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是张师兄!”

    皇泉看出了蔺初夏的疑惑,特意解答道:“张师兄如今虽被受罚闭关,却拜托甄九城与龙丹师兄力推此事,并愿以己身贡献值担保。”

    蔺初夏闻言释然,除了张信之外,她也想不到自己一个外宗战俘,能够跻身入道种名单的理由。

    “皇师姐的来意,想必不止是为告知这道种排位?”

    墨婷随后若有所思的询问:“如果小妹没猜错,师姐应是为明法会而来?”

    “不错!”

    皇泉微一颔首:“三日之后,我与月无极,魏周流二位师弟,就将启程前往彻地神渊。如今明法会中的三大猎团,无人主持,就只能拜托四位师妹负责了。这次过来,就是为办理猎团交接一事。”

    说到这里,皇泉又笑意盈盈的说道:“张师兄的意思,也是让你们四位在猎团里面修养个一两年,调整一下所学,这对你等颇有益处,也顺便能将‘狂猎天团’四大天女的名号打出来。”

    听到那‘狂猎天团’四字,蔺初夏当即一脸迷惑,不知所以。可墨婷与周小雪二人,却都是面色绯红。

    “什么四大天女,狂猎天团?张师兄,他怎么还是这么捉狭?”

    周小雪啐了一声后,又继续询问道:“张师兄他另外可还交代了什么?”

    “还说客卿供奉一事。”

    皇泉继续说着,脸上又现出了一丝艳羡之色:“师兄他说你们现在的身价,已经极为丰厚,也是该考虑雇用几个强力的供奉客卿。他说如果你们自己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大可去寻左神通帮忙。这供奉需以忠勇有能为上,宁缺毋滥,希望你们能够慎重考虑。再如果钱不凑手,也可从他那里支用——”

    只是她才刚说到这里,就见谢灵儿忽然穿窗而出。皇泉不禁一阵愕然,愣愣的看着谢灵儿的身影远去。

    而墨婷与周小雪,则都是眼现了然之意。此处距离月峰已经不远,只有不到二百里地。看来这丫头,是已不打算等这艘攻山舰降落了。

    谢灵儿化雷而行,只用了须臾时间,就来到月峰之外。只是当她即将踏入祖师堂时,却又生出了一丝迟疑与胆怯。

    不过仅仅一个呼吸之后,谢灵儿就抛开了这些杂念,走入了祖师堂的大门,随后又直往这祖师堂的后方行去。

    张信面壁之所,就在这里的后院,那里有一面仿佛镜子般平滑的高崖,名为‘镜心崖’。据说是由日月玄宗第四位神域祖师玄真子带回,可以让崖前之人,窥照己身一切罪孽。

    当那座光可鉴人的高崖入眼,谢灵儿却只觉胸中的忐忑之情,又再一次攀升到了顶点,心脏也不争气的剧烈跳动。

    不过这一切,都在她望见张信的身影时消失无踪。

    此时后者,正在那‘镜心崖’前面壁而坐,这熟悉的背影,瞬间就填满了她的心绪。这一年内积压的情丝与想念,也狂涌而上,

    谢灵儿下意识就又迈出数步,可也在这时,她望见了张信身侧,那道身姿婀娜,绰约多姿的身影。

    那是一位面貌不到二旬,气质仿如坠尘仙子般的女孩。绝美的五官,白嫩如霜的肌肤,无不都让人自惭形秽。

    可就是这么一位谪仙般的少女,此时却正略含痴迷的看着旁边的张信,神态温婉而娴静,唇角旁则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旁边的张信,则毫不以为意的大口吃着东西。他身前有一个食盒,里面的各种菜肴,无不精致美观,色香俱全。

    见得此景,谢灵儿就只觉头顶一桶冰水淋下,浑身上下都寒冷彻骨。

    而就在张信回首看过来之前,她就已转身化作一道雷电,向远处穿梭而去。只一刹那就消失在了此地。

    林见月也在这刻错愕回望,她先是愣了愣神,随后就面现出若有所思之色:“此女应是灵煞天女谢灵儿?听说玄昊你一直将他视如亲妹,看起来,这位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这与你无关!”

