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谢灵儿从祖师堂离开之后,确是魂不守舍的状态。她心神恍惚,根本就不知自己是怎么走下的月峰。

    也一直到小半晌之后,谢灵儿才回复了点神智。这时她的脸上,却流露出苦笑之色,心想自己到底跑什么跑?那个情景,就根本不能说明师兄与那女人,有什么关系。

    这位见月仙子,对师兄他的纠缠不休,岂非是众所周知之事?

    可再当想到林见月,谢灵儿的神色,就又垮了下来,一阵郁郁寡欢。之前她与林见月虽也见过面,可当时也没觉怎么震撼。可刚才看了这女人之后,却觉此女无一处不完美,无论性情容貌,都是绝代佳人。而她谢灵儿,则无一样能够与之相较。

    就连胆气方面,林见月也是甩开她整整一条街。林见月可以对师兄他锲而不舍,毫不掩饰自身的情意。可她谢灵儿,却连说出自己心意的勇气都没有。

    可难道自己,就要这么放弃?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将信哥哥抢走?

    谢灵儿不禁轻咬下唇,眼里饱含着不甘。而随后她又面色绯红,心想自己这次匆匆走掉,会不会让信哥哥误会?

    也就在这时,她的耳内,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几句议论声。

    “上官玄昊?你确定?之前那个仿冒的家伙,不是已被神威真君斩杀了?”

    “所以我很奇怪,也没法确定。当时也只是远远看了一眼,感觉那人,的确是与上官玄昊有九分相似。你知道的,十几年前,我曾见过玄昊师兄——”

    “那么这件事,可曾通告过内外情司?”

    “早就禀报过了,他们说会查证。可究竟有没有查,是什么结果,我现在也不知道——”

    谢灵儿早就心神一凛,瞳孔微凝,看向这议论声的来处,只见那赫然是两个身穿紫袍的神师,正各自御剑,从她附近穿梭而过。

    而此时谢灵儿只略一凝思,就又再次御空而起。向这二人的方向直追过去。

    ※※※※

    张信并不知谢灵儿此时的际遇,就在林见月离去不久之后,墨婷与周小雪,蔺初夏三女也都联袂前来拜访。

    可惜如今张信,能给予她们的指点已经不多,且正是面壁受罚之时,也没法作太多交流,只能面授机宜一番,勉励三女再接再厉之后,就不得不赶人离开。

    可惜的是,他最想见到的谢灵儿,不知是出于害羞,还是其他的什么缘故,之后再未在他面前出现过。这让张信原本打算与灵儿详谈一番的计划,完全无法实施。

    叶若倒是对他提起,谢灵儿这几日在日月本山内行踪成谜,也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神神秘秘。

    可限于他们的天眼系统还未完全恢复,加上谢灵儿绝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建筑物内,周围又阵法森严,难以收集音纹,所以叶若至今,都未能打探到详细。

    张信疑惑不已,也警惕有加。可此时他在镜心崖前动弹不得,只能命令叶若,继续关注谢灵儿的动静。

    可在这之后,张信又渐渐全神投入,陷入到天元**的推演中。

    他现在虽不在日月双潭内,可推演功法的速度,却丝毫不慢。只因叶若现在的数据库与数学模型,已经越来越完善。对于人体与电磁场之间的联系,也是逐渐了如指掌。

    这位最近甚至设计出了一个软件,张信所修的一应功法对肉身的影响,都可在其中清晰展现,

    这就大大加快了张信,推演‘天元**’的速度,让他得以在北漠荒原那场大战之后短短数日,就将天元**上推一层。

    如果没有林见月每天持之以恒的‘干扰’,他其实可以更快一些的,可这点他是完全无可奈何。

    好在这影响不大,预计这次面壁结束之后,他还是能将天元**上推到二十五层,而本身则将这门**,修至第二十一层。

    不过对于‘斩神劫’这门无上级的御刀术,叶若却没有太多的方法,这已超出若儿数据库的能力之外。

    张信只能依靠自己,一点点的去完善。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全力掌握御刀术的核心精要。

    而在这方面,他的师尊离恨天,对他帮助巨大。

    从张信开始面壁的那一天起,离恨天都会在每天清晨之时赶至月峰,指点他一个时辰的御刀术。

    拜此之赐,张信在刀术上的造诣,也在突飞猛进,甚至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就在两个月后,张信已经能驾驭自己的月沉刀,与全力出手的离恨天,正面抗衡二百个回合不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数字还在迅速的增长,三百,四百,五百,几乎每一天都有些许长进——

    而此时的张信,如非是林见月每天都会带着食盒过来寻他,几乎就忘记了时间在流逝。

    也就在这日以继夜的,不眠不休的练习与参研中,四个月的时间悄然流逝。此时的他,已可在不用任何极招秘式的情况下,对战千合。

    此时离恨天,也不禁一声感概:“你可知,就在不久之前,为师也曾怀疑你是上官玄昊?”

    “师尊!”

    张信心中了然,却故作不解的看着离恨天。

    “为师也曾以为,你是有前生的积累,才能在这短短时间内,拥有如今的强横战力。”

    离恨天微一摇头,面含苦笑:“可如今我倒是确证,你或与上官玄昊有关,却绝非是上官玄昊。曾经的他,也是悟性超绝,冠于本宗。可即便这位,也绝无法比拟张信你之万一。离某平生,也是第一次见到似你这般的妖孽。这御刀术,离某研习数百载,却还及不上徒儿你四个月,还真够让人伤心无奈。”

    他说到这里,又意兴阑珊的一叹:“这御刀之术,我已没什么可教你。凭你如今的造诣,已可跻身天穹大陆前百位的用刀大家之林。现在缺的,就只是沉淀与经验而已,日后也自可逐渐补足。总之,接下来的道路,就只能由你自己走下去,今天也到此为止吧——”

    随意这语声落下,离恨天的身影,也化作了一道白光,..

    而此时张信的脸上,却微现惭意。他之所以能在御刀术上,进步如此迅速,其实还是依靠叶若。

    后者依靠改良金灵力士中的芯片,来收集各种战斗数据。而所有兑换过这门灵术之人,无不身具金系灵能,而其中有九成,有修习御剑御刀之术。甚至离恨天本人,亦是其中之一——

    这一年来,叶若已收集了无数御兵术的战斗影像。张信有这些图影参考,再有离恨天来点拨关窍,自然是进步神速,突飞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