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寻找走丢的舰娘 > 《寻找走丢的舰娘》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家长走了,搓手

第七百九十二章家长走了,搓手

    当苏顾松开小宅的时候,发现密苏里在旁边翻着白眼,她没形象地坐在兵乓球台上:“我苏醒也有那么多年了”

    两个人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平时斗嘴,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密苏里仅仅是开了那么一个头,苏顾就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毫不介意说出,对女孩子、姑娘家来说,相当恶毒的话:“我知道你是老女人了,阿姨、欧巴桑,所以不用反反复复强调。”

    作为舰娘,本质是英灵、精灵,其实年龄根本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有几十岁的幼女峰风,也有一、两岁的老奶奶厌siah14523shap;ap;ap;#aiosdas h反正只要一颗心依然年轻,绝对不会出现让人忧心的皱纹、眼袋、鱼尾纹。然而看到苏顾一脸嫌弃,密苏里眉毛一挑:“你有种再说一遍,我绝对不会把你怎么样。”

    “我不说。”苏顾从来不吃激将,对诸如“有种你来打我”“不好玩算我输”这样的话完全免疫。前者主要是知道“打赢了坐牢,打输了住院”这么个道理。后者主要是这种贴吧广告词未免太lo了吧。先不说游戏好不好玩,光是这广告词就把人劝退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如电信诈骗短信往往相当拙劣,其实这正是他们在筛选目标客户。能够看出骗局的人,就不浪费时间了。游戏同理。

    轻轻哼了一声,密苏里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我也认识很多萝莉控提督,甚至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社团的社长我也认识。我想想,貌似叫住苏辰吧,刚好和你一个姓,婚舰是维内托。你看,驱逐舰他都能婚,这够可耻了吧。他也就说说驱逐舰真是太棒了谁敢反对驱逐舰就打烂谁的狗头,像是你说这么能说,还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不是他们不说,主要是他们没有我那么有才华。我还没说,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呢。”苏顾轻轻地唱了一句,“笑就歌颂,一皱眉头就心痛;我没空理会我,只感受你的感受;你要往哪走,把我灵魂也带走”

    其实他的歌声勉勉强强还能听,然而密苏里佯装呕吐。

    苏顾也只是唱了那么两句,好玩罢了,当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密苏里摇头,茶色长发摆动,像是拨浪鼓一样:“你这家伙天地第一号萝莉控非你莫属了。”

    “浅薄的女人,我懒得理你。到底要说多少遍,你才懂。还是那一句话,不要叫我萝莉控,只是我控的恰好是萝莉罢了。”苏顾表情严肃,像是在述说天地间的大道理,“不管小宅是幼女、小萝莉、少女,还是大人,我永远喜欢她。”

    “我算是服你了。”密苏里一掌盖着额头,想了想又说,“小宅长大了就变成北宅了”

    “你才变成北宅。”此刻却是小宅跳了起来,抬手狠狠拍了拍密苏里的大腿。作为镇守府无敌的存在,她仅仅有那么一个天敌,那就是北宅。尤其最讨厌有人说,自己长大后就会变成那个死宅、肥宅、懒宅、废宅,每天除开吃、睡、看漫画,什么都不会做,一个镇守府的蛀虫。

    小宅自然不可能动用舰装的力量,否则作为战列舰,镇守府谁都吃不消全力一击。说到底只是小小的拳头,根本没有什么力气,然而密苏里却在喊冤:“好痛。”

    “做作。”小宅皱皱鼻子。苏顾懒得立绘密苏里,一天到晚没事找事,他朝着小宅招手,“走了,我们去看看小萝的房间。”

    纳尔逊几个人在镇守府住下了,最高兴不是苏顾。尽管纳尔逊帅气、英武,罗德尼可爱、乖巧、软萌,招人喜欢。萝德尼更是可爱得有点过分了,抱头蹲防足够对血量只有一百的他造成一百万真实伤害,反正秒杀就是了。当然了,杀伤力再强,比起小宅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

