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万古邪帝 > 第3008章契约唤他过来!

第3008章契约唤他过来!

    木长老并不清楚,想为自己死而后已的徒弟风珀,如今面临着何种窘迫的局面WwW.КanShUge.CO

    在联军中层占据了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后,需要他处理的事务,和他手握的权力一样重。

    还不仅如此……

    当他接到来自南天门驻地的传讯后,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霸长老座下名为褚默的弟子,又掀起了何等妖浪。

    幸好,他的关门弟子荀松,一直都在他的禁制之中闭关修心。

    不过荀松躲过的这一劫,最终落在了木长老身上,且让他眉宇间头一次充斥着不想再掩饰的阴郁。

    “八十关了……”

    令木长老未曾想到的是,面对越来越难的古天梯塔的后续关卡,褚默非但没有减缓闯过的速度,反倒高歌猛进,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连闯四关!

    当然……

    让他在意的,不只是褚默闯关的速度和气势……

    更重要的是——

    “古天梯塔资质关,一共只有八十一关……”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褚默即将闯过古天梯塔的第一大关!

    而且是以破道境中期的修为!

    而且只在数年之间!

    若说之前褚默在闯古天梯塔中的所有表现,只能在南天门内引发一阵阵风波的话……

    “那当你闯过资质一关,岂非会轰动四大天门,甚至连中天门……”

    木长老素来温和的老眸,不由自主地眯了起来。

    良久……

    “哎……”

    复杂的幽幽一叹,木长老似乎苍老了几分,却还是收敛了心绪,埋首开始处理手头的事务。

    与此同时……

    风珀的头,也低了下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份事关修途是否会断绝的誓约。

    只要他将自己的心头血滴到誓约之上,那他面临的一切窘境,都将不复存在。

    同时,他也会无比顺利地成为这支精英小队的一员,有资格为自己的师尊死而后已。

    “想清楚了,”三位齐天八劫途中的一位淡淡道,“一旦滴下心头血,此后的日子你将成为本座道奴,除非本座愿意,否则即便是令师都无法解开!”

    “咳咳,气氛似乎有点凝重啊,哈哈……”

    另外一位八劫途打了个哈哈,随后注视低头的风珀认真道:“你要明白一点,我们不是想要你成为道奴,说句实在话,吾等三位麾下道奴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你强,这不是羞辱你,而是一种保障。”

    “和他说话,何必这般客气?”最后一位八劫途,看上去最为不善,冷冷道,“错非军令如山……这份太乙契约又岂能让本座屈从?和此等人为伍,完全是送死!”

    洞府内,一片静谧。

    但没多久……

    “好,诸位前辈……”风珀平静地点头道,“这份太乙契约,晚辈签了。”

    手持契约的八劫途闻言,反倒皱起了眉头,淡淡道:“你可想好了,一旦签了,即使是本座想要解除也非朝夕之事,更何况一旦此事传出,你在混元仙宗还能呆下去么?即便是素有大名的木长老,能容你这个连拾荒者都不如的道奴么?”

    风珀笑道:“能随诸位前辈深入魔族地盘,即便是死,晚辈也心甘情愿。”

    “你死倒没什么!”面色不善的八劫途冷冷道,“就怕有太乙契约在,你……”

    “行了秦兄,太乙契约你也清楚,他这是……”

    打哈哈的八劫途轻轻一叹,对风珀道:“既然你有了决定,而吾等也无法违背军令,那便签了吧,签了之后,你的一切都将在周兄的掌控之中,也只有如此,才能保证你不会在此行中出现丝毫意外,置吾等于死地。”

    很快……

    平静的风珀变将一滴心头血逼到了指尖,殷红欲滴。

    在血珠滴落的过程中……

    身处混元仙宗的一幕幕,走马观花一般在他脑海中掠过。

    当血珠滴落契约,他的神魂开始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抽取时……

    走马观花的场景,也定格在了他和师尊最后一次对话的场景中。

    场景中……

    他身后是联军。

    身前是师尊。

    师尊的背后,则是灼阳谷。

    “黑洞啊……”

    “走过了黑洞,便是光明了吧……”

    “也不知能不能走过……”

    “也不知走过之后,迎接我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明……”

    ……

    思绪戛然而止。

    风珀成为道奴。

    这件改变风珀一生轨迹的事,并未让洞府内的二十九人唏嘘太久,是以这件事或许连联军驻地内一朵小小的浪花都称不上。

    当精英队伍内部稳定之后……

    紧随其后的便是相互了解,以及团体之间的配合了。

    不过风珀没有参与这个互动的自我介绍。

    因为名为周航的齐天八劫途大能,比他自己更清楚自己。

    而团体间的配合他也没必要参加,因为一切受周航操控的他,根本不需要自己动弹,周航就能帮他做出最完美的,配合团体的行为。

    两个月之后……

    当这支小队的一切,都磨合到让高层满意的时候,出发的军令也正式下达。

    伪装成正常的斥候小队离开驻地,仅仅走了四个时辰,他们便进入了灼阳谷。

    截然不同的氐风,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极其陌生。

    好在,他们身负重要的使命,是以来自高层为他们准备的宝物,足以替他们解决这个麻烦。

    一路无语前行。

    风珀却在某个时候回头看去。

    联军驻地有些模糊。

    更为模糊的,是他脑海中师尊的模样。

    “师尊,此次一别,可能就后会无期了……”

    随后,他转过头看向前方。

    “邪天……”

    想到这个古怪的拾荒者,风珀发现自己嘴角出现了笑意。

    “你比我命好,至少还有我这个能拜祭你的人……只愿你,尸骨尚存……”

    被风珀惦记上的邪天,此刻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活得比诡异空间内的任何人都平静祥和,而这祥和,一持续便是数月之久。

    当古剑锋的思绪终于落定,有了针对邪天的又一个完美布局,且将刘镇三人叫过来后,才知道邪天闭关数月的事,顿时有些懵。

    “闭关?他闭个什么关?”

    柳霄苦着脸道:“大人,属下也不知晓,但他身处天一、落尘二境,是以……”

    “哼,故弄玄虚!”古剑锋暗哼一声,便淡淡吩咐道,“且将他唤来。”

    “是,大人!”柳霄正要领命而去,脚下却是一顿,转身问道,“大人,他若问及何事,属下该如何回答?”

    古剑锋再次怔住。

    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将让那个小王八蛋把本座放出来的话说出口,便冷哼道——

    “还能有何事,当然是此地无数军士性命的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