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56章危机袭来
    “也请雷德曼总监,代我向第二保全舰队所有舰员问好。”

    张信笑着微一颔首,将从资料里面学来的所谓‘贵族风仪’,展现到淋漓尽致:“告诉他们,我已经看过了前次事件的详细报告,李思雨先生的重伤,不是他们的过错。以当时的恶劣情况,你们能够保护住李思雨先生的性命,就已是尽职尽责。这次返回之后,我会根据当时护卫人员的表现,给予恰当的奖赏与三倍于常态的抚恤。”

    那杰克·雷德曼的眼中,顿时闪现出了一丝讶色,随后这位就再次朝张信一躬身:“我会转告第二保全舰队全体,也感谢少主的宽宏大量。”

    张信听得出来,这位血镰的语气,明显比之前诚恳了很多。

    “这可算不上宽宏大量,既然没有犯错,那就无需承担责任不是么?”

    他随后又语声一转,神色肃然:“关于李思雨先生遇袭一事,可以等回归神庭星之后再说,我想知道,雷德曼总监阁下与第二保全舰队,什么时候能够前来会合?”

    “一个半小时之内!”

    杰克·雷德曼神色凛然:“我方舰队,距离少主所在方位,只有九百光年。请少主在此地稍后,一个半小时之内,卑职就将率军赶至。”

    这位明显是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风格,在与张信谈话完毕之后,就只与护航舰队长沈明稍稍交流了几句,便主动切断了通讯连接。

    此后那通讯台上,就再没有来自第二保全舰队的信号。后者应是进入到了曲速航行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是无法与曲率空间之外,进行任何形式的联系的。

    沈明也随后下令:“全舰队启动推进器,以百分之六十功率,跟随旗舰作不规则环绕式航行。”

    这是为防敌方舰队,先一步抵达此地。那时他们的护航舰群,若还是在静止状态,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可如能一直维持在百分之六十的航速,那么他们无论是迎战,还是逃离,都有着足够的余地。

    张信对沈明等人的指令,则是不执一语,径自在后排坐席上选了一个舒适的座位坐好,同时打开了他的个人终端界面。

    他对自己的安全,其实从不担心。除非是神威张氏的敌人,能够在一开始,就动用十位s级的强者,否则是绝没可能伤到他的。

    可这哪怕是用人的脚后跟去想,也可知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且沈明的个人能力,也足够优秀。

    只从这位能够将这支由佣兵团与退伍兵组成的乌合之众捏合在一起,并流畅的运转,就可知这位的领军才能。

    只要不是遇到一倍以上的军力袭击,沈明指挥下这支舰队,已足可应付了,至少能支撑到第二保全舰队的到来。

    此时张信的视界之内,又与之前他结束身份检测的时候差不多,甚至更变本加厉,所有app都在不断的闪动,还有着一大片的红点。还有数以百计的通讯请求,各种邮件则是接近一千。

    可这次张信应付起来,就娴熟得多。很快就在‘叶若’的帮助下,将界面里的各种新信息,都清理的差不多。

    至于那些邮件与通讯请求,张信则是直接甩给了曹月,让后者去处理。

    在这方面,这位的私人助理的能力,还在真正的叶若之上。之前曹月代为联络那些政客的结果,就让他极其满意。

    不过这里面,却还有两个真正重要的通讯请求。一个是来源于联邦特等刑事律师傅华,一个则是太古律师行。

    前者正是李思雨,为他父母组建的律师团成员之一,在几天前被张信看中,负责申请与张长治父母见面一事。

    按照联邦法规,任何联邦公民都有探视被关押亲友的权利。哪怕是这个人,被关在联邦安全局的监狱内。

    可什么时候能够看到,又能够交流多少时间,却是由后者在把控。而一个好律师,往往能够为雇主,争取到让他们满意的条件。

    而这位傅华特等律师,就没让张信失望。

    时间就在两天之后,探视时间为一小时。除了必要的监控之外,谈话范围不受限制——这极好的展现出了这位特等律师的能力。

    至于太古律师行,则是为了遗产继承一事。

    尽管这家律师行,已经失去了神威张氏绝大部分人的信任,可雷锤张源的遗书,却是在事前就委托给了太古律师行。

    张信也就不得不与这家律师行接触,而后者的办事效率,也极为迅捷。

    时隔四天,太古律师行就已办妥了所有的手续,死亡证明,继承权公证,以及遗产转移等等。他们甚至已为他缴纳了遗产税——这当然不是由太古律师行自己出,而是他的曾祖父张源,早就准备好了足额的资金,能够确保那百分之八的威严财团股份,以及百分之十的林海购物股份,能够完整无缺的传承到他的手中。

    又由于威严控股的股价,在近期大幅下跌的缘故,太古律师行还为他节省了巨量的资金。高达二十三点七六亿联邦币的现金,即将在十天之后,转入他的账户。

    而此时张信的身家,已经正式达到了三百四十亿,正式成为地球联邦排名前一百位的巨富。

    ——这与之前张信的预估,略有些差距,可这却是因威严重工与威严船业,以及所有关联的股票,都大幅跳水的缘故。

    可张信却更觉欣喜,相较于那些不能动用,只存在于账面的资产。他更喜欢这触手可及,可以任意使用的现金。

    此时他也感觉到太古律师行的诚意,还有急欲挽回局面的心态,可张信暂时与这家律师行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其他需要求到他们的地方。

    不过就在结束通讯的时候,那位太古律师行的高级合伙人,却突然出言:“张先生,不知您是否知道,最近几天有人正在联络神威运输的高层,试图说服他们,进行管理层收购?”

    “管理层收购?”

    张信的眉头微蹙,本能的感觉不是什么好事。他忙回忆自己记忆中的联邦商法,还有他接触过的,所有有关于联邦内部的咨询等等,随后就发现事实就果如他的预感。

    所谓的管理层收购,一般利用高负债融资,来买断本公司的股权,使公司为私人所有,进而达到控制、重组公司的目的,并获得超常收益的并购交易。

    简而言之,就是公司管理层利用外部的资金,以获得整个企业,或者是企业的子公司、分公司甚至某个部门的控制权与收益权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