    最高兴还是胡德,镇守府的英系中又添了两员得力干将。如今的力量对比之下,美系战列舰也不过尔尔罢了。而且罗德尼实在太听话了一点了,不会反驳不会怀疑,永远只会眼睛亮晶晶的称赞。只是看到那个羡慕、憧憬的眼神,便让人相当有成就感,饭都能够多吃下两大碗。尤其是可以随时带在身边,从此再也不怕俾斯麦和欧根亲王,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贼猫”“海盗猫”“德意志科技天下第一”“世界第一海通阀”。

    “提督,糊德姐姐好过分。”

    俾斯麦不会告状,欧根亲王倒是会,但她没有找苏顾或许已经有了,只不过扮演着幕后人。反正小宅找到苏顾,表示喵姐姐绝对不容许被欺负。

    当然不是因为小宅抱着自己的腰,仰着头眨巴着纯洁的大眼睛,那一副可爱的模样让人没有办法。主要是为了镇守府和谐,避免无意义的争端。苏顾找到了胡德:“胡德,你注意点,你的行为很恶劣,不要在做了。”

    然而胡德不置可否:“她们以前天天欺负我,现在我只是还回去罢了。提督你不用管,我知道分寸。”

    提督的意见不是每次都有用,除非是下命令。

    既然胡德不听话,苏顾也不介意找到罗德尼,她的依仗:“罗德尼,你不要跟着胡德凑热闹了。”

    “其实我也觉得这样不好,但是胡德说她一直被俾斯麦、欧根亲王欺负,现在这样,只是为了报复回去罢了。”

    苏顾只能解释:“胡德没有受到欺负,只是她每次都自己送上门去罢了。”

    “我知道了。”

    说服罗德尼很容易,她的性格,显然不会主动去欺负人。老实说,她甚至一直被欺负。当然只是被英系欺负了,不是被德系欺负,哪里有人敢啊。当她进入仓库的时候,平时除开对待列克星敦、声望、威尔士亲王等等几个镇守府大人物,先说了,其中没有苏顾,对待别人严格许多的莱比锡,不敢有半点怠慢,殷勤得不得了。就差说“资源你随便拿,不用登记,客气什么”“我们的工作,本来就是人民服务”这样的话了。

    说起来,即便是密苏里,不管什么都会,只有她欺负人,绝对没有人欺负她。也有搞砸,最后弄巧成拙的时候。

    “兴登堡,你找纳尔逊和罗德尼演习过了吗”

    “你不要坑我。”密苏里已经学得很聪明了,齐柏林也差不多。其实兴登堡也学得聪明了,即便原来是傻大姐也会成长,毕竟吃亏太多了。本来以为好对付,小胖子南达科他、小萝莉北卡罗来纳、小女仆反击一个个厉害得禽兽不如。

    密苏里口才了得:“没有人能够一直赢,没有人不会输,怕了才是输了。”

    兴登堡也会反驳:“我已经听说了。除非出击,对手是深海旗舰。如果演习的话,不管俾斯麦、北宅还是华盛顿,或者是谁,反正她们一个个从来没有输过。”

    不是不会输,主要还是因为某人眼看要输了,立刻就sl了。曾经无数次痛骂那些报社队,要不然是一艘一级船,要不然是长春导驱,还有驱逐标枪,还有鱼,还有航母的组合,实在太烦了。

    “不要和她们比,她们是怪物好了,我找纳尔逊,你找罗德尼吧,我们试试她们的水平如何。”纳尔逊看起来就知道是高手高手高高手。罗德尼看起来软萌,偏偏可以让俾斯麦和欧根亲王吃瘪,让人感到好奇,摸不着头脑。密苏里可是问过了,主要还是罗德尼一旦打起来相当暴力。

    “好好。”只是演习的话,兴登堡其实自己也很期待。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赌了,以前就因为这个穿过一周的女仆装,还被拍下来了,红着脸,还拿着扫帚的样子。每一次想起都感觉尴尬,想要抓狂。只是差点就穿兔女郎装,幸好没有,不然真没有脸见人了。

