么作为回报,我会动用我的影响力,让最高法院解除贵公司资金冻结,并全力以赴向司法部门施压。”

    “可只是这样的话,还远远不够。”

    张信微微摇着头:“我还希望你们人民阵线,在营州星域的党部,能够在各个层面,给我们以最大程度的支持。当然,该懂得的规矩我们这边都会遵守。竞选资金也好,政绩也罢,我方也会全力回馈你们人民阵线。总统阁下您知道的,我现在不缺钱。”

    “这是理所应当,至少在营州星域,我们是盟友不是吗”

    中年男子答得毫不犹豫,之后又神色肃然,含着几分试探的说着:“接下来,还有神庭金融中心一事,不知”

    “这次的事件,我无意让政府难堪。可必须一提的事,之所以会有这样不幸的事情发生,是有人首先不遵守规矩。”

    张信主动打断了男子的言语,目中锋芒隐透:“我想,即便有人要与我来商谈神庭金融中心事件的后续,也不该是总统大人您不是吗”

    那男子不由身躯微仰,随后就爽朗的一笑:“这确是我逾越了不过今天的这次交谈,让我很高兴,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了不对,是绝无仅有,从来没有遇到过才是。”

    这时候他却又神色微动:“长治,我记得你虽然与康采儿集团有过婚约,可并没有完婚对吧,说起来,我家也有个小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