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17章神域圣劫
    “诶”

    当张信的指尖,与神劫刀的刀身接触,他就微一扬眉,发出了一声不解的轻咦。

    需知这世间所有的神宝,都自具灵智,是有着本我意识的存在。不过受限于其物质之身,它们的灵智,也相当有限,往往只通晓它们该通晓的。

    比如说造化金莲的器灵,就精擅于它本身的符文阵列,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还可以运用自身的能力,对抗它认为的‘敌人’。

    御天环的器灵也是差不多,擅于运用自身的各种能力,可以很好的辅助主人,发挥出额外的战斗之力。此外还能预知凶吉,等等。

    可这两件神宝,虽是与张信心灵相系,可平时与他的交流却是极少。且多是模糊不清的意念,很少有准确的表达。

    这一点,哪怕是御天环晋升十八级之后,也没有多少改变。

    可就在他与神劫刀这一刹那的灵能共振中,从那刀身之内,却涌来了如潮一般的信息流,让他的神念,都有了片刻僵滞。

    “这是?”

    初时张信以为这是神劫刀的器灵,想要对他说些什么,随后才发现不对,那是一张张视角奇异的画面。

    “——是神劫刀的记忆!”

    准确的说,是有人驾驭还是器胚状态的神劫刀,施展某套刀诀时的记忆,

    考虑到这件神宝,只有神天上师这一个御主。这套刀诀的来历与名称,自是可想而知。

    张信也确实从那些高速旋转的画面中,找到了些许熟悉感。

    之所以说是‘些许’,一是因神劫刀的视角,与御主的角度完全不同;二则是他的‘斩神劫’,与神天上师的原版,其实已有了不小的差异。最初他在那处悬空洞府中得到的,只是一些残缺的刀式与刀意。之后是他自己慢慢完善,加入自己对御刀术的理解,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使之更适于灵师斗战,此事叶若也出力不小,帮助他演算刀诀,使之更契合于大道真理————简而言之,就是将那什么经典力学、热力学和统计力学、电磁学与相对论,还有量子力学等等,运用其中。

    所以他脑海内才刚映射出这些画面,一时间都无法反应过来。

    “小刀你的意思,是想要让我继承这神天上师斩神劫?还是担心我得到的传承不全?”

    张信一声失笑,直接将神劫刀的器灵,称呼为小刀:“其实无需如此!这门刀诀,我已经在三个月前补完,绝不逊色于神天上师的原版。不但威力不逊色,也更适于与灵师魔灵斗战——”

    只是他这些言语,才通过神思意念的方式传过去。那神劫刀就是一阵轻轻颤动,似乎是很急躁,很不满,却又没法将它焦躁不满的理由说出来的模样。

    而此时张信,也微微怔神。只因他看到了一些,大出意料的图像。那依然是神天上师驾驭神劫刀的画面,却与之前有了些不同。

    如果说前面,只是在练习,在试演,那么这个时候,这位神天上师展出的刀诀,却明显是很认真的状态。

    甚至认真都不足以形容,那些画面之内,满透着决绝的味道。含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志——

    也就是说,神天上师其实曾经尝试过,出手斩裂这片苍空?在神劫刀,还未真正完成的时候?

    这应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那个时候的神天,多半已接近于五衰之境。

    据他所知,这位中古时代的神域大能,在创出斩神劫之后不久,就因自身的气力衰竭,被邪兽魔灵围攻而死。

    张信一声叹息之余,又继续凝神观看着这些画面。

    神天上师到底是在什么状况下尝试斩开天穹,其实并不重要。关键是这位,在全力施展这门刀诀之后,所引发的种种异象!

    原来如此,斩神劫那些被他视为多余,繁冗的动作,居然还有着这样的用处。

    它们并不只是如他想象中的,只是为刀招蓄力而已。他张信如欲斩破苍天,那么这些原本被他视为多此一举的刀路轨迹,其实是必不可少。

    难道说,这才是‘小刀’真正想要对他说的?

    那神劫刀似乎生出了感应,又发出了一阵阵的颤鸣,不过这次传过的意念,却明显含着几分欢快之意。

    “多谢你了——”

    张信拍了拍神劫刀的刀背,就不在意的将脑海内的那些图像全数挥退。

    神劫刀传过来的这些记忆,确实很重要不错,可他现在用不上。如今的当务之急,仍是应劫!

    而此时他的‘玉枕’穴,早已疼痛到快要炸裂!

    张信也不打算再忍耐下去,只因他现在,神魄已壮大到再无法壮大分毫,元力的滋长也接近极限。

    人物状态表里面的数字,也已接近于停滞,许久都没有动过了。哪怕他之前不久,已经服用了两枚神丹,又有叶若给他注射了三种药剂,增加的数值,也是微乎其微。

    便连无法用数字准确表达的战境层次,此时同样是停在了万象通明的中品阶段,再没法提升。

    想必之后那些药物的作用,也同样微乎其微,有等于无。

    其实张信如果还想要硬撑下去,还是可以熬到六个时辰之后,再引发神劫的。可这全无必要,体内过于充沛的元气,过于庞大的灵能,对他有害无益。

    ——能够控制的力量,才是自己的,而超出自己能力之外,只会是累赘与障碍。

    张信想的是,既然神域劫无法避免,那就不妨在自己状态最佳的时候,主动应战!

    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当张信确认了三件神宝,自己都能做到得心应手的掌控之后,他就睁开了双眼,目视着再次云聚于他周边百丈的白色雷潮!

    就下一刻,他脑后的‘玉枕’,就发出了‘轰’的一声炸响,位于脊椎之内的整条天人之路,瞬时敞开。

    而随着张信所在的空域风卷云动,这一片大海上又归于死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或是心惊,或是期冀,或是担忧,或是兴奋的看着这一幕。

    就位于张信附近不远的张晨光,已是面色冷肃的退出了二十丈。而小吞天则依旧立于原地,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兽吼。

    千里之外的玉明皇,则是轻吐了一口浊气。

    史无前例的神域圣劫,终于开始了么?

    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心跳,赫然开始了加速,哪怕是他倾力而为,也无法平复。

    此时的鸿钧道主,则是双眼收缩,神色更为沉冷。此刻便连他自己也未曾注意,他的双手赫然开始紧攥,一片青筋暴起。

    只有他旁边的神尊,依旧从容如故。他眼内非但未有任何的忧色,反倒是满含着讥诮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