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30章由不得你
    张信问的,正是织命师的情况,自进入月背基地之后,他就将织命师的神魄,交给了叶若检测扫描。

    这一是为观察织命师电磁场的具体结构,二则是为‘搜魂索魄’——根据织命师的脑电波频率与电磁信号,尝试分析与探索这位的思想与记忆。

    张信这也是无可奈何,织命师的神识修为过于强大,又是专修神魄,在这方面登峰造极。

    张信估计在穹星世界内,没有任何人能够以搜魂之法,搜寻此女的记忆,他自己也同样办不到。所以现在,张信就只能指望叶若的各种高科技仪器,能够有所收获。

    不过他看叶若的神色,就不像是有所收获的样子。

    “根本就没办法分析哦喵!自从主人把她交给我以后,她的电磁反应,就好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任何的波动。”

    叶若摇着头,无可奈何的说道:“我也尝试过以各种方法,刺激她的脑电波,可完全没有作用。她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团烂泥,随便怎么搓捏,都不会有任何反应。所以我觉得,主人最好还是亲自出面与她谈谈,否则若儿是没办法可想了。”

    张信闻言,不禁唇角微抽,让叶若都自承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世间可不多。不过这段时间,他已经想出了一个妥当之法,来处置这个心腹大患。

    他当即起身,跟随叶若来到另一间较为宽大的舱室。这里没有供氧系统,也没有重力模拟,保证各种形状的机器人与纳米机械,在这里来回穿行。

    张信却毫不在乎的,往这间舱室的中央处行去。此时他的肉身神魄,都已企及神域一级,早就有了在真空宇宙中遨游之能,故而对这里的环境,全不在意。

    须臾之后,他就来到了一颗水晶球的前方。

    张信知道这颗水晶球,看似是以透明的水晶制成,可其实是一种耐热等级,达到S级别的绝缘材料。

    在这‘水晶’的里面,则是一团雷电球。这就是织命师的‘神魄’,正被拘禁于内。

    需知人类所谓的灵魂,究其本质,只是一团电磁能量而已。灵师与念力师的神魄,其实也没什么不同,只是较普通人强大一些而已。

    在没有**的情况下,一个精神体再怎么强大,也奈何不得这么一座由S级绝缘材料打造的囚笼。里面的那位,既无法突破渗透,也没办法将之融化。水晶球内狭小的空间,真空般稀薄的物质,也注定了织命师,没办法在里面施展什么强横法术。

    这正是张信,放心将这织命师的神魄,交给叶若处置的缘由。

    他曾听后者说起,联邦那边就常用这种绝缘体制成的武器,对付一些犯下重罪的念力师。

    自然那些绝缘体武器的材质,要比叶若使用的这些绝缘体更加强大。在S级之上,还有2S与3S两个层次,因工艺复杂,叶若限于这边简陋的条件没法制造。

    可如只是为困住织命师的神魄,他眼前这颗水晶球就已经足够了。

    只是当张信到来之后,里面那原本缩成一团的雷电球,却忽然伸张了开来。仅仅须臾,就凝聚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形,眺望着水晶球外。

    张信的眸光,不禁微微一凝,心绪凛然。这个自称是人工智能与器灵的女人,在灵识方面的造诣,简直可怕。哪怕是隔着这S级的绝缘材料,也还是能感应到他的到来吗?

    这等能耐,哪怕是他在祈愿术的强化下,各方面的素质都接近完美,都难以企及。

    此外他也注意到,这位织命师,已经利用里面的一些金属元素,制作出了类似眼睛的结构,得以窥视外界。

    张信对此无可奈何,叶若的‘科技’,并没法做到绝对真空。只要这水晶球里面还有元素存在,就可被织命师利用。

    “我想知道,神威真君你想要将我困到什么时候?”

    那织命师虽以电流显化出躯体,可其面貌却很模糊:“我已对你坦诚相待,可阁下的待客之道,却让人不敢恭维。”

    张信神色淡然,一点惭愧之色都没有:“本非是客,又何需待客之道?阁下如果真是坦诚相待,就该放开记忆才是。至于我要将你困到何时?自然是你织命师,真正能让我放心的时候。”

    “我不明白真君之意!”

    织命师语声惑然,饱含不解:“之前一切,织命师都是受人操控,不得已才与你为敌。如非是小女子一直有所保留,真君自问可以有复兴日月玄宗,斩开天幕的希望?”

    “没有!”

    张信先摇了摇头,随后反问:“可我怎知你织命师之言,是真是假?即便如你所言,确实有所保留,手下留情,我又怎么确定,你现在是否仍在那位神尊的掌控中?”

    “我可保证,我织命师现在的确是自由之身!那人之所以能让我为他效力,是因织命师沉睡之时,身体被他做了手脚。这次我放弃了肉身,也就再不用被他钳制——”

    织命师解释到一半,就忽有所悟,语声:“如果我放开神识,任你搜索记忆,是否能放我离去?”

    “可我又如何知道你的这些记忆,是否真实无虚?毕竟阁下的幻术,可谓登峰造极,穹星界内少有人能够匹敌。”

    张信的唇角微挑,显露出了讥诮之意:“我已经说过了,除非是你织命师,真正能让我放心,才能放你离去。”

    织命师已经隐有所悟,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你我之前为敌,是在穹星之内。可如今都已破出牢笼,从此天各一方,我怎可能威胁到你——”

    只是她语音未落,张信就微一拂袖,打断了她的言语:“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正是这穹星的实质,是一个囚笼,我才不能放心。你既然曾跟随过量子神尊与造化来,那就应该清楚,这囚笼里面困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那神尊与鸿钧的本质为何?我怎知你不是它们的同类?放你离开之后,怎知你不会继续与它们狼狈为奸,与之内外勾结,为祸穹星?需知这里,可是我的家乡。”

    织命师的气息微窒,随后苦笑:“所以无论我放不放开记忆,你都不会放我离开是吗?可我现在,实在不想再受制于人。”

    “这可由不得你!”

    张信挑起了剑眉,语声沉冷如冰:“你现在有两种选择,一个是我将你连同这个水晶球,丢入到附近的黑洞,看看你织命师是否能够活命;一个是受我符咒,暂时成为我的灵奴,直到我对你放心为止!”

    ——可让人尴尬的是,自脱离穹星之后,他掌握的很多符阵,都已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