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19章能级界限
    一个呼吸之后,随着一团赤红色雷电在虚空闪动,张信的身影,再次出现。

    这一幕也令数千里外心跳停摆的众人,都纷纷长舒了口气。

    张信自己,也是心有余悸。方才他使用瞬影雷身之法,却直接跳到了‘天道’准备的陷阱当中。上百颗的反物质颗粒引发的湮灭,让他的玄元金身与神域级肉身,完全无法抵抗。

    刚才他是靠着自己制作的替死神符,才侥幸逃开了这一劫。

    这些由所谓凤凰,青鸾与重明鸟羽毛制造的东西,本是张信用来应战神尊与鸿钧道主二人而制作,却没想到会用在此间。

    而这些替死神符说是‘替死’,其实并没有那么神奇,只是以外物模仿替代了他的灵机气息,将那些反物质临时引开而已。

    不过刚才的一幕,却更让他警惕,这所谓的‘天道’,看来远远不似他们想象的死板僵化。

    而之后的情况,也一如他的判断,之后的二十分钟内,张信就又数次险些落入危亡之境。不得不依靠自己的替死神符,勉强脱身。

    他感觉自己,就好似在与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百倍,而战境方面却只略逊自己数筹的强者在交手。

    张信甚至怀疑,这些天道劫念,有着他们自己的意识。这很奇怪,之前的天域劫与法域劫,这所谓的‘天道’却没能表现出这样的特性。那个时候,还是很呆板,很机械的,就仿佛是叶若设定的那些没有自思维能力的固定程序。

    可此时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正在沉睡的伟大存在,正被自己逐步惊醒。这些化为各种自然异象轰击过来的劫力,越来越智能,越来越刁钻。这分明是在与有智慧的存在交锋,而非是死物!

    思及此处,张信不由再次往那神尊的方向看了过去,心想这位到底是许的是什么愿望?他现在越来越确定,对方的祈愿术,绝非只是让他晋升神域而已,

    同一时间,那边鸿钧道主的神色,已彻底放松了下来。他已经发现,张信那边的气象,远远不只是神域劫而已,看起来不会简单的结束。

    此时张信的狼狈,也是众所瞩目。

    随后他也同样好奇的问着:“好友,时至如今,你也该说真相了吧?我很好奇,你的祈愿术,最终的目的到底为何?这种等级的劫力,想必不只是神域圣劫这么简单。”

    “当然不只是神域圣劫!”

    神尊唇角微挑,不含烟火道:“最简单的方法,是让他应劫而死,可我现在掌握的信众,没法达成。所以我的愿望,只是让他的能级,达到十万三千点!”

    “十万三千点的能级”

    鸿钧道主不禁微一扬眉,这所谓的能级,是百万年前那些念力师,用于表示念力强弱的单位。

    昔日的那位‘量子神尊’,是十二万点,造化来则是十二万三千点。

    而他鸿钧道主,则是九万点,至于神尊,此时应该比他还弱一线,是八万八千点——

    此时的张信,在能级方面,竟然已经超过了他们一万三千点了吗?还只是十一层的战境而已,简直强的让人绝望!

    这使他不禁一阵心悸,此子如此能为,一旦成功终劫,必将是他们二人的末日。

    不过这不是鸿钧现在关注的重点,他真正在意的,是神尊说出的这个数值。他的双眸,也微微收缩:“为何一定是十万三千点不可?看来好友从那些坟墓里面得到的信息,要比我想象的还要多——”

    “确实比道友你多知道些东西,可这是因你我道路不同有关。鸿钧你更在意自身的强大,我则不介意任何形式,所以觊觎起了量子神国。所以得知那个造物,其实并非死物!”

    神尊一边说着,一边仰望上空:“知道我们日月玄宗的祖师,大罗玄宗的浮云子,还有那位号称前无古人的天下第一散修天照,是因何而死么?为何又没有遗骸留下,汇聚灵山?”

    鸿钧道主侧着头:“我曾经查阅过日月玄宗的经典,那位祖师的失踪之谜,确实可疑。”

    不但日月玄宗的祖师如此,其余还有浮云子,天照上师数人,也都是同样的情况。

    各家的典籍,对这几人的行踪讳莫如深,总之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都是因他们的能级,超出了十万三千点!这是一个界限,让那个造物苏醒的界限。”

    神尊一声冷笑,目中包含不屑:“他们认为超出这个数值,就有可能脱出这个牢笼,所以无论如何,都需要阻止不可!”

    “原来如此!”

    鸿钧道主眼神释然之余,又压抑住了眸中的惊悸与不满之意:“也就是说,这位心心念念的想要增强自身实力以应神劫,其实只是加速了他的死亡是么?”

    神尊所许之愿,是让张信的能级,最终达到十万三千点的界限。

    所以张信的神域劫,本该是安然无恙的。在许愿术的愿力加持下,此子当可轻松跨越这一劫,并在这之后持续的强化,直至能级达到十万三千点,引发那所谓‘天道’的苏醒——

    虽说最终的结果并没什么不同,都是触发这囚笼的界限。可在这神域劫的时候,将那东西的意识惊醒,无疑是与寻死无异!

    如果说张信跨越十万三千点这一界限后的危险程度是十,那么此刻这个数值,就是八十以上。

    而让鸿钧不满的是,神尊事前并未将此事告知。可他不久之后,也终将踏过这一条界限。

    “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神尊似未察觉鸿钧语中的异样,微微哂笑:“我这个徒儿,不但事事都喜追求完美,也过于自信!可能他自己都没察觉,他对自己的同门,乃至亲朋好友的信任,永远都没法超过于自身。所以我料此子,绝不可能自减根基,也绝不会将渡劫的希望,寄托于我的祈愿术。不过他能在神域劫之时,就将‘能级’冲击到十万三千点,还是出我意料!”

    “看来你对他,真是了解甚深。”

    鸿钧道主已经收起了情绪,神色悠然的目视着远方那片被刺目强光遮蔽了的云空:“话说回来,此子到现在还未将灵能提纯升华吧?一旦完成了转化,只怕他的能级,必将冲击到十一万点以上,距离当年的造化来,也不远了。希望这一次,真能如你所料——”

    神尊闻言,却是哑然失笑:“道友此言,未免杞人忧天。”

    距离造化来不远?那又如何?

    他想便是当年的造化来复生,也未必就能敌得过那已有百万年积蓄的天道,又何况是他这个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