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侯府商女》正文 第2676章贾家混乱各种不如意

第2676章贾家混乱各种不如意

    六月十二这一天对于贾家来说是个特别糟心的一天,因为本来按照贾家的计划,这一天是让贾家成为彻底盖过蓁家的一方,结果因为这个上门的女婿不怎么地,闹得贾家一团混乱。

    这不是现在管事的正在喊,“都快着点,这都什么时辰了,今个都不睡了吗,这宴席乱七八糟的收拾不完,今个谁都别想睡!”

    “这个桌子收起来放那边的,往这边抬什么去那边!”

    “还有你们,这洗洗刷刷的咋个能这么慢,都动作快点啊,省着姑奶奶们收拾大伙,都快点!”

    那边小厮也匆匆跑过来说道:“大管事的,照顾四姑爷的大夫让咱们去抓药去,这大晚上的怎么办?”

    大管事劈头盖脸的骂道:“什么四姑爷,那是四姑娘的侍君,侍君,这个还让我提醒多少遍,侍君就是个男妾,不是姑爷,日后再叫错了罚月例知不知道?”

    “别打了,小的知道了,知道了!”小厮被大管家给打的抱头鼠窜,那边有个厨娘被这场景吓了一跳之后,一摞子盘子碟子都没抓住掉在了地上,哗啦啦自然变成了一大片的碎片了。

    贾家的大管家大骂道:“你们都是猪吗,都是蠢货吗,连个盘子都保不住,蠢死了好吗啊,扣你三个月的月例银子!”

    这边刚说完,那边几个桌板同时倒下,还压倒了几个小厮,气的贾家大管家骂骂咧咧的呵斥道:“贾家怎么给你们招进来的,一群蠢蛋,还不赶紧爬起来,等着过年呐!”

    “是是是,大管家我们这就起这就起。”小厮们吓得够呛,可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错,越是想起来,最后是起来了,但是好几个桌板之前相互摩擦,还划花了好几个桌面呢。

    气的大管家直跳脚,今天就没有什么好事情,都是一圈乱哄哄的,因为今天用膳环节十分粗糙,倒是不少宾客乱折腾,弄坏了不少杯碟盘碗的,看着豁了口的这些瓷器,贾家大管家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呢,这些损失又能找谁去赔偿?

    还不得最后贾家自己认了啊,想想这些损失,贾家大管家真是急的都冒汗了,贾家啥时候受过这么多损失?

    明天怎么跟老家主禀告?贾家大管家只感觉是亚历山大。

    尤其是今天的后厨为了这次的婚礼,后厨准备了诸多的餐点,原本打算是用了两三天的,结果今天一天都用完了,明天主子们的日常三餐还没有来得及准备。

    估计明天早上起来,早膳的花样少了,都得是一顿鸡飞狗跳的,每个姑奶奶都不好伺候啊。

    贾家大管家只觉得这一天过得,堪比过去十年啊,折腾的他都老啦!

    贾家真是上上下下被今天闹得一团乱,各种折腾齐上阵,比如此时已经是半夜了,那个贾家老四的侍君还没有清醒呢,贾四大闹父母这里,姐妹们也休想安宁。

    这群宾客自己用过膳之后都走了,留下一片狼藉,贾家奴才们最终是齐齐上阵还收拾了几个时辰,才算收拾好。

    这么集中的劳动量,给贾家奴才奴婢们累的都瘫倒了,现在除了主子跟前伺候的,其余的人都休息去了。

    而贾家主院这边还是特别热闹的,贾家老家主夫妇好歹现在才缓过劲来,不在捂胸口了,可是一想起来今天这场婚礼造成的后果还是忍不住发火。

    贾家几个姐妹此时也都聚在一起,商量明天该怎么办?

    贾家有史以来就今天遭受的重击最严重,后果也很严肃,所以若是不想办法,肯定很快被蓁家那群小婊砸给抢了属于贾家的一切,这口气贾家人怎么能咽得下去?

    贾家老四哭哭啼啼的说道:“爹、娘,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的女婿好端端的成了侍君,现在被刺激的还没有清醒,而且那蓁家竟然在这样的大好日子给我们贾家带来晦气,这口气咱们不能忍。”

    “爹,我一辈子成亲最好的姻缘就被这样个祸害了,我要报仇,那个小贱蹄子从龙腾王朝过来,肯定带的人不多,今天这样祸害我贾四,我若是不做点什么,这辈子都得后悔,爹,娘今天对咱们贾家来说,是个多好的站队时间,结果都被祸害了,我受不了,受不了就是受不了,憋得我要发疯啦啊啊啊……”

    贾家老四又想狂躁的砸东西了,被老七贾紫姬给拦下了说道:“四姐说事就说事,你不要再砸爹娘的东西了,每次你来都要砸东西,日后爹娘都没有东西可用了,关键是你现在给爹娘这里砸了我们的仇人就都被你隔空给打死了不成,你在这里窝里横什么,还不快坐下,还想让爹娘不舒服吗?”

