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35章伯纳迪恩
    “所以我的回归,很可能导致局面的逆转是吗?”

    张信若有所思:“可若儿你就没考虑过,神威张家内讧的可能?”

    “这不太可能哦喵!”

    叶若摇着头:“您的父亲,名义上是威严控股的董事会主席,可其实只是神威张家共选出的盟主而已。威严控股旗下的各个公司,目前都是由职业经理人独立经营,张氏族人只是通过威严控股分红而已。张家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各有事业,比如您的父母,主要的事业,其实是阿尔法药业,平时对威严集团,这个集中公司,主要是由神威张家挑选出的。而且,还有您母亲大人发过来的信息,可以确定不是张家内部出问题。”

    张信不由陷入回思,回忆着当初叶若给他播放的那段视频。

    ——我不管长治你现在人在哪里,总之在接到这条信息之后,在这五十年内,千万不要回来,绝不得返回地球联邦,甚至不能接近联邦所有殖民地一千光年内。这段时间,你可能会收集到一些关于威严集团,关于神威张家的信息,可长治你一定不要冲动。请相信父母,也给我们一些时间。最多五十年内,我们一定能够解决事端。

    原来如此,既然是关于威严集团,关于神威张家,那就确实不是张家内部的问题,

    “明白了,若儿你担心我贸然进入地球联邦境内,会成为那些势力的攻击目标是吗?”

    “就是这样!”

    若儿重重点着头:“如果主人一开始就落在敌对势力手中,对主人很不利。他们解决主人的最佳办法,就是让主人您无法通过认定身份。如果这点办不到,一定会不惜一切,将主人你列为袭击目标,而现在若儿现在选定的这颗星球,是各方势力参杂之地,联邦内部无论哪一方势力,都无法占据绝对的上风。此外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治安比较混乱,也就意味着有机可乘,我可以在这里收集到许多有些信息,并且尝试初步的渗入,并为晨光天使与织命师制造出合理的身份。在这个地方,即便失败了,也不会出现什么大的影响。”

    “也就是说,若儿你已经有了计划?”

    “不错!”

    叶若的目中,异泽闪现:“当务之急,是先在这个星系附近,为他们两人寻一个暂时的安身地。我已经有三个选项,不过得先过去看看情况。”

    “那就启程吧!”

    张信不再与叶若墨迹,直接就发动起了这神威旅行者号的曲速引擎,使得周围的空间扭曲,化成了一层看不见的黑幕,笼罩住了神威旅行者号的舰体。

    也就在这艘飞船,开始在这片宇宙内高速穿行之时,张信也同时将叶若资料库内,所有关于神威张家的资料,抽调了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联邦的宪法,民法,行政法,商法,公司法等等。

    他想在进入地球联邦之前,对地球联邦的行政价格,法律系统,还有张家与威严集团的情况,有一个初步的理解。

    只有如此,才能在叶若无法给他提供咨询与情报的情况下,做到基本的应变。

    尤其是张长治的平生与经历,他进入地球联邦之后,总不能连这位的亲人,都认不出来。

    而此时的织命师,则是神色默默,百无聊赖的坐于舰桥的一侧。看起来似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可她眼角的余光,却一直都在注目着张信与叶若。

    在她掌握的信息中,也有一部分源自于量子神教。所以这个时候,还是将叶若与张信的对话,听懂了一部分。

    这让她的眼眸深处,充满了好奇之意。

    听起来这位人工智能,似乎是来自于一个叫地球联邦的地方——这莫非是他们穹星所有生灵的起源之地?可在量子神教的资料中,那个人类的源头,不该是叫人类联合理事会?

    还有张信,似乎也来自于这个地方,并且有着不俗的身份,是什么神威张家的弟子,并且是联邦排名前二十的财阀。

    可这位不该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么?即便不是,那也该是广林山土生土长的穹星人类,怎就与这什么地球联邦,神威张家扯上关系?

    ※※※※

    地球联邦,新泽西星,联邦中央安全局x2号监狱。联邦特级检察官伯纳迪恩踏着稳健的步伐,行走在监狱内的长廊上。

    “里面那两位,还不打算妥协吗?他们应该明白,一旦进入诉讼程序,把叛国罪落实,你们会满盘皆输。”

    “可问题是,他们可能不认为我们能够办到。关键是我们手里的证据也不足,还不能让法官认可。”

    行走在伯纳迪恩身侧的,是他的助手卡尔,这位的脸上,满含无奈,

    “您要知道,社会民主联盟,依然是神威张家坚定的支持者,这是他们的底气所在。尽管社民联盟的规模不大,可在这一届的国会里面,却拥有者二十四个众议院席位,七个参议院席位。”

    “我想你口里的社会民主联盟,很快就没功夫理会张家的事情。”

    伯纳迪恩蓦一顿足,看着自己的助手,“如果我能让法官点头,卡尔你能保证陪审团不出问题吗?”

    卡尔却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这没可能,神威张家毕竟是最顶尖的财阀,拥有大量储备资金,并且人脉广阔。即便我们以调查****的名义,封锁了他们大部分的账户,可他们依然有足够的资金可以调用。”

    “只要还有资金调用,他们就能拥有足够的权势与影响力是么?可据我所知,灵一方阵营的资金量,似乎更充足吧?”

    “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如果只论资金量,我相信那些人拥有的财富,还在张氏之上。可要想说服陪审团,并不是资金足够就可以的。”

    卡尔苦笑道:“威严集团掌握的传媒集团,以及联邦电子报业,康采尔新闻集团等等,都在紧盯着这一案件,我们任何不合常理的举动,任何以外力施压或者笼络陪审员的举动,都会被无限放大,这反而会成为他们脱身的机会。”

    “所以要想把叛国罪落实,首先要做的,就是切断他们的资金?”

    伯纳迪恩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身旁的玻璃幕墙。

    “神威张氏所有在威严控股拥有股份的族人,都已经被拘押在这里。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样在监狱之外,行使财产权?”

    就在这走廊的两侧,赫然有着近百个玻璃幕墙,里面全是二十米见方的囚室。里面拘押囚犯,或躺或坐,或百无聊赖,或沉思不语。而其中的绝大部分人,容貌五官都有些许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