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131章内外夹击
    那三大公会的玩家进退不能,张信却没闲着。他现在的怒气值已经增长到百分九十八,随时就会满格。这种情况下,他已完全没必要留手,直接就使用狂雷十八斩这门**,四处追着苍穹欲与血龙旗公会的人打。将这门刀法的高攻速,高伤害,高控制展露无遗,但凡被他打出的刀芒斩中的,就很少有不被晕眩的,而一旦被晕眩,就没有不在十秒内被清空血量,直接跪倒躺尸的。短短的时间里面,他的前面就已经躺了一大片的的尸体,足足有二十多人。

    剑主苍穹与深情喂冷风二人,此时只觉是郁闷难当,只能一边组织团队里面的部分顶配与次顶配大号断后,一边让他们旗下的众多精英,尽量四散逃开,

    ——对面的那家伙,哪怕没法再利用格挡来迅速收集怒气,可也能够依靠正常的攻击,让他的怒气条缓慢增长,距离百分之百的时刻已经不远。

    而一旦‘九霄雷灭’施展,周围三千五百米方圆,都在其攻击范围内。

    可尴尬的是,狂雷十八斩这套武学,尽管没有什么锁定技,可攻击范围,却是大到惊人。而超绝级别的身法‘幽影浮踪’,也让他可以在速度上,碾压绝大多数的玩家。

    张信甚至没用全力,只以悠闲散漫的态度追杀,就又在尾随的途中,连续斩杀五六十号人。

    这位专拣那些血量较少,或者防御力薄弱的下手,对那些顶配或者次顶配的大号,则是暂时置之不理,所以屠杀的效率超高。

    而张信那早已超满槽的怒气,则是一直含而不发,眼见是要往百分之一百六十以上的数字走了。

    “就没人会清新宁神这门技能吗?把他的怒气值给削下去!”

    “用过了,没什么用!神傲天的直播间那边有人说,那尊太古魔神会一门‘神魔之怒’的技能,可以清除一切类似的宁神BUFF。”

    “该死!刚才不是有一群人在围攻吗?怎么还没把他的这个召唤物打死?”

    “完蛋,我被麻痹住了!各位,撒由啦啦——”

    “艹艹艹!打又打不得,跑又跑不掉,这到底该怎么办?”

    “只能先退开,先让大号去扛了。”

    “他们未必就能扛得住,我们现在也甩不开吧?”

    “无语了,我明天就去找客服投诉,一定要和谐,一定要封杀!”

    “同去,同去,不然俺就要弃玩。这TMD已经变态到突破天际,”

    “四面分散吧,一旦逃出安全距离就用回城石!或者进入副本也可以,前面只有一条路出峡谷,从那边逃估计是跑不掉的。人家明显是打算堵门了——”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是要被团灭的节奏,兄弟们我先撤了,你们加油!”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个团队里面的伪神豪,无论准备还是武技,都是仅逊于剑主苍穹三人。

    这位要走,顿时就让团队里仅存的士气也荡然无存。战皇朝也再不肯停下来,继续与张信纠缠,竟是一声不吭,转身就跑。

    他心想自己逃走虽然丢人显眼,可也总比再次死在神傲天的手中,继续躺尸的好。

    剑主苍穹则是脸色铁青,此时他也生出了退意,却又放不下颜面,感觉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的这一到两天时间里,那世界公告频道,一定会被再次刷屏。

    不过就在他下定决心之前,他们的前方,却忽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金色的长发,一身雪亮的银白大铠与裙甲,还有蓝色的内衬。

    剑主苍穹顿时心内一沉,又有一股不祥的感觉,在心念之内滋生,

    “那是阿尔托莉雅吧?这是跑尸回来了?”

    “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原来这里跪的不是主播,而是另有其人。”

    “那也未必,人家阿尔托莉雅就一定会动手吗?前天的时候,亚瑟王不还是在攻城战,与他打的很欢吗?”

    “都已经开红了,我赌她有八成可能会动手,”

    此时的阿尔托莉雅,也是一阵懵懂的状态,心忖道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刚才她是躺尸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去复活。之后就第一时间,往这边赶过来。

    在她想来,神傲天多半会被剑主苍穹与深情喂冷风这些人杀掉,或者打到半死状态,再狠狠的羞辱。

    可张长治这次的遇袭,终究是她引发,是她的责任。所以她这次赶回来,是想着看看能否有机会把神傲天解救出来,或者把后者杀掉——这至少好过于被剑主苍穹等人羞辱。

    可等到赶回来,看到的却是与她的预想,完全不一样的景象——

    那苍穹欲,战皇朝,血龙旗三大公会的战斗精英,都在努力的向她这边奔逃着,后面跟着的‘神傲天’,则是赶鸭子一般的跟在后面,肆意的挥动刀芒,屠杀着这三大公会的玩家。就连那些次顶配的大号,居然也不例外!

    阿尔托莉雅虽是一头雾水,可她的反应却是快极。她毫不犹豫的就拔出了她那边金光辉煌的长剑,遥指身前。

    “这就是你们惹怒赤红之龙的代价,接招吧,卑鄙无耻之人!真名解放*Excalibur!”

    随着这团白光,迎面而来的那三大公会玩家的头顶,莫不都是冒出了一团团鲜红的数字,同时陷入晕迷。

    张信见状,不禁暗暗一叹,他原本是想细水长流来着。刚才那段时间,他收获到的纯净灵能,又再一次暴涨。无论是数量与精纯度,都远远超过了先前。

    ——这是因之前张信发现的一个规律,如果他在战斗中,迅速而又利落的将对手解决,那么他这边汇聚的灵能,虽也会有一次爆发性的增长。可在爆发之后,就会迅速回落到低谷。

    反倒不如像刚才那样,在某些特殊的时候,始终吊着观众的胃口,让他们全神贯注,期待不已。那么这些精纯的灵能,就会源源不绝。

    不过既然阿尔托莉雅已经出手了,敌人也已衰落到这个地步,他这个时候再拖拖拉拉,多半会引人反感。所以张信也果断使出了他积蓄已久的极限怒招,整个人穿入到云层九霄当中,随后无数的雷霆刀雨垂落而下。

    等到十二秒之后,地面蔓延的雷海罡气告一段落,张信再从天上掉落下来的时候,他的眼前,就只剩下剑主苍穹与青春喂冷风两个人了。

    前者面色铁青一片,干脆也不再逃了,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看着他;青春喂冷风则怒瞪着眼,呼吸急促,似乎很不服气。

    张信则微一摇头,心想这是何苦来哉?他之前说过的,只这点人手,可奈何不得他。

    而下一瞬,他就人刀合一,施展出了另一怒招雷惊电绕,十几个穿梭,就将剑主苍穹剩余的百二十万血量全数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