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寻找走丢的舰娘 > 《寻找走丢的舰娘》正文 第八百三十九章团战不可怕,少谁谁尴尬

第八百三十九章团战不可怕,少谁谁尴尬

    天空有海鸥盘旋,游艇在海上行驶,留到一道白浪。

    由于深海舰娘出现,回川秀的邮轮不能出航,等了两天还是不行,第三天上午苏顾带着大家赶到位于鹤城郊区的舰娘分部,想要了解一下情况如何,必要的话不介意帮忙。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提督圈子相当团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事情还是很少出现。他又想起当初什么不懂遇到鱼瑾,后面实习的时候遇到了陈南,都是很好的人。

    然而舰娘分部的人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如何,因为深海舰娘不是出现在鹤城附近的海域。反正大姐头带着战斗组匆匆忙忙出去了,已经去了好几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没有什么情报传过来,让人相当担心。

    深海舰娘强大是肯定的,否则花不了那么多时间,让人担忧的是不知道有没有深海旗舰压阵。如果有,不管是哪一个,那就糟糕了。深海旗舰每一次出现都是大灾难了,即便只是盘踞在近海,没有任何船只胆敢出航,货轮、客船、渔船,又或者是少部分国家还拥有的真正的战舰,直接或者是间接不知道造成多少损失。

    一般镇守府没有一定实力的舰娘,在深海舰娘面前就是送菜的,通常情况下必须许多镇守府和舰娘分部联合起来,方可以击退又或者是镇压。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问题,拖上一星期的情况也有。这些都没有什么,可怕的是很容易出现伤亡的情况。好在深海旗舰很少出现,也就是深海大和出现的次数稍微多一点,如今就变成了劳模了。

    苏顾是早就表明了来意,舰娘分部的人在给他说明情况后,好好强调了,没有一定的实力不要去凑热闹。在他表明没有什么问题后,一脸欣喜,人多力量大嘛,然后安排游艇送大家过去,另一个城市的舰娘分部,那里是总指挥所在的位置,然后这是路上。

    长春趴在甲板的护栏上面,一头白色长发在海风中飘扬。她看着不远处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的海面,伸出双手挥来挥去:“如果是深海旗舰就好了,看我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

    “我的小长春啊,你不要变成布吕歇尔了,谜之自信。”苏顾不客气说,“深海旗舰啊,基本都是主力舰。航空母舰不说,她们可以在你的射程外就放飞舰载机了。就说战列舰、战列巡洋舰,哪个不是护甲、耐久爆炸,你凭什么啊?你的导弹也就打打小船罢了,基本没有什么护甲,耐久也低的什么驱逐舰、轻巡洋舰、重巡洋舰。”

    苏顾心想游戏受限于游戏性,随着版本变化,玩家手下的舰娘越来越厉害,为了避免活动太过于简单,只能不断加强深海旗舰的数据。而且已经出现过的深海旗舰,在这次活动出现,有可能在下次活动客串,实力又有不同。然而在这里,一个深海旗舰的实力轻易不会有变化,后面出现的深海旗舰未必会被前面出现的深海旗舰厉害。

    长春抬杠:“要塞姬,要塞姬不能放飞舰载机,也没有护甲。”

    先订一个基调,要塞姬世界第一可爱。苏顾一手拍在长春的脑袋上面,揉乱她的长发:“谁告诉你要塞姬不能放飞舰载机了?她的搭载足足有两百,搭载有深海轰炸机II型,还有……嗯,呵呵呵,意呆利小飞机。好吧,她的开幕是不厉害,但是最起码对付你是足够了。”

    “而且她是没有护甲,但是她的耐久有六六六那么多,你觉得你的小导弹对她有用吗?”苏顾想起以前见过要塞姬的照片,白发少女一脸妩媚地趴在海面上,一副身轻体柔易推倒的样子,没有护甲才对嘛。所有深海旗舰里面最有人气的存在,甚至还有人写过以她为女主角的小说,只是只有一半,只有上没有下,简直可恶,吊起来打最好了。..

    苏顾笑了起来:“记住了,人唯虚,始能知人。满招损,谦受益。满必溢,骄必败。”

    “又开始卖弄了。”长春撅起了嘴巴,有点不满。

    扶桑在这个时候开口:“还是不要出现深海旗舰好。”

    “是啊。”苏顾点点头,心想扶桑的练度还是可以,装备在离开镇守府的时候换成了最优秀的,但是没有改造,舰装参数实在太差了。伊势和日向,当初由于立绘的关系,真是改造后直接拖到远征队就算完了,没有拆装备,没有额外给装备,也没有强化,实在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剩下的人,全是驱逐舰,太脆了,长春作为导弹驱逐舰,也是一样。

    长春双手垂在栏杆外面,晃呀晃:“遇到深海旗舰就怕了,好怂。”

    “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沉没。”苏顾说,这是他的心里话。

    长春抱住苏顾的腰:“超感动。”

    苏顾心想,我还什么感人的话都还没有说,你怎么就感动上了?不过再看少女,只见她嬉皮笑脸的,立刻知道什么回事。

    “万一。”长春说,“万一出现深海旗舰怎么办?”

    苏顾说:“没有万一。”

    长春相当执着:“那如果呢?”

    “没有如果。”苏顾说,“不要立Flag。”

    还没有受到苏顾毒害,吹雪问:“什么是Flag?”

