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36章无益挣扎
    “要么是委托律师,要么是委托亲人。”

    卡尔似乎是早就料定伯纳迪恩会这么问,直接将一份文件递到了这位的面前:“不过重中之重,还是这位名叫李思雨的一等律师,如今不但管理着张氏手中百分之三的威严集团股份,还被张然委托,担任张氏家族信托基金的特别顾问,行使张然夫妇的投票权。我们没想到,他们没把财产监护权交给一直与张家合作的太古律师行,而是这位之前与他们没有太多联系的一等律师。直到事发之后调查,才发现这位李思雨,不但是张然在大学时期的挚友,也很可能是张然夫妇目前最信任的人。”

    伯纳迪恩翻动着这份文件,眉头紧紧皱起:“没法将这位说服么?我想这世间很少有人会对一笔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不动心,我们可以为他提供帮助!”

    可他却果不其然的,从卡尔脸上看见了无奈之色。

    “那就尽可能快的将他解决!”

    伯纳迪恩很干脆的将文件,又还到卡尔的手中,语声则冷漠无情。

    “庭审之前,必须切断他们的资金供应。”

    卡尔明白这位的意思,切断神威张家的资金源,是没可能办到的。可让张然等人,失去可以信任托付之人,也是一样的效果。

    “我尽力吧,不过以我之见,监察官大人的当务之急,还是解决张氏夫妇的保释申请。这次那位一等律师有备而来,已经走完程序,促成最高法院更换庭审法官。估计这一次,法院不会任我们糊弄过去。您知道的,张然夫妇已经被我们拘押了一个多月,而一旦他们脱离了中央安全局的控制,那么这次您与那几位大人的所有努力,都将付诸空流。”

    “是卡尔你想得太多了,那些人既已图穷匕见,就不会容许神威张氏继续存在。如果正规的方法做不到,那么他们不会吝于其他的手段。你只有一点说对了,如果失败,最终倒霉的,就只有他们摆在前台的棋子,联邦特级检察官伯纳迪恩而已。自然也包括你,一等检察官卡尔·布莱斯特!”

    伯纳迪恩说完这句的时候,已经走到一面玻璃幕墙之前。随着一道红光投下,扫描着他的虹膜,那玻璃幕墙的左侧忽然敞开了一个小门。

    而此时在那门后,一位穿着蓝色囚服,无官秀丽绝伦的年轻女子,也正从沉思中惊醒,抬眼看向了门外。

    当望清楚门外的人影之后,女子的眼里,顿时就显出了几分讥诮之意,随后又安闲自在的,再次阖目静坐。

    “你知道吗学妹?我其实很讨厌你这样的表情,就好似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似的。”

    伯纳迪恩一边说着,一边以漫不经心的姿态走入囚室:“可你我都清楚,实情并非如此不是么,就比如这一次。”

    那囚服女子却似连睁眼的兴趣没有,对这位特级检察官的言辞,更是听如未闻。

    而后者的眼里,也现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神色:“真希望你能将这样的表情,一直维持下去。学妹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不过在这之后,学妹不妨先看看这份资料——”

    可囚服女子依旧定神安坐着,神色漠然,完全无动于衷。

    伯纳迪恩见状毫不意外,语中的嘲讽之意,却更浓数分:“我知道的,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你不会开口与我们做任何交流。你曾是中央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应对。可这是关于你儿子,张长治的调查报告,学妹不打算看看吗?”

    囚服女子终于动容,她先是注目看了眼被伯纳迪恩丢在他身前的调查报告,随后又与伯纳迪恩对视。

    “长治他离开地球联邦之前,还未真正成年。而在离去之后,他与家族没有任何联系,这都有据可查。”

    “我知道的!”

    伯纳迪恩似笑非笑:“可安全局的这份调查资料,对我固然没用,可我想还有很多人,会感兴趣的。”

    囚服女子柳眉微扬,随后就微一摇头:“伯纳迪恩,不得不说,你果然是一个无可救药,没有底线的十足烂人!”

    “哈!学妹你得庆幸我关掉了录音,否则的话,我会告你侮辱公职人员。如果罪名成立,学妹得参加至少十天时间的社区服务。”

    伯纳迪恩用手指敲了敲桌案:“那么现在,请学妹告诉我,你现在感兴趣了吗?又或者,还是坚持与我不做任何案情上的交流?”

    可他接下来,却见那囚服女子稍稍侧身,对他的言语,再一次置若罔闻的闭目静坐。

    伯纳迪恩等了大约一分钟,最后风度十足的站起了身:“看来是我这边出了问题,那么今天的讨论,就到此为止。不过在离去之前,我这里还是一句忠告,你们神威张家既然已注定了要覆亡,那又何需再作无益的挣扎?与其日后被那些人彻底撕碎,倒不如成全了我,至少事后你们的族人,还有机会活下去。就比如你那孩子,我自信还是能够护得住的。这是我伯纳迪恩的肺腑之言,请学妹三思!”

    之后他就走出了这间囚室,而等到那玻璃幕墙完全闭合之后。伯纳迪恩的脸色,就已转为铁青,将手里的文件,重重砸在了卡尔的身上。

    “重新调查,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张长治的真正行踪不可,这可能是最有用的突破口。”

    那卡尔不禁愁眉苦脸:“不会吧?这是不是虚张声势?”

    “不会!我了解我这个学妹,张然可以为神威张氏的传承,牺牲他的爱子。可我这学妹,却愿意为她的孩子付出一切,包括她自己的性命。”

    伯纳迪恩语声平静:“如果不是有着确定我们没法找到张长治的把握,她不会冒险。”

    “原来如此!”

    卡尔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我们完全可以从神威张家的内部着手。李梦琪一定掌握住了他儿子的行踪,否则不至于如此镇定。”

    伯纳迪恩则是满意一笑,重重的拍了拍卡尔的肩膀:“果然不愧是我的最佳臂助。”

    ※※※※

    三天之后,张信终于驾驭着他乘坐的神威旅行者号,抵达了目的地的附近。

    此时他已疲累异常,在抵挡的当日,就将飞船隐藏在一颗小行星的缝隙内隐藏,自己则坐定养神,直到半天时间之后,才恢复了过来。

    ——如果是在穹星,张信相信自己把这天元之法,连续运用个十年,甚至百年时间都没问题。他那时的灵能,已近乎无穷无尽。

    可在脱离穹星之后,张信就再没有这能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