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他是私生子,在赵氏公学里面的处境可想而知。”

    通讯视频中的司马云,一副散漫不羁的神色:“那个时候,据说就只有张长治与他走的近。张长治这个人,虽然是废了一点,毫无半点自知之明。可让我佩服的是,他的脾气自小时开始,就是大到不得了,不但极有担当,对自己人还特别的护短。他是张然的嫡子,神威张氏的第一继承人,哪怕是在赵氏公学,也没几个敢招惹他。此外你堂弟在公学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张长治的受伤。”

    “原来如此。”

    林昊的神色释然之余,又略含着几分遗憾。

    这本该是他的臂膀,他未来掌控天龙林氏的助力才是——

    可当时谁能想得到?当初那个受气包一样的小不点,在成年之后居然如此的出色?

    “很惋惜是吧?你这堂弟,确实是个人才。”

    司马云一声轻笑:“在没有动用家族创业基金的情况下,走到如今这一步,确实是很不凡。更可怕的是,这家伙的大部分精力,还是在游戏里面。我觉得,仅就商业才能而言,他绝对比你的暗恋对象还要更出色。你想要彻底赶绝他,只怕不太容易。”

    “林氏的人才有很多,他既然与我无缘,那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至于怎么封杀林丹,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林昊一声轻哼,随后又转过了话题:“今天晚间的攻城战,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张长治这两天在傲天神域的投入很多,已经有三个多亿。”

    “不过是临阵磨枪,亡羊补牢罢,到这个时间,已经太晚了。”

    司马云语声不屑:“他们现在,确实是雇佣了不少中等规模帮会参战。可攻城战时能够进入战场的外援数量,终究有限。你我与战皇朝三人联手,三个顶尖大号,将近七倍的优势,难道还拿不下一个傲天神域?”

    林昊则是若有所思:“我听说他前两天做了视讯直播,据说他那一套武学,伤害非常惊人。”

    “我也听说了,他四十秒内,就把黄沙尸王给砍倒了,伤害爆炸,牛的不行。可副本武学与pk武学,与战场武学,从来都不是一回事。群战的时候终究还是看逃脱技,霸体技与大规模控制技的多少。狂雷十八斩总共才那么两招控制技,伤害再强也没什么卵用?就算他那一套的武学真的很厉害,我们三个打他一个总行了吧?”

    司马云用略含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好友:“昊哥,我知道你对以前输给他的事前耿耿于怀,可也没必要这样患得患失?即便是为了科伦娜,也没必要这样,哪怕你在古武群英里赢过张长治,她也不会看你一眼。她那样的女强人,可怎么会关注网络游戏?”

    “你不懂!”

    林昊一声轻哼,随后他的神色,略有些怅惘道:“提前说一句,这次攻城战之后,我会彻底放弃游戏。”

    “明白了,所以是不容有失?”

    司马云神色恍然,随后一声轻叹:“其实两个月前,就已猜到了一些。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准备从苍穹欲退出了。不过我这里也差不多了,最多一个月,我也会从古武群英里面退服,”

    林昊闻言,却不禁有些讶然的微一扬眉:“听你以前的口气,还以为你能玩个几十年。”

    他之所以放弃,是为了继承天龙林氏。可据他所知,他对面的这位好友,可没有这样的困扰。

    “没意思了啊,傲天神域倒下之后,我们在神天大陆还有什么对手?已经站到了巅峰,就该走下坡路了。等你离开,接下来无非是跟那几个手下败将打来打去,劳心劳神又伤财,真没什么意思。”

    司马云一声轻笑:“其实没有对手,也是很寂寞的。学一学张长治,在巅峰的时候离开,其实也不错,唯独可惜的是,那家伙又回来了。”

    林昊则神色不屑,又似含着几分感慨与惋惜的一声嗤笑:“总之今晚,先将傲天神域打散再说吧。”

    谢莉尔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打消了随张信与艾尔他们进去旁观的念头。之后她就眼含鄙视的,看着即将消失在武道馆门口的两人。心想自己进去干嘛?看两个中二表演谁更中二吗?那真是逊毙了。

    “佐伊购物野心勃勃,旗下有着二十二座运输站与三百四十艘战舰。可如今非但不能守住航线,反而成为连锁购物公司的巨大拖累。不过我们如准备进入营州,那么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我入主之后,会与你们神威运输签订一个租赁合同,将这些武装力量,交给神威运输代管。”

    张信并不知谢莉尔的所思所想,他依旧在与艾尔商量着公务:“我想以你的才能,应该能够让佐伊购物摆脱这一负担?”

    “这轻而易举!”

    艾尔威纶对自己的能力,明显是充满了自信:“佐伊购物的护航舰队,整体实力是很不错的,是很可靠的即战力。还有那二十二座运输站,神威运输会利用它们,赚取远超过租金的利益。只要这租金不是太夸张——”

    “具体的租赁合同,看你们双方谈判的结果,我不会过多干涉,”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踏入武道馆,随后就直接飞身而起,前往这场馆的中央处。

    艾尔威纶则随后跟上,只是他的身影却慢了张信许多,当后者在十二里外的武道馆中央站定时,他才只飞了不到三里路。

    “我之前说过,等艾尔卿你入职神威运输之后,会传授你一门特殊的武技。”

    此时张信探手一招,将远处兵器架上的一口长刀,遥空召到了自己手中:“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最擅长的兵器,似乎是刀,灵能天赋是光对么?”

    “我平时确实用刀多一些,尤其是机甲战的时候,更爱使用斩舰刀——”

    对于这一点,艾尔却是颇为遗憾的,他以骑士自居,自然是更倾向于骑士剑。

    可惜的是,他在剑上的天赋确实不如刀,他也很喜欢拿着刀乱砍的感觉。

    “那至于我的灵能天赋属性,我能够短时间内,使自己接近于光的速度,也能小幅度的将光束偏转。”

    联邦的念力师们在进入二阶之后,念力往往有所偏向,与某种物质或者自然现象更亲和,他们称之为天赋,

    “那么挑一口兵器来试试看吧。”

    张信很是随意的提着那口刀,眼含期待的看着骑士艾尔:“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究竟是否配得上白骑士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