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77章一团浑水
    同一时间,距离数千光年外的新泽西星,伯纳迪恩却是神色错愕的看着眼前。

    对于张长治的微博,他很早之前就已关注了,所以他也在张信更博的第一时间,就了解了这一事态。

    此时他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哪个蠢蛋,要选在这个时候对张长治下手?

    第二个念头,则是这些人就不能找一些靠谱点的杀手团?地球联邦那么多威名赫赫的顶级杀手组织,为何偏偏就选择了血曼巴?

    随后他脑海里面,又不可避免的升起了一个念头——是那个二世祖吗?可这似乎不太可能,这是很荒谬的想法。那个家伙,不可能有这样的胆量。

    还有就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当时的处境,是极其凶险的。神威保全公司的保安体系,怎么就松懈到了这个地步。

    而就在伯纳迪恩的脑海内纷呈之际,他的眼前,果不其然跳出了几个请求通讯的信号。

    伯纳迪恩略作思忖,就选择了其中之一,随后就一个西服笔挺,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久前在新河内星发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伯纳迪恩一声苦笑,转而将自己的个人界面,也投影在自己的身前。

    “你是指这一件?”

    “你还关注了他的微博?”

    那西服中年明显有些意外,随后就面色沉重:“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妙,尤其是媒体方面。”

    伯纳迪恩也很是头疼的揉着眉心:“你们的力量,难道压制不住?”

    其实早在看了张长治的微博之后,他就已预料到这一幕。伯纳迪恩甚至都为那些报刊的记者们,想好了标题——

    神威新王遇刺——是谁想要摧毁张氏家族

    威严集团高层接连意外,是否被恶意针对

    军购弊案黑幕重重,继李思雨遇袭之后,今日又发生凶案

    想必是怎么惊爆眼球,就怎么来的。

    “在这个时代,没人能够压制住所有的信息渠道,即便是我们,也不例外。”

    中年微一摇头,继续说道:“那么伯纳迪恩你也该明白,接下来你需要面对的压力了?”

    “怎么可能不明白?”

    伯纳迪恩一声叹息,这次他主持的军购弊案,原本就面临极大的压力。除了联邦参众两院之外,在司法部的内部,很多同僚与上司对他将神威控股所有高层拘禁,并且不准保释一事,是颇有微词的。

    毕竟就证据层面来看,张氏家族中的很大一部分人,还没到能够就此定罪的地步。而他现在虽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理由,动用联邦安全法121号补充条款,强行将这些人隔离监禁,可在没有实证性证据的情况下,反弹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强。

    尤其是在舆论风向,出现转变之后。

    “可如果在这个时候让步。那我们两个月来的所有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伯纳迪恩的神色依旧镇定,眼里甚至透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一旦这次的军购弊案不能达到预定的目的,我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孤身寡人,最多也就是事后被打击报复,一死了之。可你们投入的那么多人力物力,可就再回不来了。”

    “据我所知,社民联盟克劳德已经开始在参众两院串联。”

    那影像中的中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之前就与你说过,关于威严集团,我们虽已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默认与许可,可我们也并非是没有反对者。”

    “所以呢?”

    伯纳迪恩的唇角微微下沉,弯出了一个不悦的弧度。他其实已预料到对方打算说什么,可那绝不是他想听到的。

    “我会派遣得力的人手去调查张长治遇刺案,看看能否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尽全力平抚舆论。可你的专案调查组这边,也绝不可松懈!”

    此时西服中年的目光,已是凌厉如刀,似能将人分割:“我希望你尽可能快的将张然等人定罪,无论什么样的手段,无论什么样的罪名。你伯纳迪恩可是整个司法部最出色的检察官之一,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我尽量!”

    伯纳迪恩听明白了这位的意思,面色阴翳异常:“可我也希望阁下,能够给我至少二十天。如果连二十天的时间都没有,那就另请高明。”

    “成交,记住了,你只有二十天!”

    西服中年此时又笑了起来:“如果伯纳迪恩你能够达成了我们的愿望,那么议长阁下也将遵守诺言,甚至可以给予你想要的最高法院的终身**官提名。”

    伯纳迪恩的眼神,却有些冷冽:“不要拿这种你们还没法实现的承诺来诱惑我。”

    “可恰当的激励,能让检察官阁下更努力不是吗?现在确实是办不到,可如果威严集团倒下,可就未必不能。”

    西服中年笑的愈发的愉悦:“如果阁下没有什么其他想要说的,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希望你我合作愉快。”

    只是就在这位打算切断通讯之前,伯纳迪恩却又忽然开口:“其实我很想问,这次张长治的刺杀,真的与你们无关?”

    “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西服中年不以为然摇着头:“伯纳迪恩,你该知道的,能够走到我们这样地位的人,没有蠢货。”

    “这个我当然了解,我现在也更倾向于是我们的对手,在以这种方法,来帮助张氏家族。”

    伯纳迪恩眼神怪异:“可你能保证你们的部下与盟友,也没人这么做?”

    那影像中的人影,明显愣了一愣,随后就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稍后我会让人排查所有的可能性。”

    等到这声音告一段落,那全息投影中的西服中年,也彻底消失在了伯纳迪恩的眼前。

    而原本安坐于办公椅上的伯纳迪恩,则在第一时间开始检查起了自己的智能公务处理终端,可随后他的面色,就又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之后他又在自己的个人终端界面之上操作了起来,果不其然,那本该保存下来的摄影与录音文件,赫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就是说,连我的个人终端都能任意操纵——这些家伙,居然能做到这地步吗?”

    伯纳迪恩呢喃的同时,眼眸里面也现出几分深邃的暗色,随后他又躺回了自己的办公椅,看着上方的天花板,陷入凝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