    苏顾出面安排演习。

    “不要放水。”

    “嗯嗯,我会努力的。”

    理所当然,兴登堡不是罗德尼的对手,很容易就输了。毕竟练度有差距,装备有差距。

    还好兴登堡是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了,所以没什么。尽管期间稍微出了一点意外,裁判已经判定她输了。然后她停手了,但是罗德尼完全没有停止炮击。

    “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没有听到。”罗德尼事后道歉了。

    演习除开让人变得狼狈外,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只是最后有点灰头土脸罢了。兴登堡其实也很好说话;“没事、没事。”

    我有事。密苏里很想说这么一句。兴登堡看不到,但她在旁边全程围观了演习。看着罗德尼疯狂地笑着,不断倾泻出炮弹。尤其是那突然出现的颜艺,让她感到背脊发凉,心灵受到了伤害,从此有心理阴影了。事到如今,总算是理解了德系的表现为什么那样。设身处地想一想,换做自己是俾斯麦,也害怕这样的对手。

    委实是有点巧合了,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巧合。学院教官纳尔逊时不时会来一次镇守府。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请教大家过来,她的练度不算低了,但也高不到哪里去,还需要好好学习。一方面她和镇守府许多人成为朋友了,当然要时不时聚一下了。便是这样,两个纳尔逊见面了。

    “真假美猴王。”追赶者说,“真假纳尔逊。”

    重巡洋舰约克也是无法无天的家伙:“打,打死那个冒牌货。”

    当然不会出现狗脑子打出来的情况了,两个纳尔逊只是好奇地互相比较了一下,聊了几句,最后演习了一把,一起享用了下午茶。

    “提督,小萝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请一定要好好照顾她,我们准备走了。”

    “不要离开我。”

    “姐姐,我要和你在一起。”

    苏顾看到萝德尼抱着纳尔逊的腰“哇呜呜”哭得撕心裂肺:“不然还是把小萝带上吧。”

    “不带了,让她留在镇守府吧,这里玩伴多一点。我会帮她办退学手续,帮她把行李收拾好。”

    “去多久”

    “不知道。”

    时间过得很快,在镇守府待了一个星期,这天苏顾坐在办公室,纳尔逊、罗德尼来向他辞行。当然不是受不了镇守府,选择姐姐、妹妹远走高飞厮守一生。

    不像是扶桑、山城,温泉旅馆养着大把闲人,即便她们离开了,完全不会有什么影响。

    希佩尔和布吕歇尔曾经在宪兵队任职,不管多么迫切,她们一直等到把计划培养起来,成为出色的宪兵队队长才回到镇守府。当然了,计划根本不愿意成为宪兵队大队长,完全就是被强迫的,那又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天龙和龙田曾经在良贺县办事处工作,苏顾把晓响雷电接走了,她们回到镇守府已经是很久之后了。便是考虑到还有工作在身,不交接好了不方便离开。至于后面把最上姐妹带回来镇守府,完全是意外之喜了。

    原本计划在川秀玩几天就回去,最后耽搁了好久,已经很任性了。接下来回去还准备辞职,纳尔逊头痛如何开口比较好。做出了这种事情无疑会让上司难办,当初对方那么赏识自己,自己以女子之身成为警察大队长辞职,肯定要辞职。但是除非真的有紧急的事情没有办法,不负责直接辞职闪人,收拾东西回到镇守府的事情,绝对做不出来。

    罗德尼的情况要好一些,但是好不到哪里去。学校的老师完全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拍拍屁股走了是轻松,但是教学的工作必然会压到别的老师身上。

    总而言之她们计划离开镇守府,回到以前工作的城市。计划最晚一个月内,反正越早越好,尽快把事情处理好,交接好工作,然后再回来。

    还能说什么

    苏顾只能说:“早去早回,我会照顾好小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