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 > 第2367章:月焱世界声威浩荡3

第2367章:月焱世界声威浩荡3

    【占坑,眼疾虽然在慢慢痊愈,但是不宜长时间码字,所以请大家多给点时间,我会将前面的坑慢慢填回来的】

    华朝,天元皇帝十五年。

    三月的雨,停歇了不到几日,又开始不停地倒,在这雨幕中,华朝举国为遇刺的帝后哀悼,与此同时,民间传言能够轻松刺杀神女皇宫陆冰苾,这凶手究竟是何方神圣?传言是魔族所为日益甚嚣尘上,这赵家女尸骨未寒,帝后便一同遇刺,太子身负重伤,这后继的神女皇后究竟是何人?为何到如今还不出现!

    帝后的丧礼毕,太子华云泽在文武百官的拥护之下,在御业宫登基称帝,史称华朝云泽皇帝,年号地元。

    京城,镇国神女府邸的皇家灵堂,四周整齐地悬挂着白色的挽布,灵灯的烛火随着左右摆动的灯身而摇曳着,灵堂的牌位上方,又新添了两个名字,其中一个,是她自幼便相依为命的姐姐,而另一个,却是今生唯一倾心相爱却无法相守之人。

    灯下,陆家女主,当今的镇国神女陆冰雅刚完成地佑的祈礼。天祈和地佑,是陆家两个神女每日必须所做之事,天祈以求苍天庇佑人间,地佑以告慰逝去生灵护大地安宁。

    她洁净清秀的脸庞上,依稀是未干的泪痕,心中的忧伤,让她无法凝神静气去探究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究竟是何方魔族,竟可如此轻而易举便夺走天元皇帝及神女皇后二人的性命?

    清晨的宁静被一声突如其来的高呼所惊扰。

    “神女大人,不好啦,不好啦!”一个侍卫,满身鲜血,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陆家。

    “何事如此惊慌?”陆冰雅一身灵服,独立灵堂外,看着正跪在院子里的侍卫。

    这华朝皇家灵堂,是华朝世代君主及神女皇后灵位安放之所,非任何人都可擅自进入,因为千万年来的积累,四周早已层层布满了历任镇国神女以血养成的结界,即便是上古魔王亲临,也休想踏入灵堂一步。

    “大人救命啊!皇上,皇上要处死御林军统领周大人,小人是拼了命才逃出来求救的,求神女大人火速赶往宫中。神女大人,救命啊,救命啊,晚了,周大人性命不保啊!”侍卫见四周毫无动静,斗胆抬头,灵堂里哪还有镇国神女的身影,再仰头望天,一只银色的凤凰,正展翅翱翔,往皇宫疾飞而去,侍卫哭着又跪下了,对着天空连连磕头。

    华朝御业宫,是历代帝王处理朝务之地,此刻已是威严肃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杀气。

    百官战战兢兢地分列两队,皇帝华云泽高坐龙位,头顶紫金冠,怒斥周昌。

    “逆臣周昌,身为御林军统领,肩负宫廷安危之重责,竟有负国之所托,害得先皇及先后枉死魔族爪牙之手,你可知该当何罪!”

    可怜周昌早已被五花大绑,跪在殿前,官服碎了好些口子,身上多处伤痕血迹斑斑,一看便知是恶战所致,并非是他周昌抗旨拒捕,而是手下众将士为护他安危与前来抓捕的帝军起了冲突!

    听得皇帝的斥责,忆起先皇夫妇多年的栽培之恩,周昌热泪盈眶。当日,他听到神女宫中传来太子救驾的高呼,便第一时间冲进了神女宫,可帝后却不知何故早已气绝身亡,太子亦倒地身负重伤,鲜血满身,多亏宫廷御医的倾力抢救,方才捡回一条性命。

    想到这里,周昌自知护主不利,罪大恶极,怎能原谅自己?

    “罪臣周昌听凭圣裁!”

    “很好,果然是有骨气的汉子!来人,讲逆臣周昌拖出去,即刻五马分尸。”皇帝华云泽看着侍卫走向周昌,嘴角竟露出了一抹难以觉察的笑。

    这招一石二鸟之策,果真是精妙!先让皇帝和皇后见阎王,再以渎职之罪,让这个忠心不二的狗奴才周昌也尝尝被五马分尸的滋味,雪晴,你可以瞑目了……

    “且慢!”镇国神女陆冰雅的声音自天而降,一只全身散发着万丈光芒的银凤,缓缓降落在御业宫的朝堂之上,文武百官纷纷单膝跪地。

    “臣等参见镇国神女!”这声音,向高高在上的帝王,无情地昭示着镇国神女此刻的身份较之往日已截然不同。

    “各位卿家平身!”下了银凤,陆冰雅衣袖轻扬,捻起兰花指,银凤便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她的白发上,多出了一支凤钗,衬托着她略微苍白的脸颊,以及不容置疑的尊贵。

    华朝自古便有祖训,如当朝帝后不幸身亡,太子无妃,帝位无后,则镇国神女便理所当然成为华朝的双位神女,御银凤坐骑,无须向帝王行礼,百官须对其行神女皇后之礼参拜。待帝王封后之日,神女皇后归位,银凤便自动归神女皇后驱使,而镇国神女却会因心力交瘁而死去,其镇国神女之职由陆家后人继任。

    华云泽收起那抹微笑,一脸的严肃。“镇国神女大人,近来可好?”心中却在暗喜,看她的脸色,已命不久矣。

    镇国神女陆冰雅,微微一笑,“多谢皇上关心,臣身体无恙。”

    “但不知镇国神女为何匆忙至此?有何见教?”华云泽明白,她是为了周昌而来,心下知晓有镇国神女在世一天,他这个帝王休想动周昌的命。

    “见教不敢!臣今日斗胆闯入御业宫,实乃事出紧急。只因臣闻皇上欲将御林军统领周昌治罪,特来恳请皇上网开一面,容其将功折罪!”陆冰雅看着端坐在朝堂之上的亲生骨肉,相知却不能相认,心中满腹的哀愁,万岳,你我何苦至此,这痛,究竟何时才是个终点?

    “神女可知周昌身犯何罪?朕岂能饶他!”陆冰雅,这戏,是要演的,华云泽的心中无比嘲讽此刻正立于朝堂之下的陆冰雅。

    “皇上,帝后之死,臣悲痛万分,然处置周昌,不能换得帝后复生,只会让我朝失去一员猛将,有损华朝天威啊!且帝后之死因尚无定论,亟需彻查,此时处置周昌,不正好中了奸贼一石二鸟之计!臣斗胆恳请皇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