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刀镇星河 > 《刀镇星河》正文 第520章
    皇泉是在那试图从张信手中逃脱的隙鲸刀,不断的散发强光,并且引发阵阵灵能潮汐之后,才发现血渊皇朝的第二太子元天泽,已经死在张信的手中。

    这不但使她难以置信,她周围的月无极几人,也都为之愕然。

    不久之前,因张信的风神之怒,前方这片广达七十里方圆的地域,都被狂暴的风沙笼罩遮蔽。

    他们只能通过风沙暴起之前的景象,判断张信可能会因那菩提元果,与血渊皇朝,及暗日皇朝的两位超深渊发生冲突。

    可他们断然没有预料到,血渊皇朝的那位,居然这么快就陨落在张信之手。

    按照常理推断,张信或能将这二大超深渊击退,可却很难将这二位留下来。

    拥有神宝隙鲸刀的元天泽,应该很容易就能逃走才对。

    这可不同于龙道衍,这位的神宝被张信的风系术法克制,在与张信争斗之时,整体的实力,已经降低到了超天柱以下。

    可隙鲸刀不同,那是以裂隙鲸的脊椎骨制成的神宝,哪怕是在雷天神寂中,也依旧能够让元天泽,保留最大的战力。

    而魔灵一族的生命力,则是公认的顽强。

    可事实恰恰相反,在风暴未息之时,身为超深渊之一的元天泽,就已彻底消失于此世,

    “刚才你们谁看到,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亦神情错愕,满含不解:“这个元天泽,怎么就死掉了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清楚~”

    皇泉神色凝重的微微摇头,下意识转头看向了拥有音感术的乐灵鹤。可她却见后者漠无表情,没有丝毫答言之意。

    皇泉顿知自己,是没可能从这位口里得到答案了。显而易见的是,这六位灵奴,如今都有了向张信靠拢之意。

    而这乐灵鹤,更是从为张信出手,刺杀那位暗堂司主开始,就没有了回头路。此时代张信隐瞒详情,实是再正常不过。

    不过她虽未能从乐灵鹤那里得知答案,却也大约猜到了详情。

    应该是张信,还隐藏了一些未为人知的手段,从而干净利落的将元天泽解决。

    这使皇泉心惊不已,心想这个家伙的修为底蕴,到底有多厚实还有多少手段未曾使出

    这真是一个进入日月玄宗才一年多点的灵师,能够办得到的

    月无极同样是面色苍白,眼神变换不定。

    皇泉刚才想到的事情,他也同样意识到了,这让他第二次,感受到了惊恐。

    而第一次,则是在张信,施展出雷天神寂之时

    之前这位摘星使,哪怕是以无双无对的斗术,以及三门超杀伤灵术,横扫了数位超天柱,都没能让他生出这种惊悸,惶恐与敬畏交杂的感受。

    在月无极看来,那时的张信,固然是强大,可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

    只是在灵域之内,许多手段,都没法使用而已,

    可当一刻之前,张信施展出雷天神寂之刻,他却首次有了高山仰止,难以企及的绝望。

    这位既已掌握了雷天神寂,那么所有顶级神师以下,在其面前,确实与蝼蚁没什么差距。只有极个别的人物,能够例外。

    等到元天泽也死于张信之手,就更加剧了他的惊惧。

    在雷天神寂之外,这位居然还有实力隐藏吗此人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这个世界又怎会有这等天才横溢的人物出现

    自己与兄长,可能真的惹到了一位,绝不该招惹的敌人。

    而此时张信,对隙鲸刀的压制,已经接近尾声。

    僵持半刻,他的一双手,都已经焦糊。而外面的合金手套,则是火红色,几乎融化。

    不过与万神玄珠不同,对于此宝,他并没有将之炼化之意。

    他们灵师使用魔灵一族的神宝,多少会有些障碍的。

    张信舍不得为此物,再浪费一份天品魂晶。

    而此时叶若,正好奇的问着:“主人曾经说过,魔灵的神宝,就只有魔灵才能使用。那么主人你夺取这件神宝,是准备给紫玉天的吗”

    “是也不是”

    张信微一摇头,随后不答反问:“之前从神教总坛那里获取的资料,你应该分析完了吧”

    叶若闻言点了点头:“分析完了喵以若儿的计算力,都用不了一天,”

    “我也看到差不多了,注意到那个名叫庄严书里面居然出现两个庄严,欧~谢特的念力师,最初是通过这颗星球上自然生成的痕迹,创造出了最初的灵术与符文。”

    张信目中闪动着微光:“而据我所知,我们灵师界的许多基础符箓与灵术,大半由此而来,之后再在这之上,继续组合与改良。”

    就比如庄严创造的火球术,按照那份资料记载,最初是这位在一座火山之颠,看到的几个,能够引发火焰的奇异纹路。

    又比如他现在常用的雷击术,也有着相似的来处。每当雷雨过后,看那些被雷电打击过后的地面与树木,也能看见一些与雷击术的符文相似的痕迹。

    “原来如此。”叶若已经明白了过来:“主人夺下这件神宝,是为了研究对吗”

    “不错”

    张信笑了起来:“裂隙鲸是一种同样拥有天元霸体的恐兽,且身具诸般与之相关的神通,我想这东西,对我研究天元**,以及配套的灵术,还是很有用处的。”

    当然除了研究之外,这隙鲸刀也确实能大幅增加紫玉天的战力,甚至可让后者的能为,一举提升到真正可与天域抗衡的层次。

    不过这东西,其实也不一定要给紫玉天才行,他的魔奴薛冲之,也同样有使用此物之力。

    尽管后者的灵智,已大幅下降。可神宝这东西,只要有天品魂晶诱惑,就不愁其不从。

    尤其是等级较低的这些,更是半点节操都没有。

    至于那位北海天翼,这位想要的话,就不能不付出相应的代价。

    现在的他,已经过了急于积累羽翼势力的阶段,如果还像之前那样好说活,会被人轻视的。

    而随后张信,就又把视线,转向了地下。

    万幸的是,尽管他与两位超深渊,在这里大战了一场,却并没有对下面的菩提元果,造成什么影响。

    相反的是,这附近碎散的尸骨血肉,似乎为这株地菩提,又提供了不少养份。

    这株高阶灵植的茎叶,显得益发的茁壮茂盛起来。

    “居然有二十四颗么”

    张信惊讶的挑眉,心想这些菩提元果如果都能完全成熟,那就是接近两件十六级神宝的价值。

    这又是至少数百万点十五级贡献的收益,看来这次他全力施为,也不是没有回报。

    就在此刻,那遍布七十里方圆的狂风,终于开始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