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 guoertejia 买东西更划算。

    同一时间,在距离新昆明星大约四百光年外一颗行星的外太空,一艘无人乘坐的中型探险船,静静的悬浮于此。

    仅须臾之后,就有二人一兽从行星的内部飞空而起,进入到了这艘探险船内。

    那一男一女,正是织命师与张晨光,这二人一进入舰船内,就开始翻找查探着这探险船的一切。包括操纵这艘船只的方法,还有张信传递给他们的信息等等。

    小吞天却对此不感兴趣,它神色兴奋的在这船体之内逛了一圈,随后就神色慵懒的在探险船的后面,找了一处较为宽敞的所在趴了下来。

    “已经找到了!”

    织命师毕竟曾有过人工智能的身份,随着她的一番操纵,这艘舰船的主计算机,蓦然投射出了一段视频影像。

    “你还是张晨光,我现在则叫李冬尘,啧,又冬又尘,一看就知道是个小人物,这个身世背景,也够悲惨的。父母双亡,孤儿院长大,伙伴在一次海盗事件中全部遇害,只有我本人侥幸孤身逃离,成为神威张氏秘密力量的一员——基因序列与脑电波特征,都已在政府户籍部门的主脑记录在案了么?就只有晨光你这边,稍有些麻烦,基因需要继续调制,直到接近人类的基因链。叶若她随船送来了两座调制舱,专供你使用,预计三天时间完成,用后即毁。”

    “意料之中——”

    张晨光神色淡然的回应,随后就以暗含着几分好奇的视线,看着织命师。

    “你似乎很兴奋?是因为能进入你向往的人类世界?”

    在平常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很安静的。

    “兴奋?我承认。”

    织命师的神色有些异样,目中闪动着炽热的光泽:“我对穹星人类的起源,确实很感兴趣,不过不止是如此。”

    张晨光不禁微一扬眉:“能够说说吗?在我进入调制舱之前?”

    “四阶!我已经在这片星空,感应到了所谓四阶,也就是神域之上的存在!而且不只是一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存在给我的感觉,似乎有些虚弱,可却是毫无疑问的四阶。你那位主上的选择,果然是正确的。”

    她说到这里,却以似笑非笑的视线,回望张晨光:“我的感觉在告诉我,你不相信我的说辞?”

    “的确很难让人置信!”张晨光坦然的点了点头:“还有,大人不止是我的主君,现在也同样是你的。”

    “好吧,他是我现在的主人,”

    织命师的神色有些无奈:“还是说说这位四阶的事情,对于我们主人的行事风格,你一定了解的。这位虽然以智谋著称,可也擅长于以力破局,那么地球联邦内,到底有什么事物,能够让我们的主人如此隐忍?他宁愿选择以地球联邦规则内的手段来处理张氏家族的危机,而非是依仗武力快刀斩乱麻。真就是在顾忌叶若所说的,地球联邦那诸多或为大众所知,或隐于暗中的所谓s级?”

    张晨光目光微闪,陷入了深思,可随后他还是微一摇头:“主人才刚进入地球联邦,初来乍到,采取谨慎的做法,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或者就如你所言。”

    织命师闻言,顿时笑了起来:“主人他现在,可能也没有察觉。可我想他的本能,他的潜意识,一定是感觉到了某种程度的危险。我们不如打个赌,看看进入地球联邦之后,主人被我提醒后的反应?”

    张晨光却毫不加理会,他旁若无人的将一身服饰解下,跨入到了调制舱内。

    ※※※※

    “也就是说,你的前任,也就是这个张澜,确实在那些战舰上偷工减料?而这批在科克斯星系会中出问题的战舰,也确实是我们威严造船生产?”

    在庄靖的办公室内,张信紧蹙着眉头:“可这个家伙,是究竟怎么办到的?我已经看过你们的生产流程,即便是贵为首席执行官,似乎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

    他没问那位前任威严造船cEo,为什么会这么做,

    按照联邦安全局调查的结果,是此人嗜好赌博,那段时间刚好欠了一笔巨额赌债,不得不这么做。

    虽然这在张信看来,其实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个张澜,也是神威张氏的嫡脉族人,每年光是从张氏家族基金的分红,就足有三千万。

    此外身为威严集团旗舰级子公司的cEo,张澜在事前必定是经历过严格的审查,并且时时刻刻都在神威保全的关注下。

    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张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而家族对此全无所知。

    至于神威张氏的诸多成员为何涉案,是联邦安全局查到许多张氏成员,与潜伏在人类社会中的龙月人有过联系,还有着许多异常的资金出入。

    联邦安全局怀疑威严控股,在事后明知道这批战舰有问题的情况下,为了维护威严造船的声誉,而选择了掩盖此事。

    此外龙月人在广成星的地方情报首领,有至少七次出现在神威张氏的酒宴当中。以张然为首的威严集团高层,有涉嫌向龙月人出卖情报与科技,以换取不正当利益的嫌疑。

    “所以我们的生产总监,后勤总监,采购总监等等,也都全被联邦安全局拘押。”

    庄靖的神色无奈:“虽然这很难让人置信,可如果这是龙月人威逼利诱的结果,倒也说得过去。这几位的名下,可是各自都有着将近一亿的资产来源不明。”

    “那么那些工人呢?”

    张信继续追问:“公司内部设定的‘吹哨’法案,可不是形容虚设。”

    这是威严集团内部的管理条例之一,威严公司的员工,都有权向公司董事会,甚至是母公司,举报高层管理违法违规的情况。之后公司会有内部评定,将公司未来可能因此造成的损失的十分之一,奖励给这位员工。

    “的确是有几人想要举报,可无一例外,都是意外身死!我想这是杀人灭口,这些卷宗里面有提到过。”

    庄靖叹了一口气:“所以我建议董事长,还是尽快召开新闻发布会,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让公司与这些犯罪者做个切割。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主动承认错误之后,他们就会放过威严造船吗?这场军购弊案,可还没有结案。”

    张信神色不屑的摇了摇头:“我现在想看看当时的各大生产车间的视频,能不能帮我调出来?”

    庄靖没怎么犹豫,就往下面吩咐了此事。

    尽管当时原版的视频影像与备份,都已经被联邦安全局带走,可当时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在安全局的探员到来之前,多备份了一份影像。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