    “打完这仗我就回老家结婚。你们先走,我马上就会赶上来。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我去插个眼。收了这波兵就狂战了。这一段时间我过的很开心。快跑啊。”苏顾笑着说,看吹雪依然懵懵懂懂,“其实就是乌鸦嘴了。”

    长春所有所思点头,她还需要好好学习。

    苏顾眺望着往出天海一线:“如果真的是深海旗舰,只能拍电报回镇守府叫人了,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苏顾看着扶桑,他突然笑了起来。扶桑看到他,疑惑问:“提督你笑什么?”

    苏顾说:“我在想啊,为什么打那么久?如果不是深海旗舰,说不定我们过去的时候,发现六战列、八巡洋、二十九驱逐守在门口。”

    长春、吹雪听不懂,扶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了起来,苏顾看到这么一幕,好奇问:“扶桑看到大家一个个都成长了,变得厉害了,难道不想成长吗?说不定这次就是机会了,只要一个人击败她们,战胜自己的心魔就可以成长了。”

    “不想,完全不像。”扶桑说,“我不想成长,现在这个样子也很好,肯定完全不了。”

    苏顾心想历史上面的苏高里海战不在这里,在遥远的菲律宾去了,注定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实在惋惜。不知道扶桑成长了会变得怎么样,一般来说一个舰娘成长会变得更漂亮。说不定会更大,但已经足够大了,反正不要缩水就好了。

    早上磨蹭了好久才起床,等慢悠悠吃完了早餐,又去码头上看了看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感到位于郊区的舰娘分部已经接近中午了。最后乘坐邮轮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了。下了游艇,走进里面,一路上没有看到什么人,一直走进了作战室里面,苏顾看到了几个提督站在挂在墙壁上面的巨大地图前面,还有不少舰娘趴在长长的作战桌。

    不久后等到苏顾了解了情况,他一时间感觉有些囧了,自己那么辛苦跑过来,甚至小小的幻想过自己就是救世主,没有想到这边已经基本搞定了。没有深海旗舰,只有深海大部队,已经基本消灭干净了,只剩下一些残余了。获得了这样重大的胜利,虽然几乎人人负伤,但是没有一个人牺牲,已经在准备庆功晚会了。

    “苏提督,一起参加庆功晚会了。”

    “我就不用了。”苏顾是真不想参加,谁都不认识,而且自己什么都没有做,“无功不受禄。”

    “虽然来晚了,但是感谢你辛苦跑过来。只是吃一餐饭罢了,不要客气,大家认识一下,以后多多交流。自我介绍一下,三角湾镇守府的提督秦松。”

    “我苏顾,不是这边的提督,川秀那边去了。”

    “听我们的名字,同胞啊。”

    “我也想要留下来的。”苏顾心想你真能扯,他还是拒绝,“但是我们本来要离开的,但是邮轮不能出航,现在深海舰娘既然消灭了,我们要赶回去。”

    “现在海上还有残余的深海舰娘,邮轮走不了,明天赶回去不要紧。”

    老实说,苏顾从一开始就觉得哪里有不对,现在反应了过来:“还有残余舰娘,你们已经准备开庆功宴啊?”

    最终苏顾还是留了下来,对方一再保证了大家绝对不会错过邮轮,又说了很多,实在是盛情难却,随后两人一起聊了几句。

    “虽然没有遇到深海旗舰,但是装甲两百的深海装甲航空母舰你见过吗?”

    “没有。”苏顾说,“那么恐怖啊。”

    苏顾心想,我只是推倒过装甲二三三的深海提尔比茨罢了。

    “为什么不是我,有人这次捞出了战列舰,真是羡慕啊。”

    “那么欧啊。”苏顾心想区区战列舰,自己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现在更喜欢潜艇,可爱的小潜艇,不管是小天使U5、吃货U9随便哪个都好,来一个吧,愿意拿十年的寿命来换……这个还是算了,最多一天的寿命。实在不行的话,刺尾鱼也可以,小号科罗拉多,可以说是小老婆吗?

    “好想用矛捅死他。哈,晚上一定灌醉他,那个家伙,真是一飞冲天了。”

    “该啊,灌醉他,还有这次晚会的钱应该他出。”苏顾微微摇头,至于嘛,不过就是战列舰罢了,用得上一飞冲天这样的词语吗?

    对方还有事情,苏顾没有多说什么。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长春一再抱怨的时候,苏顾看到了一个熟人。其实也不能说是熟,只是见过一次罢了,在以前去良贺县找天龙龙田遇到防御战的时候。如果对方不是舰娘,肯定已经忘记了,但是她是,所以印象很深。只见她黑色带一点酒红色的长发扎成马尾,穿着一身和提督服有七八分相似的白色军装,虽然有点狼狈的样子,看起来出击刚刚回来,但是格外的帅气:“长门,又见面了。”

    长门看到了苏顾,蹙起眉头,片刻后想了起来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谁,有点尴尬。即便是两年过去了,当初那一幕依然记得清楚,简直就是噩梦了。自己和对方的舰娘一起出击,开场说了很多,最后却沦为在旁边喊六六六的角色。她咬了咬嘴唇,当然记不得苏顾的名字了:“你,你怎么在这里?”

    苏顾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如何,长门点点头视线落在苏顾身后扶桑、伊势、日向等等人的身上,心想对方身边原本便有好几个主力舰,现在身边又跟着好几个身材高挑的姑娘,很明显是主力舰。所以说啊,什么时候主力舰这么不值钱了?

    “我要去换一身衣服了。”

    又聊了几句,长门走了,长春问苏顾:“那是谁啊?”

    长门走远了,走过拐角的时候,眼角的远光看到苏顾和长春说话,下意识想肯定是在谈论自己的事情,脸色有点不对。

    “长门,你脸色怎么怪怪的?”

    “没什么。”长门说,“陆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