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第1006章生机渺茫
    “你还没答我,这圣灵劫究竟是怎么回事?”

    巩天来的眼中,流露出更多的疑惑之色:“你的血气灵能,怎么突然就壮大至此?”

    如果不是张信在关键之时独自远离战场,那么今日别说是筑云崖,便连那织命师等人,也有很大的希望拿下!

    可他也不会以为张信,会愚蠢到连自己圣灵劫的时间,都控制不住。

    且他也注意到了,张信的一身灵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壮大着。

    ——这种状况,绝不正常!哪怕是那些神丹,药效也不至于如此。

    “简而言之,他们有一种神术,可以聚集众信之力,让人心想事成。那如今那位神尊的愿望,很可能是让我现在就踏入神域境界!”

    张信尽量以简练易懂的语言解释:“所以现在,我可能是天穹世界这数十万来,首位在一天之内,连渡三劫的存在——”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还有闲心调侃自己。可一边忍着脊尾涨裂之苦,一边与人说的感觉,真的不好受。张信恨不得现在就放弃忍耐,一泻千里,那必定是非常舒适的——

    此时巩天来的脸色,已经转为青紫:“你现在的状态,渡神域劫?”

    他深知张信的神域劫,是何等的可怕。他自己就有亲身体会,在十一层战境之后,依然是很勉强的撑过天域劫。

    可张信的根基,却还超过他三分之二!

    而这位的一身实力,虽可与最顶尖的神域抗衡,可却是依靠这位修行的数门绝顶神通,以及多变的灵术。除此之外,还有这位掌握的摘星术,高达十七级的神宝,以及自身的灵体等等——

    可在应劫之时,张信掌握的这些手段,绝大多数都是用不到的。

    这时候渡神域劫,岂非是寻死?

    不过巩天来随即就反应过来,张信的应劫,已经非是人力能够挽回,对方的目的,也正是让张信,提前承担他现在无法承担的后果。

    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寻一良策,为张信化解此劫——

    “你现在是想要提升自身战境?原来如此,这倒是可行之策。”

    巩天来几乎未作任何犹豫:“老夫记得萧神意,庄严等人,手中也都有一两枚能够增幅战境的神丹在手,我会亲自前往本山,将灵宝殿府库中所有能够提升战境的丹药,都送过来!”

    张信是日月玄宗的未来,他不会容许他们的神威真君,在成长为擎天大树之前,折损于此。

    张信闻言,却略一蹙眉:“此事不妥,万一失败,岂非——”

    ——二十余枚提升战境的神丹,这已可让日月玄宗的整体实力,小幅度的提升一截。

    “没有万一!”

    巩天来的目光如炬,用压迫性的目光,看着张信:“你若无完劫的自信,那不如现在就放弃抵抗。且即便失败,那也值得!”

    只为这十年来日月玄宗的崛起,就值得他们为张信,付出这区区代价!只恨除此之外,他们已经不能帮助张信更多。

    “也罢!那就请师兄速去速回吧,我估计憋不了多久了,”

    张信苦笑:“离去之前,顺便与问非天交涉一下,让灵龟岛分出一点灵脉给我!”

    “此事简单,他不能不应!”

    巩天来一声轻哼之后,就直接以天元遁法,闪身离去。

    只是他在临走之前,却又留下了一句:“实在不行,我劝师弟你,还是考虑以保命为第一优先。你这一身根基,哪怕只剩余近半,也依然是这片天地间,战力最顶尖的神域之一,何需执着?”

    张信闻言,不禁苦笑。

    他知巩天来说的是正理,可他目标是斩裂这方天空,脱出这穹星之外。

    神尊与那鸿钧道主未来的成就,也必远超今日。自己如果只为活命而自减根基,则必将在未来付出代价。

    随后张信又微微皱眉,他发现在面临自己的圣灵劫之前,第三阶段的肉身圣劫,也将不期而至!

    就在他视界之内,那代表着综合体质的一项,已悄然上升到了三百九十七点。这距离引发劫雷,已经只差数步之遥——

    这意味着他的法域劫,一旦安然度过,那么他的综合体质,也将一举突破四百二十点的大关!

    甚至也无需法域劫,如果他现在的体质数值,再以现在的速度继续滋长,那么最多两个时辰之后,他就将达到这第三阶次肉身圣劫的界限。

    可相应的是,叶若不久之前,才刚将第五种针剂,注射到他的体内。

    而张信的战境,依然是在第九战境法天象地的中段徘徊,缓慢的增长。且必将在进阶的门槛前,耽误很长一段时间。

    法天象地与天人合一之间的障碍,可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哪怕是之前炼制造化金莲的时候,张信曾将数位神域级的先祖之灵吸收吞噬,对于后面的天人合一,万象通明与元神入道三境的具体情况,都已了然于胸。可他毕竟没有亲身经历,也未曾体会,不可能一路坦途。他需要时间揣摩,需要时间体会。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微微一叹。他感觉那位神尊的祈愿,只怕不止是让他提前晋升神域而已,说不定就是让他‘应劫而死’之类,否则不足以解释,他在综合体质一项上的巨大提升——

    可如果是后一种,那么在法域圣劫到来之后,他冒险提升战境的策略,就再没有了可行性。

    既然是‘应劫而死’,那么无论是死在法域劫,还是神域劫的打击下,结果都没什么不同。

    张信希望那两位,不是这样的愿望,否则今日,他将生机渺茫——

    现在他也只能寄望,自己能够多支撑一点时间,在法域圣阶到来之前,服用更多的丹药,注射更多的针剂。

    再就是期冀于自己亲手炼制的造化金莲,能够达到他所期待的效果。

    否则的话,就只能依照巩天来之言,看看那自减根基之法,是否能够为自己搏得一线生机。

    张信虽执着于道途,却更知活下来之后,才有各种可能。如果就此死去,那么什么未来都不会有。

    此时的他却并未注意,随着那天地间越来越浓郁的劫念汇聚,藏在他袖中的‘神劫刀’表层,也有一点点的荧光在滋生。

    ※※※※

    就在同一时间,在一百里虚空之外,林天衍也在注目看着倨立于远处阵盘上的张信。

    这位神威真君,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其与巩天来的交谈,也使用了音障之术,外人都不得而知。

    可林天衍只看此子周身那涌动的灵机,还有这天地间,越来越浓郁的劫力。就可得知这位,很快就要面临一场极大的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