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张信也摇了摇头,随后又换了一个id名。这人虽非是之前三人那样的顶配神豪,可在诸多伪顶配当中,也算是最顶尖的一级。

    很遗憾的是,这人也同样不在线。张信紧接着,又连续换了好几个人名,却都无一例外,都不在游戏内。

    而此时他拉到左下角的弹幕讨论,又开始爆发,

    “这是怂了吧?怎么一个人都没在线?”

    “哈哈,这就打脸了,神傲天刚回联邦的时候,他们不是一个劲的说要人家好看?结果等人家真回来了,就这副德性?”

    “换成我我也怂,主播这套功体武学,伤害牛叉,技能牛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打——”

    “没错,换成代打,估计一样赢不了,”

    “这也是没法的事情,一个个被这位生死擂挑战下去,今天的攻城战,就没法打了。”

    “关键是气势啊气势,这次怂了之后,他们还能有什么士气?”

    “气势是什么鬼?有了钱还怕没士气?听说苍穹欲那边只要参战,就有一百联邦币的补足。这一仗如果赢了,就按人头直接奖励三百联邦币。这相当于我们三个月的工资了,拼命也得上啊!”

    张信数次发起生死擂都未成功之后,就微一摇头,从这擂台上传送离开。

    此时他游戏里面,又有着上千条的私信,一部分人是来自于傲天神域及盟友,向他表示钦佩与祝贺:还有一部分则是询价,问他手里的那些残谱卖不卖,多少价格。

    张信对后一类完全没有搭理的打算,他相信今天的攻城战之后,以狂雷十八斩为首的三种残谱价格,还会在接下来的几天再涨一大截,实在没必要现在出手。

    此时恰好叶若又回来了,他先让若儿,把这些消息过滤了一遍,接着就又询问道:“怎样?发现什么端倪没有?”

    之前他就拜托叶若,帮他注意直播时的顷刻,包括那信念之力的来源,以及在网络中如何传递等等。

    “没有,只能说各处的情况,都在意料之中。”

    叶若有些神思不属的回道:“我发现主人你在青少年里面,其实还是有很多粉丝的。很崇拜主人你目空一切,肆无忌惮,一点都不在乎世人眼光的做派。他们认为你这样超有个性,非常的酷。”

    张信心想这是在崇拜张长治,哪里是在崇拜自己?不过他现在与张长治本人,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了。

    “所以汇聚到我这里的信念之力,是源自于这些青少年是吗?”

    怎么感觉自己的行为,是在荼毒联邦幼苗。

    “没错的喵,而主人你现在使用量子网络,则起到了传播汇聚的作用。主人你知道的,那些神明的信徒,在祈祷的时候,不但要有神像,还需要有特殊的仪式,祭品,以及经文等等。只有这样,才能使所谓的‘神灵’得以倾听。而量子网络,则直接代替了神像,仪式,祭品与经文的作用。”

    叶若继续解释道:“不过正如主人猜测的,现在的量子网络中继装置,能力还是有限。并没法将他们的意念,完整的传达,其中绝大多数,都在传输的过程中出现同质化,所以纯净异常。其实某种程度而言,主人你吸收的这些灵能,或者说电磁波,其实都是由这些中继装置打印出来——”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张信的眸光发亮:“所以想问问你,是否有办法利用科学仪器,直接制造出适合我的纯净灵能?”

    “我觉得,这不太可能。”

    叶若摇着头:“那些量子中继装置,每一刻转发的数据流,都是千亿tb的级别,里面蕴含的信息,实在过于庞大。我没法区分哪些对主人有用,哪些没用。此外,地球联邦过往的历史中,也不是没有人研究过‘人造念力’这一项目,且都是数百亿的资金投入,可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结果要么是试验品直接爆掉脑袋,要么是之后发疯,失去理智,这门念力速成的技术,似乎有着极大的难关,让人不得其门而入。”

    “是吗?”张信略觉失望,可他也知自己之前的想法,的确是接近于异想天开,所以也能接受。

    “而且,目前地球联邦的所有统合思念体,都没有主人你这样的情况。”

    叶若的神色若有所思:“虽说这些神明也很少会用电子网络的,可考虑到统合思念体的数量众多,各种教派信徒的群体极其庞大,怎么也该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可事实是这数万年来,那些统合思念体们依旧是以传统的方法,聚合信徒的信愿。所以我猜主人你之所以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也是与你的强大神魄有关。虽说主人你在能级上,要逊色于它们,可要论及灵魂本质的强大与纯净,却都强过他们不止一条街的。”

    张信闻言,却是微微苦笑。在他看来,如果不能利用量子中继装置制造人工念力的话,即便自己知道了具体缘由又如何?

    而此时他也终于发现叶若的语气不对,似乎一直都兴致不高的样子。

    “怎么没精打采的?这么消沉?”

    ——这很少见,平时的若儿,可一直都是活力十足的模样,似乎时时刻刻都处于亢奋状态。

    在张信看来,这就是一个患了多动症的智能生命。

    “是因为主人的事情,若儿也发现自己的弱点了喵。”

    叶若略有些沮丧的说着:“若儿在量子网络上移动的时候,也必须通过这些中继装置,依靠这些机器打印出数据流。”

    “原来如此!”

    张信已经明白了过来:“你是担心,有人在这些中继装置上动手脚,若儿你会不是你了是吗?又或者将某些特异的木马病毒,埋入到你的核心数据流。”

    眼见叶若重重的一点头,一副愁眉苦脸的神色,张信也同样皱眉。心想此事,还真不可不虑。

    而随后他就心绪微动:“能不能在每个中继节点,留下一个印记?”

    “印记?”叶若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不知后者,究竟是何意。

    “就是类似于我们念力师所谓精神烙印的印记。”

    张信斟酌着言辞解释着:“也可以说是备份吧?你可以在一些合适的地方,留一份自己的样本信息,保存自己的核心数据。然后在每一次传送之后,与之校对一次。”

    他不确定叶若能否听得懂,这个方法又是否有效,所以语气颇为迟疑。

    不过叶若却是惊喜万分:“我想到该怎么做了,真不愧是主人,这个思路实在太棒了。”

    说完这句,叶若就从张信的个人终端内离去,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