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剑主苍穹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不过这是游戏,他还能说话:“你这是请了代打?”

    “我现在在直播。”

    张信斜目看了这人一眼:“别输不起,劝你早点去复活,难道是想要被观尸?”

    他虽从这场生死擂胜出,却半点成就感都没有。

    这个对手实在太弱,可能比神之翼与青春喂了狗强些,却也强的有限。

    剑主苍穹的临战应对与反应,应该都处在二阶基因武者的级别。可在穹星,绝大多数的神师境,在他眼里与蝼蚁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在这游戏里面,哪怕是只能使用实力与其他玩家相差不大的人物,也依然是大人在欺负小孩。

    不过别人却不会这么看,此时那世界公告里面,已经出现了无数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帖子。

    哈哈!口口声声说要把我们傲天神域斩尽杀绝,可结果在我们会长面前,四秒就跪了?

    ——青春喂了狗x100

    能不能撑得更久一点,四秒男?

    ——皇道x100

    喜闻乐见,喜闻乐见,你剑主苍穹不是一向都很牛气的么?居然也有今日。

    ——我是路人x100

    这是想要装逼。结果踢到了铁板吗?

    ——梦幻彩虹x100

    零零总总,赫然有七千余条。要在世界公告中一一显示的话,得持续到明天晚上。声势之盛,居然比之数天前神傲天回归还要更浩大几分。

    剑主苍穹似乎是已羞愤交加,并没有选择去复活,而是直接下线,

    张信没有理会,已径自在自己的仇人列表里面寻找起来。

    他心想对方用的这一招,还是挺不错的,可以在开战之前,就将对方的顶尖大号,消减百分之二十的实力。

    仅半分钟之后,张信就找到了‘深情喂冷风’这一网名。他毫不犹豫,就将一个生死擂的邀请丢了过去。

    ——这居然也要钱,必须得一千两黄金不可。不过这对兜里面还有数亿的神傲天而言,自然是不当回事的。

    等到七秒时间后,深情喂冷风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擂台上。

    不过这位,却已没了剑主苍穹那样居高临下的自信,而是以谨慎狐疑的眼神,上下看着张信。

    此时他的心情,确实是相当忐忑的。剑主苍穹四秒钟时间就被砍空血条,输的是莫名其妙。那刺目的伤害数值,更让他心惊不已。

    这让他疑神疑鬼,信心全失。可张信的生死擂战邀请来的太急,深情喂冷风没时间去找代打。可他也不愿就此拒绝认输,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说不定上一战,只是巧合。那头召唤生物的技能他只需事先小心堤防,也不是没有办法防范。

    这般思量之后,深情喂冷风又提起了勇气,眼神也逐渐冷冽坚定起来,依旧拿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态。

    “你看来很自信?攻城战结束之后,有种你别走,我可以与你pk个够,”

    可此时的张信,却正在看着若儿发过来的一份资料。

    叶若的效率很快,就只是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已将神之翼,也就是林丹的所有一切都调查清楚,并将一份详细的报告,发送到了他的邮箱内。

    “原来如此,十五岁之前与张长治一起就读于赵氏公学,是同学么?”

    张信随手点开了赵氏公学的介绍,发现这是目前地球联邦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由地球联邦的国父赵哲创办。

    而光源赵氏虽不在九大王脉之列,却毫无疑问是最顶级的世家豪门之一,有着无冕之王之称。其先祖国父赵哲,名将赵德,可谓是一手导演了地球联邦的建立与扩张,在联邦内部广受敬重。

    这一族的财力,虽不如何强大,可其族人却活跃于政坛之上。不但始终掌握着联邦第一大党联邦统一党,更是联邦内所有门阀贵族的‘盟主’。

    而赵氏公学也得益于此,成为贵族世家子弟的聚集地。

    张长治在十五岁之前,一直都在赵氏公学就读。而当时的林丹,也在这所学校。

    很快张信又翻到了一组照片,里面是两个少年,其中一人正是张长治,气质开朗阳光,与他印象中的张长治大为不同,另一人想必就是林丹了,身材柔弱瘦削,面色青白,一副营养不足的模样。

    绝大多数时候,这少年都是神色阴郁,冷漠孤僻的模样。不过这少年在看着张长治的时候,脸上也偶尔会露出笑容。

    这显然是一个天才,十七岁就进入联邦国立大学就读,并在短短三年内,就取得物理学与经营管理学的双博士学位。

    毕业之后,林丹又利用其母亲留下的遗产,创建了九界微零件公司。先是以承接大企业的定制零件起家,两年后在取得一定业绩之后,将这家公司以七亿联邦币出售。

    之后又再次创业,成立了光尘能源公司,凭借一种技术更先进,燃料利用率更高的核聚变炉,在东海,马其顿与新高加索这三个星域迅速扩张。

    时至如今,这家公司不但掌握着高达五十七座的核聚变电厂,估值也已增长至四十七亿联邦币。

    而林丹个人在三轮融资之后,依然在这家公司占股百分之四十四。也由此成为联邦百岁一下,最出色的年轻商业领袖之一,且排位靠前,

    “被十二家大银行调低了信用评级?也就是封杀?”

    张信的目中,显现出了凝然之色。

    此时光尘能源公司账面上的流动资金,还是很充足的,三亿多的联邦币,以及每年十二亿的应收,可以让这家公司在财政上不假外求。

    可天龙林氏既然准备封杀光尘能源,那就绝不止是调低信用评级这么简单。

    身为威严集团的主人,张信对于天龙集团这种层级的大财阀的影响力,是再清楚不过。

    调低信用评级,只是前奏,接下来天龙林氏,只需命令旗下企业以及各大关联公司,拒绝使用光尘能源提供的电能,就可使后者遭遇重击。而东海星域各大行星的电网,如今也是掌控在天龙林氏的手中,可以将光尘能源的电力,完全排除在外。

    天龙林氏甚至还可做的更过份一点,可以直接利用武力,让光尘的核聚变电厂,无法得到足够的燃料。

    当然这只是限于东海星域,光尘能源的业务,绝大部分还是在马其顿与新高加索两大星域。

    这应该是林丹的有意为之,以规避危险。可这在张信看来,并没有什么卵用。

    林昊如果真是绝意要将光尘能源赶绝,那么只需与其他星域的大财团达成一定的利益交换,就可让这位的所有努力都付诸流水。之后的结果是轻则被赶出光尘,重则破产。

    也亏得这位,能够若无其事的继续上线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