    张信语声冷淡的回着:“还有,已经跟你说多少次,本座姓张名信,而不是什么上官玄昊。”

    可这基本没什么用处,这句话他不知跟这女人说了多少次。

    林见月果然毫不在意,随后用略含吃味的眼神,看着张信:“玄昊你这点,倒是如你前世之时一般,是招蜂引蝶的行家里手。我看这位灵煞天女,对你的感情可非一般,”

    “说话注意点,灵儿可非是什么蜂蝶,且本座至今单身,日后寻一道侣,未尝不可,谁能指摘?”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速度,如风卷残云一般,将食盒里的东西,全都扫荡一空。

    随后他就将这食盒,退回到了林见月面前:“味道很不错,你现在可以走了,”

    林见月见状,不禁一阵磨牙,那黑白分明的眼内,满含幽怨:“玄昊你以前,可没这么混账。“

    张信则全不理会,继续闭目端坐:“说了我不是上官玄昊,这‘以前’二字,从何谈起。再说本座,也害怕给了仙子一点颜色,就被你拿来开染坊,还是谨慎点的好。我也劝见月仙子,最好是尽早放弃的好,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不过他这句话,显然是毫无用处,张信随后就语声一转:“仙子继续逗留在此,是欲打扰本座面壁思过?若是如此,本座自当通告戒律堂——”

    这次不等他说完,林见月就一声轻哼,也同样飞空而起,只留下一句如天籁黄莺般的语音:“明见一日三餐,晚上我还会再来的。我就真不信,玄昊你真是磨不动的铁石心肠。”

    而等到此女远离之后,张信的面上,就流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

    如果是在伴山楼内,他可直接拒绝林见月的见面。可在这镜心崖前,他却无可奈何。

    林见月以给他送饭菜的名义过来看他,便是戒律堂的几个看守,也不好马上赶人。

    “搞不懂主人哦喵!”此时叶若的身影,蓦然显化在了张信的视界之内:“主人对这林见月,明明还有着感情的,为什么就完全不理会呢?还有谢灵儿也是的,主人明明知道她的心意。”

    “我自有道理,也说了这不是你该管的。”

    张信答话时,又眼神晦涩的看向天空:“更何况,你不是很期待我能脱离这穹星,随你回地球联邦吗?”

    谁知道他去了地球联邦之后,还回不回得来?

    “原来如此——”

    叶若面色恍然:“主人是怕离去之后,辜负了这段感情吗?与其到时候惹人伤心,倒不如从没开始过。我在许多言情小说里面,看到过类似的情节,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口上说说,后面等到化解了心结,还是一样的谈情说爱。”

    说到这里,叶若的神色,又现出几分愧疚之意:“主人如果为难的话,也可以不去的。这毕竟是我那前任主人的事情,与主人你无关的喵。”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张信的面上含笑:“我既然得了这张长治的肉身,就该承担他的因果,这是我们灵师一直奉行的道理。除此之外,我其实也很想看看,这穹星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天穹大陆亘古以来,破碎虚空,登仙而去的第一人,这不是很有趣么?”

    他说到这里,又神色凝然的询问:“灵儿现在怎样?离去后的心绪如何?”

    “主人你果然是放不下她。”

    叶若先嘻嘻一笑,随后肃然道:“看起来她很沮丧,魂不守舍的。不过应该不是误会了主人,而是自惭形秽。她似乎感觉自己,比不上林见月。”

    张信微一错愕,随后就摇了摇头,他可不觉得谢灵儿,有任何比不上林见月的地方。

    不过这样也好——

    “那就继续关注,有什么动静,可以随时通知我。”

    张信说到此处,又将袍袖一拂,闭上了双眼:“继续开始吧!要想尽早打破这劫念层,那么这门天元**,我必须尽早修炼到二十四重以上。这斩神劫,更不可或缺!”

    此时在他的眼前,正有两行数据。

    一个正是天元**,后面有着1822的字样。

    前面的18,表示他现在天元**的层级,效果是太虚斩+18,引力性质变化+6。

    而后面的二十二,则是他现在推演到的极限。

    以此时张信的积累与战境造诣,这二十二层的天元**,原本是两三个月内,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不过为防自己走入歧途,陷入到死胡同内,后面至少得留下四层功法的空间,才算安全,

    如果前面无路可走,那么这四层随时可推倒重来,另寻道路,以攀升到更高境界。

    张信的预计,是整三十六层,将他身具的天元之力,加强到极致。

    第二行则是斩神劫,不过这门御刀术,依然是残缺的状态。

    而张信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要将这门由神天上师所创的高阶刀术完全复原,恢复其本来面目,然后再将之推升到圆满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