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刀镇星河》正文 第686章
    “区区神师劫,本座如履平地,何需如此大惊小怪”

    张信轻描淡写的一挥袖,随后再次看向了日月双潭方向。

    “简倾雪那边,现在状态怎样了”

    他发现伴山楼外,依然覆盖着一层寒冰,且冰层更厚,周围的温度,也进一步下降了。

    此外那边的灵能波动,也在一**的震荡,这甚至都影响到了他刚才渡劫,使那凌迫过来的劫念震荡不已,让他倍觉艰难。

    这正说明简倾雪的圣灵劫,已经进入到第四个阶段。

    圣灵劫所需的时间,远比神师劫多许多,需得经历五到九个阶段,才能完劫。

    而此时的简倾雪,还只处于中段。

    左神通则是苦笑,心想他这主上,竟把那对大多数灵师而言,都宛如天堑般的神师劫,说的是渺不足道一般。

    也不知这位,是真的没将这神师劫放在眼里,还是打肿了脸充胖子。

    据他所知,在刚才劫力最强盛的时候,尽管张信的灵机气脉一直都很稳定,可身上的伤势,却是极重的。

    那爆发开来的血气,一直都很浓郁。哪怕是隔着一堵墙壁,也能够闻得到。

    不过这倒是蛮符合他这主上的风格,无论怎样艰难的事情,到了这位的口里,就变得不值一提。

    “月潭那边,我等之前亦未曾关注,不过据下面的人禀报。简天柱的状态还算不错,气血一直都很旺盛,且到现在都未自减根基。有人判断这位,很可能会直接生成上位级的法域。”

    “也就是说,这位完劫的可能极大这倒又是一件喜事”

    张信其实极不乐见简倾雪,在这个时候渡劫。这有益于神月峰,却不利于大局。

    不过这位的成功完劫,对于整个日月玄宗,倒也是有些益处的。

    加上不久前渡劫成功的雷照,这五年以来,门**有五人晋升圣灵。这使得门中的法域,再次达到了一百二十二人之巨,此外还未生成法域的圣灵,亦有九人。

    而一位上位级的法域,是可以当成一位下位天域来看待的。

    “此女一意精进,心无外物,数十年专注于道途,不曾有片刻松懈。会有这样的成就,也是理所当然,”

    可云浩说完之后,却又惋惜的一摇头:“可惜她太急了,以她的天资,如肯稳一稳,等个二三十年,那么哪怕天柱级别的法域,也不是没希望。”

    左神通则似想到了宗法相,神色黯然。不过只瞬息之后,他的神色就已恢复了过来:“主上可要前往观摩主上与我等,日后都迟早要渡圣灵,多观摩些圣灵劫,对主上你有好处。”

    “观摩就算了,我现在还有事要办。”

    张信摇了摇头:“左先生准备一二,稍后陪我去见几个人。”

    “见人在这个时候”

    左神通先是不解,随后就微一凝眉:“主上可是不放心我与玄清雅”

    “左先生真不愧为智者。”

    张信失声大笑,语声则高深莫测:“不过本座,可绝非是不放心你二人,而只是为防万一。”

    他可从不觉得,这次他能够用够正常的手段,拿下这天柱之位

    想必自己的对手,也是很期待他就此高枕无忧吧

    幸在有了皇泉提供的白泽脑髓,让他省了许多功法。

    之前他本是备有其他的手段,可如今成功渡劫之后,事情就变得更简单了。

    就在同一时间,在月潭附近的某处山头。万俟天藏与楚悲离并肩而立,都是饶有兴致的,眼望那月潭之下。

    “气血强健,看来不久之后,我就需唤这位一声师叔了。”

    “简师妹的根基本就深厚,又得了玉天石之助,完劫不足为奇。”

    此时万俟天藏的语气,却是略含感慨:“说来我们这一届天柱,如今仍旧在位的,已经不多了。”

    “确实,上官玄昊与高元德前后叛出师门,宗法相与司神命,广宗林战死,你与简倾雪,还有吴道都晋升法域。十八年前那一届,如今仍旧在位的,就只有我与甄九城二人而已。”

    楚悲离微微一叹:“当年的十位天柱,我与宗法相号称东宗西楚,声势无两。上官玄昊则是后起之秀,如旭日东升,耀眼到不可直视,在之后的日子,也把我与宗法相追得狼狈不堪。可如今笑到最后的,却是你与简倾雪。”

    “什么叫笑到最后只是理念不同而已。在我与简倾雪眼里,更重要的是长生道途。而你与宗法相,还有上官玄昊,则更在意权位,放不下这日月玄宗的兴衰断续。”

