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刚才还气势汹汹怒吼咆哮加质的一群无敌强者,齐齐瞪着黑煞,全都傻了。

    机会!?

    当然是机会!

    他们这些万年老怪物,自然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这里面的机会。

    只是,这么干的话,与逆上有什么区别!?

    虽然那玄天女帝现在和楚炎没有实质性关系,但傻子都看得出来,两人关系不一般。

    他们身为臣下,如果联合敌人对玄天女帝动手,那绝对是忤逆大罪。

    宇文皇现在是不没有觉醒,但跟“天”一样轮回觉醒,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到时候,宇文皇取代了楚炎,意志归来的时候,他们麻烦就大了!

    但如果楚炎一直不炼化金身的话,主上还有机会归来吗?

    “不!“天”是我主敌人,当然不能与敌人联手,但是,我们可以跟他一样,对玄天女帝出手,只要让她彻底到时候,呵呵”

    黑煞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两声,一双眼睛中全是精光闪烁。

    强者实力说话,每天都在寻找机会,但对智者来说,机会随时可以创造,到处都是,就看你能不能看得出来,抓住它了。

    “到时候,楚炎为了帮助玄天女帝,唯有在极短的时间里提升实力,那便只有炼化金身这一条路,到那直时候,我们再反过来帮他对付“天”,一切都合情合理,顺其自然不是吗!?”

    这话一出,全场无敌境强者们,齐齐呆滞的看着黑煞

    神域大陆,第三域。

    巨大的黑暗空间中,完全隔绝在外,独立存在于绝地之中。

    常天河盘坐在一座山峰之上,他的身上,有大量的气息涌动着,一道道异象虚影在四周显现,不断沸腾着。

    这个样子,他已经很久了,每隔一段时间,身上就会有一道恐怖的刀气冲出,逆斩向天际苍穹,将半边天空都斩碎之后,又归于平静。

    此时此刻,常天河的主要变化,还在于神魂之上。

    天玉魔的轮回,象是一片狂暴的魔息,不断吞噬侵略着他的神魂,意志和识海,一点点的侵吞着。

    从一开始,常天河本尊的意志和神魂,就在拼命反抗,现在已经慢慢有些无力了。

    此时的常天河本尊,已经开始迷茫,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侵噬。

    这样的情况,对常天河来说,就是轮回天劫!

    既然是天劫,那就是九死一生!

    也并不是说,对方无比强大,他就一点机会也没有,生机还是有的,但如果他一直这样不反抗,那就是彻底没有机会了。

    这情况,跟修者渡劫是一样的。

    而另一边,禁忌岭也在盘坐修炼,身后一大片星图盘绕着,星光璀璨。

    其中有几枚,已经彻底黯淡。

    此时,远方的天际边,有一具具阴傀,急速飞来。

    “大人!我等探查到,楚炎他们拿下了第六域,周天帝拿到了第九域,孙郑家拿下了十二域!”

    为首的阴傀开口,态度恭敬。

    “天”的脸色一沉,寒芒闪过,很快就恢复平静。

    “大人,这是你要我们找的东西,带来了!”

    说话间,后面几具阴傀一抬手扔出一座祭坛,祭坛之中镇压着一道人影,生息几乎断绝。

    细眼一看,此人正是不久前与楚炎大战的天魄!

    上古众神之一的天魄!

    “天魄啊,你真有些让我失望!”

    天看着祭坛中的身影,微微摇头,很是失望。

    “当年我与你结下的善缘,没想到你却将机缘浪费了,如果一开始你就对楚炎全力出手,那会有今日之灾!?可怜,可叹”

    又摇了摇头,一挥手,大股的本源规则和本源之力涌入祭坛之中,灌注向天魄体内。

    足足半柱香的时间,祭坛不断震荡着,仿佛有力量在天魄体内滚动着。

    天微微一笑,身形一闪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祭坛之中,大步朝着在前的身影走去。

    轰!

    一声虚幻的气暴声炸开,随着气浪翻滚,天魄的眼睛猛然睁开。

    淡淡的规则气息和强大的意志之力,横扫而出。

    “恭迎主上,尊临天下!”

    不管是禁忌岭,还是那些阴傀们,齐齐跪伏,高声呼道。

    “恒古之体,还是可以的,勉强可以用了,可惜被楚炎毁成这样”

    仔细感受了一下天魄体内的恒古之力,竟然只余下一丝,让他很是失望。

    不过,找了这么久了,换了好几次,最后能承载的肉身,也就只有天魄这具了。

    毕竟修炼过恒古圣体,肉身不会差。

    夺舍完了之后,天的一身修为,勉强算是神王境巅峰。

    这与他轮回前的修为境界,差了十万八千里,在这片神域大陆所有修者中,只能算是中等的存在。

    “小岭,这一次损失可不小,四枚法令玉佛,人玉和地玉,我的计划受了不小的影响!”

    天转头,虽然没有看向禁忌岭,但这话直接让禁忌岭,吓的脸色大变。

    “主主上,我我”

    禁忌岭赶紧匍匐于地,想要开口解释却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恐惧!

    万年之后,再次面对主上,那怕主上只有神王境修为,还是让他吓的体内死气横生。

    “也不能怪你,当初这计划定的苍促,你们都不知道,也罢免!”

    天上来,抬手将禁忌岭扶了起来,笑道

    “不管如何,你的忠心,吾心甚慰,就算是犯错,我也不会怪你的!”

    看着天的满脸温暖笑容,禁忌岭顿时痛哭流涕,再次重扣道“多谢主上,就算”

    不等他一句话说完,突然间眼前的大手滔天之威,狠狠一掌拍来。

    “功必赏,过必罚!”

    轰!

    一掌所过,禁忌岭的整个枯骨之身,瞬间暴开,炸成漫天骨碎,四散飞扬,唯有一颗骷髅头骨,如球般滚向地面,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嘭!

    天看着地面上惨叫的骷髅头骨,嘴角轻扬,笑了笑之后,一脚踏下,顿时骷髅头骨上黑烟冲起,各种气息乱涌,惨叫声瞬间停息下来。

    堂堂上古禁忌,在神域大陆横行万年时间,令天下势力闻风丧胆的恐怖,此时,化为尘土,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