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33章生命转化
    关于身份辨识,张信自己倒还好,尽管他现在身体结构,已经与最初的‘张长治’大不相同。可核心基因链,却没有任何变化。

    至于脑电波磁场,张信与‘张长治’的相似度本就极高。高到让叶若直至如今,都以为他其实就是‘张长治’本人。

    所谓上官玄昊,其实只是他苏醒之时,刚好接受了一些外界电磁信息,错认成是自己的记忆之一。尽管张信自己,并不以为然。

    所以这方面,也很容易解决。尽管张信现在,已经是三阶念力师,神魄强大了千倍不止。可如果只是检测电磁波谱,与之前并没什么差异。即便有,他也能完美的模拟。

    而据他所知,地球联邦那边身份辨识系统,主要就是依靠基因与脑电波检测,来辨别联邦公民身份。

    所以关键还是叶若,这丫头若不能通过身份辨识。那就不仅仅只是没法入境的问题,甚至有被联邦‘人工智能净化机构’抹杀的危险。

    不过若儿本人对此事,倒是没怎么在意。

    “主人的行止,是最容易解决的,编造航行日志就可以。最多出了虫洞之后,让晨光天使单独驾驶飞船,去为主人善后。至于若儿,应该没问题。若儿已经另外制造了一个叶若,所有的程序与数据库,都与以前的我一模一样!”

    随着叶若再一挥袖,果然就有一个穿着猫女装,身段面貌都与叶若一模一样的女孩,出现在了张信的面前。

    “至于叶若的主程序,可以藏在一个微型数据储存器里面,由主人贴身携带。等到通过检测之后,若儿可以随着通过预设的后门,接管这个叶若。”

    张信闻言,却是眉头紧蹙,定定的看了叶若一眼:“也就说,若儿你还是打算冒险?”

    他其实更希望这丫头,能够走织命师的路子,成为一个真正有血有肉的存在。

    至于身份问题,也容易解决。只要他返回地球联邦,借助神威张家的权势,很轻松就可为叶若,编造出一个合理的身份。

    这是地球联邦最顶级的财阀,所拥有的特权。

    可这个所谓的联邦政府号称民主,可其本质,不过是财阀与世家大族掌中的玩具。

    “谈不上冒险哦喵,若儿在穹星里面,已经变得很厉害了。尤其是结合穹星的符文,优化自身的程序之后,若儿自信自己,绝不是普通的智能系统比得上的——”

    叶若对张信的关切似乎很受用,可却固执己见:“织命师的状态,我已经了解过了,那确实能让我拥有身体,更自由自在。可势必要由数据生命,转化为灵能生命,对数据的掌控能力,会出现大幅度的下降。可以若儿的预见,只有维持现在的状态,才能给主人提供最大程度的帮助。我们仍不知‘威严集团’的处境,如果只是主人的家族被打击还好,可如果‘威严集团’也陷入困境,那么主人的形势,会异常险恶。”

    张信却依旧皱眉,叶若的这些言辞,并无法将他说服。

    “这只是暂时,等到主人你掌控了局面,若儿会完成转化的啦。而且若儿也会很小心,宁愿没起到作用,也不会让联邦的‘ai净化机构’发现。”

    叶若说到此处,语声神色都略显低落:“若儿也想以这个状态,回去看一看。”

    “算了,你既执意如此,也由得你,”

    张信一声轻叹,尽管他不明白叶若,为何一定要以现在的状态返回地球联邦,可他已不打算纠结此事。

    之后他就向右侧的一个舱门处眺望,就在下一瞬,张晨光的身影,从此处飞入了船坞。随后又一个闪现,来到张信的面前。

    “下面的情形不太妙,可能要让主人你失望了。天穹大陆诸宗人心各异,最终功亏一篑,神尊已经成功逃离。剩下的那位鸿钧道主,只怕也将脱身——”

    张晨光平时也在帮助建造神威旅行者号,且贡献极大。这位精通念力,在火系与光系上的造诣,也是超凡绝俗,制造零件的效率,仅次于织命师。

    可除此之外,张晨光还另有一个任务,需得帮助张信观测穹星内部的变化。

    而自从张信在半年前斩裂天空,并随手将神尊与鸿钧重伤之后,天穹大陆上的各大势力就开始联手,欲趁机将这两个祸患,彻底剪灭。

    张信对此并不看好,却又抱有期待。如果穹星内部的力量,能够将这二人解决,那么日月玄宗的处境,将进一步的改善。他也能更放心的,前往地球联邦。

    可下面的那些宗派,最终还是没能给他一个惊喜,结局也并不出他的意料之外。

    ——这不能怪云罗等人,以云罗命梵天为首的几位穹星界的当世大能,还是颇有远见的,知晓这二人的危害。

    可问题是其他参与的势力,未必能有云罗命梵天的高瞻远瞩。追杀的过程中,出工不出力不说,甚至还有暗中使绊之嫌,最终还让那两人逃出生天。

    张信只觉心绪沉重,一阵叹息不已。

    这原本是最好的机会,他在临去之前斩出的这一刀,已经让神尊与鸿钧道主,接近于奄奄一息的地步。

    可以他二人雄厚的根基与修为,只需一段很短的时间修养,就可恢复一定的元气与保命之能。

    所以他这一刀,最多只能阻拦神尊与鸿钧道主二十年时间。二十年之后,神教与开天道,必将再一次兴风作浪,在整个穹星界,掀起狂澜。

    可张信,并不看好穹星内的这些宗派势力。各方灵修联手的力量,无疑很强大,在各怀鬼胎,离心离德的情况下,只会被二人利用,甚至各个击破。

    那个时候,哪怕是日月玄宗的实力,再次壮大,也未必就是这两家的对手。

    这也就意味着,他这次必须尽快处理好地球联邦那边的事务,尽快赶回不可。一旦穹星内的局面,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会后悔莫及。

    “不过也有好消息,林天衍正式接受了巩天来邀请,成为日月玄宗的太上长老。看来对这位而言,散修的尊严与矜持,还是远比不过脱离牢笼的诱惑。”

    张晨光继续说道:“此外彻地神渊那边的封印,也从今日起开始修复。下面的地渊魔国,似已无力阻止。”

    这后一事,也是张信较为关注的事情。日月玄宗自北海大胜之后,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彻地神渊,这半年之内,与魔渊鏖战数十场,将彻地神渊化成了一个血肉磨盘。不但让地渊魔军伤亡惨重,自家联军也死伤了四十余万。

    直到近日,地渊魔国才终于后力不继,日月玄宗终于见到了再次封禁彻地神渊的曙光。

    张信闻言后,当即神色一松,随后又一声苦笑:“既是如此,那穹星内的事务,都已无需在意,接下来只需专注于建造这艘飞船就可,我准备二十天后,就穿越虫洞,你可事先准备一二。”

    他已不打算再理会穹星内部的纷争局面,这一是因启程之期,已经临近,二则是神尊的逃遁,让他大失所望;三则是日月玄宗在彻地神渊的胜出,让他放下了最后一丝担忧。

    其实以他现在的状态,即便是穹星之内发生了什么不愿见到的事情,也无力干涉,倒不如专注于飞船的建造,尽快前往地球联邦,然后早去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