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一剑倾国 > 128全部的女战神
    在愚昧无知的凡人中,不乏认为雪崩是神灵对人世降下的惩罚,每听说哪里发生此等灾难,便说那儿的人定然坏事做尽,才遭到制裁。

    对于天辰榜上前十的超新星而言,雪崩实在算不上什么太大的灾难,对他们来说,只要短暂御空,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不在冲击范围之内,任冰雪再如何冷酷,也伤不到人。

    雪崩发生的时候,打断了鏖战中的流木冰见与荒咬。

    各自退到许多范围之外,防备对方偷袭的同时,静静观赏这天地巨威。

    荒咬敏锐察觉,流木冰见始终有一分心神牵着远方,他微笑说道:“冰见姑娘,看来你很渴盼着奇迹的发生,以为燕十方还能斩杀薛狂一次,赶来此处帮你?我劝你莫要多想,燕十方当初能斩杀薛狂,全因为被另一人打破了即将突破的神境。即将突破神境,冰见姑娘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我知道。”流木冰见心不在焉地道。

    荒咬道:“既然知道,就别白费这许多心思,若你肯归顺于我,在我的宫殿里,还能做个女主子,保管叫我手下鬼族,都体贴你,尊敬你,爱护你。”

    “什么意思?”流木冰见一愣。

    荒咬的笑容一敛,冰冷严肃地说道:“就是说,做我的女人,便饶你一命。”

    流木冰见从未怀疑过自身的魅力,鬼族又是从来不掩饰**的,她甚至很欣赏这份坦率,比某些虚伪的人族同道要好得多,她也并不掩饰自己的欣赏,笑着说道:“可惜你没有这个本事替我做主。”她的语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哈哈哈哈……”荒咬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了一阵,眯起笑眼看流木冰见,只觉这个女人跟他见过的女修行者都不同,若是换别个来,早就露出嫌恶的表情了。他的心情变得很好,笑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原先觉得你只在身份上配得上我,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样一个有趣的女人。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他强调了一遍。

    雪崩还在继续,从飞舞的雪尘之中,陡然激射出漫天的冰刀。

    “美人儿生气了吗?”荒咬仍自大笑,只一摆手,与他身体重叠的长着牛角的恶魔便伸出爪子去,将那些冰刀一把抓住,直接攥成了齑粉。

    流木冰见笑着说:“没有时间了。”凌空虚踏,左手向前推出,在雪崩将将结束的当头,从疏散的积雪底下兀然伸出尖锐的冰柱,不是一根两根,也不是几十数百,而是数千上万,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剧烈的气爆声响,绵延不绝于耳。

    荒咬只觉耳膜被激荡声肆虐得极难受,像有刀子在里面割,脸色首次发生了变化。对方信手拈来的一招,其中蕴含着可怕的信息,这等庞大的真气搬运,绝不是洞观境所能办到的。

    “好,越来越有趣了!”他仍然大笑,手中极快转换印法,从时而的微顿中,可见百鬼、黄泉、幽冥……等等咒印一闪而过,其身上忽然出现一个暗蓝色的鬼气森森的圆圈,很快膨胀起来,向两边移动,便分成了两个,再一分,又变成四个,再一分,又变成八个。

    八个暗蓝色的圆圈,并排着,面对铺天盖地的冰柱,诡异地“裂”开,出现了一排森白森白的利齿。

    这是荒咬独创鬼咒——恶鬼之唇。

    恶鬼之唇一咧开,就仿佛真的恶鬼在那里邪恶地笑。跟着如同盾牌般挡在荒咬面前,所有冰柱都被它们吞进口中咬碎,还发出很大的咀嚼声,让人情不自禁的毛骨悚然。

    流木冰见早有预料,玉手往上一翻,指印即发生变化。

    从荒咬身下,又是成片的冰柱破雪而出。

    “没用的!”

    荒咬咧嘴邪笑,八个恶鬼之唇晃一晃,即变成十六个,新分裂出来的,并布在脚下,再一次挡住了全部冰柱。

    雪崩结束,流木冰见缓了缓,继续发起进攻。双方很快就交手了数十个回合,随着剧斗,荒咬却是愈来愈心惊,对方消耗掉的真气,已远远超过洞观境的程度,难道她隐藏了修为?

    在一次剧烈交碰中,恶鬼之唇终于承受不住而破碎。

    荒咬迅速退了一段距离,皱眉道:“你不是洞观境,到底用了什么办法隐藏修为的?”

    流木冰见坦然说道:“这世上目前能以洞观境排入天辰榜前十的,唯有十一兄一个。”

    “燕十一?”荒咬瞳孔微一缩。

    “不错。”流木冰见道。

    “你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难道他真的这么厉害?”荒咬道。

    流木冰见想了想,道:“我第一次见十一兄,感觉他很厉害,但是我能用一根手指打败他。第二次的时候,我感觉必须用出真元。到了第三次……”她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已经没有必胜的把握了。”话锋一转,她又笑了起来,“但是你不同。”

    “我不同?”荒咬冷冷道。

    流木冰见淡淡地笑道:“我初见你就知道,你还远远不是我对手。”

    “哈哈,你在开玩笑?”荒咬放声大笑。

    流木冰见笑道:“你方才以为我是在等待燕兄击败薛狂来助我,但是你错了,我是担心他们会撑不到我回去,毕竟你不是个等闲的对手。你不是想知道,我用了什么方法隐藏修为吗,瞧好了。”

    她掐了个印,面上神光一绽,聚涌到天灵,忽如飞剑激射出去,到遥远天边,再也不见回头。

    “那是什么?”荒咬分明从那疑似飞剑的东西觉出一丝心悸,忍不住地问。

    “我师父种在我源海的冰月神针,每次解除,都需要费一些力气。”流木冰见道。

    荒咬“嘶”的倒抽一口冷气,当世最强神剑仙亲手种下的冰月神针,竟只能将这个女人的修为压制在洞观,那么她真实的修为有多可怕?

    下一刻,他便完全领会到了。

    狂暴的气压,远比雪崩时来的更突然而且激烈。

    “不可能!”他完全无法接受双方的差距竟然大到这个地步,而且气域还在节节攀升。

    肉眼可见的,一双长达数丈的华丽的冰晶羽翼从流木冰见的背后展开,雪尘围绕着疯狂旋转起来。

    但是这个过程突然停顿。

    荒咬睁大眼睛,与流木冰见同时朝一个方向看去。

    “剑者,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天道四九缺一,凡众生相者,内实精神,外示定仪,方足定一之数,取此一者,为至人;然有漏者,浮云苍狗,剑之往来即灭。此外万物,不如是。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