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46章傲天归来
    张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只能暂时将之略过。这毕竟是张长治的亲人,不能随便应付。

    之后他又将两个聊天群,一一打开。

    第一个群的名字,是‘傲天无敌’,成员大约一百号。张信早在开启之前,就已猜到了这多半是‘傲天神域’的公会群,打开之后的结果,也果如他的意料。

    “你们说老大什么时候回来?”

    “回不来了吧?听说这次威严集团得完蛋。”

    “傲天哥真是张家的太子爷,真的假的?”

    “工会里的人越来越少,再这样被虐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估计得散!如果这几天傲天哥不回来,就只能退出工会了。”

    “这该怎么说?几年前牛气的不行,如今就要被虐成狗了。”

    “这话就太过份了,遇到这种事,也是没办法的。”

    “我看是活该!他们家做的那种缺德事情,就该全处决了才好,科克斯那一战,死了多少人?”

    “怎么能这么说?我听报刊说,傲天哥一直都在外面,与他家里的事情无关。他也不是这样的人。”

    张信神色漠然的扫望了一眼,就看向了另一个群‘帝国紫衣’。

    让人惊讶的是,张长治在这里用的是本名,而其他人也是一样。人数也不多,只有五六十位的样子。

    “张长治他回来了吗?这次他家里的事情,看来是有些棘手。”

    “何止是棘手而已?我看哪怕是传说中的佛祖三清临凡,也很难救回来了。”

    “原本还有救回来的可能,可如今张大少爷御驾归来,那就必死无疑,”

    “张然与李梦琪夫妇也算英明,结果却被自家族人与儿子给坑惨。”

    “把人踢出去得了,还把他留在群里做什么?碍眼——”

    “阿乐应该另有考虑?毕竟当初说了是互助群,结果人家一遇到危难就把人踢出去,这太没人情味。”

    “其实我觉得,既然是互助群,那么在成员遭遇困难的时候,就该提供互助才对。”

    “得了,谁家出事后,会天真到这群里面求助?”

    “假仁假义,有意思么?直白些更好,这个群里面,有九成九都在看他的笑话吧?”

    “我倒是没有看笑话的意思,反倒感觉兔死狐悲。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忙可以帮帮,遇到这种事,还是避而远之的好。没能力——”

    “哈!我估计那家伙,也不会在群里面露面。以他的性格,最多三天就会主动退群,谁跟我打赌?”

    “张长治他不是很牛叉吗?之前还跟我与林昊,一起在‘古武群英’里面斗富来着。这家伙大手一挥,就是一千二百万联邦币,好阔气!”

    张信再次蹙眉,默默的将这个聊天群关闭。他猜这个群里面的人,多半非富即贵,且年龄都不大。

    这从群的名字就可看出来,紫衣不但是远古时代中国高官贵族的服饰,在西方世界也有极高地位。有一个名叫拜占庭的帝国,皇帝与皇后生下的子女,都被称为‘紫衣贵族’。

    也就在这时候,巷陌繁花那边又有了新的消息传了过来。

    “哥,亲哥,你到底在不在?为什么不接我的视频通讯?你妹妹都快没法活了!”

    张信这次不再犹豫,直接语音回道:“傲天归来,一切无忧。”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距离一万三千光年的东凌星,一位将头发染成金色的少女,在望见聊天框的回复之后,顿时痛苦万分的用双手抓头,

    “完蛋了!完蛋了!我们家,真的要完!傲天归来,一切无忧?长治哥过了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中二?不对,是更严重了,他以前至少不会在我面前这样——”

    她颓丧了半晌,才重新打起了精神。

    “长治哥,你一定要信我,你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出搜寻舰队去卡特星域。你别信他们的话,我有感应的,我们家的老祖宗,一定还活着。只要太爷爷还在,我们家一定可以没事。”

    “还有,注意威严控股辖下的科学院,我怀疑那些人的目的,就是冲着最近威严控股最近注册的专利来的。”

    “还有我们威严集团里面的人,谁都可以信一点,可却绝不能信那个狐狸精。”

    “长治哥,你到底在不在?”

    可之后那网名‘神傲天’的头像图标,都是灰色的状态,再没有任何动静。

    三个小时之后,少女不禁跺了跺脚,只能神色懊恼的往身后的大床上一躺,眼神无奈绝望的看着上方的天花板。

    ※※※※

    张信退出谛听者的app之后,就让‘叶若’把这程序暂时屏蔽了。他发现这个所谓的即时聊天程序,对他现在的处境毫无裨益。反倒是那不断闪动的图像与红点,让张信心烦不已。

    此外他现在也有事情做了,再没功夫去理会这些杂事。

    此时‘叶若’,已经把那些通讯呼叫的号码,调查的差不多。其中果然有一小半的来源不明——这些倒未必是骗子,张信猜测这多半是来自于各大媒体的记者之类,想要浑水摸鱼,从他这里套取消息。

    之后又有将近五成,是来自于威严集团的内部。其中一部分是各大公司的高层,另一部则是新昆明星系附近的分公司经理。

    张信不厌其烦,一一回应。主要是说些安抚人心的话,也明令各人,不需要亲自跑来迎接什么的,更不需要搞什么迎接仪式。现阶段最好是安心本职,专注于工作。

    他究竟是担任过几任上院首席与天柱的,在管理经营方面略有心得。

    尽管地域不一样,情势不一样,可张信认为许多道理都是相通的。

    此时整个威严集团上下,都必定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些职业经理人,再怎么有职业操守,也很难发挥出很好的状态。

    所以现在,绝不是玩神秘的时候。张信必须让集团内部的高层管理,看到他这个人,也顺便看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才可初步稳定人心,让各大公司的职员安心工作。

    可能这样做的效果不彰,可他却必须这么做。如果不能展现出与之前的张长治,完全不同的作风与姿态,又怎么能让部属对公司的前途保持信心?又怎能让这些人,对他心生期待?

    张信心想叶若,既然没让他在第一时间暴露三级念力师的身份,想必是有一定原因的。

    所以在他对张家的形势,有一个全盘了解之前,他会尽量以地球联邦规则之内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如果实在没办法,再考虑以自己的武力,来扭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