    万俟天藏微一摇头,并不认可:“如今的结果,只能说是求仁得仁。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他接着就语声一沉:“还是说正事吧,你如今日理万机,不会无缘无故来寻我。”

    “还是想邀师叔联手,阻神威真君入天柱之林。”

    楚悲离笑了笑:“数日前之议,不知师叔考虑的如何了”

    “联手吗”

    万俟天藏的语声淡漠:“可我至今,还是想不到联手的理由。”

    楚悲离不禁眼现无奈之色:“师叔真不觉得,如今这位总督大人,声势过盛了么如此年纪,就已获封神威真君,权势熏天。若使这位成就神域,日后这三千载岁月,我日月玄宗十三峰系,都将匍匐在他的脚下。如今神山之内,已经有了苍天皇氏,青天月氏,周天苏氏,紫天魏氏。难道数千年后,又将再多一个神天张氏”

    万俟天藏不为所动的将楚悲离的言语打断:“这些话,你几日前就已对我说过一次,无需再复述了。”

    楚悲离叹了口气:“师叔治政之道,在于平衡。如今宗门之内的形势,已经失衡,只怕会遗祸无穷。此外”

    他的语声一顿,语含痛心之意:“我听说这位狂甲星君,如今又征召六千道兵,十二位顶级客卿。他到底意欲何为又听闻此人,与甄九城,原空碧,皇浩,沈崖,李元阳,还有新任的落雁山上院首席弟子罗元联络频繁,形同一党。你知道这几位,都是什么样的人物那无不都是锐意进取,野心勃勃之辈。可如今宗门屡经变故,正需镇之以静,休养生息,可再经不起一场变故了。”

    万俟天藏的面色沉凝:“如今之局,我日月玄宗已身不由己,不是我们想静就能静的下来。何况甄九城此人,可一向都是老成稳重。”

    “甄九城固然老成,可受限于神空峰根基不固,权位不稳,只能依附他人。此人之前以宗法相唯马首是瞻,如今则又倒向了神威真君,本身可没有任何立场可言。”

    楚悲离说到这里,就语声一沉,双手抱拳躬身:“万俟师叔这次如能助我,师弟必可保证在任期之内,不兴战事。再如师叔能助我阻拦神威真君十年,那么在我任期之内,师兄一应所命,师弟都不敢不从。”

    他此时又苦笑了起来:“神威真君如今入门还不到四年,即便在十年之后进入天柱,这也是很夸张了。且真君他少年得志,万俟师兄就不觉得,这时压一压他脾性,对他其实裨益良多”

    “所以说一千道一万,你只还是担心自身第一天柱的权位,被神威真君动摇是么”

    万俟天藏冷然哂笑:“即使如此,那就不要再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放在嘴边了。”

    楚悲离的面色僵冷,却仍未放弃:“师叔此言未免太过师侄我确有贪恋权位之心,然则我等这些人,自入门以来兢兢业业经营,任劳任怨奔走,不惜性命搏杀,所图究竟为何又试问我们这些天柱,谁又没有一点志向。如今楚某,只求数载时间,以展胸中抱负,还请万俟师叔不吝相助”

    “这话倒还是像点样子,然则神威真君以一己之力平定天东,已然驰名天下,功高望重。此人升任天柱,乃是众望所归。你想阻拦他这一次,就已难如登天。什么十年之说,岂非是痴心妄想”

    可此时万俟天藏的语声,却终于有了变化:“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

    楚悲离的眸内,顿时现出狂喜之意,不过他却很好的压抑住了:“师叔曾在天东任职多年,人脉深厚。如今长老院中诸多参议,都是师叔故旧。自元师叔闭关潜修以来,更将神血峰一应事务,交由师兄代为执掌。而如今西庭山上院首席许崇山,就只差三十四票,就可出其不意,一举定鼎。”

    “只差三十四票”

    万俟天藏转过了身,诧异的看了楚悲离一眼,接着他就了然的微一拂袖:“看来你楚悲离,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也好此事,我会尽力为之。只是接下来,望你勿忘承诺。”

    楚悲离闻言,则哑然失笑:“师兄与我共事多年,岂不知楚某素来一言九鼎,从未背信于人。”

    他已放松了心情,眼望四方,试图寻觅着某个身影:“怎不见林师妹自我去了天东,与林师妹已数月不见,怪想念的。”

    可此时他却未曾注意,旁边的万俟天藏,这刻的目光冷厉如刀,森冷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