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面对不亦乐乎的人群,小沐天将摆放在面前的泥品左看看,又摸摸,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那可爱的小模样让一众伺候的人越发努力哄她开心。

    这会子,她嘟着小嘴,大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那双改造她面前泥偶的手,一眨不眨。

    上官玉辰面上一派平静,脚步轻轻浅浅,为了不惊动天儿,他一面阻止众人因为他的到来而停下手中的动作,一面聚了眸光看着那一双手上泥偶的变化。

    猫脸变成了狗头,小天儿“咯咯”地笑了起来,一把操起手中的泥巴,那粉嫩的小手将手里的泥巴使劲地捏揉起来

    上官玉辰顿了一下,这越桑还真能引导天儿,小家伙这就来仿造了?

    天儿再聪慧,尚不过周岁

    那泥巴在小沐天手中变成扁扁的一个圆,然后那小指一戳,几番揉捏,逐渐变成一个一眼就能认出的环形。

    上官玉辰蓦觉脑袋有些发胀,便见那双小手拎着那个圈在那泥偶上比了一会,然后渐捏渐变,终于将那个泥环恰斤恰两地套在了那狗头猫身的脖子上。

    为什么天儿会尤对环形感兴趣,而且对环形有独特的领悟能力?

    他紧了紧手心里的九连环,冷笑着走近。

    越桑赶紧退后几步,双手伏地。

    上官玉辰眸光冰冷,威不掩怒,挥手便将手中的九连环扔到她的面前,冷声:“不是让她看把戏就是教她玩泥巴,小郡主身边怎么能有你这种人随侍?”

    未及越桑回话,小沐天却三下五除二地爬过去抓住地上的九连环,也不理会她父王颜色不爽,拿着环摇了摇,然后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环递给越桑,那瞳仁大而黑,那期待的小神情竟真的是一脸“崇拜”。

    风儿、宁儿方四岁就称说崇拜本王和影儿多年,本王还难以相信,此刻看到天儿才真正知道什么是养成的人小鬼大。

    上官玉辰脸色瞬间黑得不能再黑,天儿尚还未在他面前露出这么个亮晶晶的小表情,他本来还在纠结就这么抱走天儿会不会让影儿觉得自己不配合她的计划,又惹她生些闲气,此刻却想赶紧行动起来,让那小眼神依赖在自己身上。

    不过几个机巧相扣在一起的环,居然让本王的女儿念念不忘,把这么个江湖卖艺的女子当成了崇拜对象。

    然后,小沐天连同那手里的九连环被不由分说地捡进了某人怀里。

    上官玉辰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在前往灵都的路上,本王与天儿一起一定要避开影儿的眼目,以天儿的聪慧,一个月内应该有把握教会她解开这看上去复杂,其实暗藏诀窍的九连环眼看天儿周岁,影儿正为天儿热衷环形物体尤伤脑筋,可不能让她知道便是在启程的路上本王还在想法设法孜孜不倦地火上浇油。

    九连环还原封不动地在手里,被强行弄到某人怀里,这转身眼看着就要离开,小沐天顿时不依,“姐,姐,要,要”

    越桑抬头,急道:“族上,请族上给越桑一个机会,不要抱走郡主。越桑保证,天黑之前一定做到王妃的要求。”

    上官玉辰冷哼一声,此时此刻都看不到一点进展,天黑之前便能见到转折?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众随侍郡主的人竟好像在越桑的动作之后全都跪在了他的面前,其乐融融、不亦乐乎的场面瞬息即变。

    近日郡主身边的仆从皆要听从越桑的安排,而宸王府的诸多侍卫却是受宸王妃的命令,随侍是有任务在身,几乎所有人都得到一个指示,照令办事,王爷都不会予以干涉,此时上官玉辰的举动一时间令众人无以适从,甚至不少人暗自以为王爷和王妃是闹意见了。

    心愿没有达成不说,这前一会还乐呵呵地陪着她玩的一群人像突然间全部变了样,又见她父王一脸让她无法欢喜的表情,小沐天小嘴一瘪,伤心欲绝。

    上官玉辰可以对面前视若无睹,但怀里的小人儿却让他无以奈何。

    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之后,他手足无措地只好作罢,将场面恢复原状。

    易宇差人来报,唯一与越桑接触的只有太子,却被王爷赶跑,而王爷差点破坏计划抱走郡主,越桑向王爷保证天黑之前定然能做到王妃的要求。

    风声袅袅,月意淡淡。

    公仪无影负手立于窗前,目光穿透夜色投向前方,月色下的一袭清冷仿佛无锋含锐。

    一个女子竟隐透沉敛,总有一种令人神往心折的气势。

    上官玉辰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赞叹一声,还是应该想想那清眸似水,佳人容颜迎着月光柔美俊雅,在这月色中原应该是有几分旖旎的。

    “想什么呢?”他笑着走近,“也许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