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95章母星暗谋
    “给跪了,俺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赚一万多联邦币,这位短短几天就是十九亿。”

    “楼上也很厉害了,工资是我一百倍!”

    “不都说这家伙是个低能儿,可我怎么感觉这个别人口里的低能儿,都比我厉害好多?”

    “牛叉!果然豪门子弟,没一个是简单的。今天晚上估计新闻得炸!”

    “一次就是充值十亿,我c,真是不服不行!”

    “傲天哥威武!”

    “看起来,傲天狗这是又有崛起的势头啊!”

    “这就有意思了,坐等苍穹狗与血龙渣回应。剑主苍穹深情喂冷风——”

    “一次就是十亿联邦币,他们回应不起吧?而且即便回应了,也差了一层意思,这是人家自己赚得的钱,那些富n代,有这个本事么?”

    “是挺牛叉的,可威严集团都快关门了。这个时候还能为了个游戏花了这大笔钱,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这话就不对了,人家这是自己的私人资产,又不是动用公司的钱。人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确实是不怎么看得惯,不过这是他自己赚的,外人也没法说什么。希望威严集团资金,真的是很充足。”

    “幸运的是这家伙没把钱全充进去,不是还留了九亿?”

    不止是微博,青春喂了狗随着打开谛听者app,那各个聊天群里面,也都仿佛是爆炸一般的动静。

    冷月妖娆与刀锋战,都各自在聊天组里面发出了‘我是不是疯了’的表情。

    “我最初想自己一定是在做梦,然后又想这家伙是不是伪造的截图,最后想要么是这个世界疯了,要么是我自己发疯了。”

    “就这么夸张?虽然我没与神傲天接触过,可只看你们这三个家伙连续十一年都待在这家公会不肯挪窝,就可以想象到这位的人格魅力。再试想各大家族,所有被认定为第一继承人的家伙,又哪里能有一个简单的?”

    “屁*的人格魅力,我就只是被那群苍穹狗给pk惨了,想出一口恶气而已。嗯?阿翼那家伙呢?怎么没见冒头?”

    “难道是激动疯了?”

    “你才疯了,我在的!微博我也看到了,有些震撼而已,真不愧是傲天哥。各位,既然会长已经回来了,那么这一次无论怎样,都要打赢这次的守城战。”

    “还说不是激动疯了——诶?我邮箱里面有会长大人的邮件,是授权书,授权公会的后勤部,可以在后勤委员会集体决策之后,动用他私人的二亿金币用于购买各类物质,以充实公会的公库。啧!果然不愧是神傲天,曾经的古武第一神壕,这实在太大方了。”

    “我这里也有授权书,一点五亿金币,授权外交委员会,负责联络与雇佣雇佣兵事宜,他要我们尽快着手。”

    “好消息,阿翼你可以在公会里面发个公告。联系裂海他们,要开会了。”

    青春喂了狗此时却蹙了蹙眉,看向了另一个聊天框。那是他现实中的一个好友,此时正发给他一个消息,你那个网友神之翼,被人指认出身份了,在帝国紫衣里面,有人说林丹,就是神之翼*傲天。

    他当即就将自己已经屏蔽了的‘帝国紫衣’这个群打开,此时这边,也都为张长治的微博而骚动不已。

    “开玩笑吧?他这一次就赚了十九亿?”

    “不用猜了,绝对是瞎蒙的无疑,运气爆表了。”

    “那么之前白骑士的事情怎么说?这难道也是运气?”

    “都说人家神威张氏已经要倒了,可现在看来,只怕是气运未绝。”

    “哈哈!看来阿昊与司马云那小子,是又要被打脸的节奏啊。”

    “我看你们以前,未免把张长治想的太简单了。”

    “呵,我还就把他想简单了。不如打个赌,三千万,赌威严集团撑不过一个月!”

    青春喂了狗没理会这些,他直接往上面翻聊天记录,随后就脸色阴沉,一阵沉寂。

    同在地球母星共和城,某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有几人也正神色凝重的看着张信的微博。

    “十九亿吗?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个意外,还是说这家伙真有金融方面的才能?”

    “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是巧合,也没有证据能够证实他是有意为之。不过我从这家伙的身上,感觉到了很危险的味道——”

    “危险?是指白骑士吗?”

    “这是其一,我想任何能够说服艾尔威纶的家伙,都不能等闲视之。其二,你们没有发现,自从这位接掌威严集团之后,这家公司的各个部门与子公司,形势都已开始趋向稳定?尽管只有短短几天而已,可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如威严造车,神威百货等等,效率都比上周同期有了不小的提升,如今白骑士的加入,更让他们军心大定。”

    “确实如此,可我想这应是艾莉布拉德与那些职业经理人的功劳——”

    “我不认为布拉德女士能够办到这点,关键是这位神威新王,视频会见各部门主脑时的说辞。我搜集了一些,可以给你们看看,这个家伙要远比你们意料的会鼓动人心,本身也有着不俗的魅力,是一种能够让人放心,甘于臣服的气质。”

    “哈,你的意识是说这个有着自闭症的家伙,其实是有着王者之风吗?”

    “这不好笑,阿弗里尔。我想他说的对,即便退一步,知人善任也是一份才能。”

    “——所以伙计们,我们现在得认真考虑,这家伙有能力稳定住威严集团局面的可能了!说来之前我就很担心张然夫妇在汉龙游戏公司的持股,一旦他们将这笔资产抛售,那么神威张氏就会多出整整三百亿的资金,这足够做很多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还是得动用非常规的手段?这很不好,张源的意外,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怀疑,之前针对张长治的两次刺杀,也让不少参众两院议员转变了态度。我敢打赌,一旦张长治再有什么意外,社民联盟一定会借机发难。克劳德那个老狐狸,就等着这一天到来。那个时候,我们既没法压制社民联盟,也没可能再限制安全局里面的那些张家人。”

    “可这个隐患,已经不能不除,刺杀的手段,是没可能再用了。可如果这位是死在海盗的手里呢?”

    “海盗?这岂非是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是有区别的,如果这家海盗团,是他们神威张氏自家的外围势力,那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见办公室的几人都陷入沉默,若有所思,这个人略显得意的一声轻笑,

    “至少可以给某些人与舆论一个过得去的交代不是吗?重要的是,社民联盟我们可以暂时放过,那广成星域与威严集团,我们却必须得拿下不可。你说克劳德那家伙,会否接过我们递过去的橄榄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