    贾家老七贾紫姬本来就是家里最小,平时受到宠爱最多,她对于四姐这乱砸东西的毛病已经不爽很长时间了。

    这个四姐就会好勇斗狠,光砸爹娘东西有个屁用?

    有本事去砸蓁家的呀?要么去给蓁家上线甘家给砸了,那才好呢是不是?

    老是在家里头窝里横算什么本事!

    再说了爹娘这里的东西,未来都是她们姐妹七个均分的,凭什么四姐一不高兴砸东西就要毁坏她们姐妹的利益?

    老四自己愿意,她们姐妹还不愿意好么。

    虽然姐妹们已经有很不满了,但只有今天这个场合贾紫姬给说出来了,看来贾家也不是特别团结的一家,都有各自的小心思。

    贾家老家主说道:“老四你妹妹说得对,日后我和你娘院子里面的东西不允许你砸了,难道日后我和你娘为了惯着你,然后屋子里面都得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都被你砸烂了吗?”

    “我们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贾家流传下来的宝贝,价值连城,今天我就告诉你,若是你这个习惯不该,那么未来贾家分成七份给你们姐妹的时候,你的那一份就要按照你毁坏东西的数量来删减了,到时候你不要觉得不公平!”

    贾家老家主本来就已经很烦了,霍家大爷还在贾家的院子里面住着,若是让她听见贾家内部还在好勇斗狠,还在打砸自己东西,到时候又要被霍家大爷臭骂一顿!

    事实上贾家老家主已经被霍家大爷给臭骂一顿了,所以现在一看老四自己还没有什么章程又想砸东西也火了。

    贾家老四虽然平时浑,但对她爹还是有些畏惧的,看到她爹是真的发火了,也不再吭声,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梗着脖子跟他爹对着干。

    反而开始哭哭啼啼了,这样的转变别说姐妹们不适,就是贾家老家主夫妻都要心疼几分。

    贾四开始学会以退为进了,想到赢二被气的吐了那么大一口血,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她的新婚之夜就要这样过去,即使洞房前几天已经入了,但对贾四来说,这些还是不完美的。

    贾家老夫人说道:“行了都不要吵吵嚷嚷的了,现在我们贾家虽然只因为今天这一天的时间,听着时间不长,但现在各种不如意的事情已经出来了,”

    “你们七个作为贾家千金,我们家什么情况我和你爹一直不避讳你们,都让你们知道,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成蓁家小蹄子那样,当什么温室花朵,我们贾家千金可都是当男儿来用的。”

    贾家老夫人平时不会这样严肃,但真正严肃起来,所有人都是不敢直接跟她争辩的。

    贾家老夫人说道:“现在不如意第一点就是霍家大爷对我们家极度不满意,今天霍家大爷已经将你爹找去骂了一个多时辰,你爹这个年岁还被人这样骂还不是因为你们几个,尤其是老四你给你的臭脾气给我收起来,平时纵容你不代表任何时候都能容忍你,这个赢二明显是给我们家算计了,当然他肯定也是被蓁家算计了,”

    “可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现在事实已经摆在这里,我们对于神秘三城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已经被破坏殆尽不说,还连累了我们本家,所以老四你给我听好了,赢二只能当侍君,还是个没有什么名分的侍君,这是我们贾家的底线,否则我是不相信这小子不知道家族有些变化,反而直接跟蓁家议亲好好地,转头投进我们贾家的怀抱的,这小子很聪明,但没有好运气!”

    贾家老夫人总结的真是精辟!

    赢二可不是这样的人吗,真聪明但没有好运!

    还没有将联姻事情弄清楚,赢家就没有了,后来联姻的事情弄清楚,都成亲了,结果本家被灭,自己成了通缉犯,这小子肯定是坏事干多了,现在都反扑了。

    贾家老家主说道:“你们母亲说的没错,这第一点我们让霍家失望了,第二点就是我们自家损失也很严重,明明老四将女婿抢过来,已经有一半还没有站队的世家准备站队贾家,结果今天事情一出,我们贾家就没有优势了,这些墙头草就跑了,”

    “至于这第三点恐怕你们也明白,我们贾家在镇龙城混得不错,但跟国主大人和那三百世家比起来,我们贾家也不算什么,若是国主大人真的让贾家给赢二送回去,我们也必须遵从,所以老四你要有随时给人送走,或者随时这人被抓走的可能性,至于原因你自己也清楚,那个小城主可不是好惹的角色,所以让赢二近期不要出门,否则后果自负!”

    贾红姬不高兴的说道:“爹,这么一看我们家损失太严重了,而且我担心长生那边还会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

    贾红姬是特别致力于找个好女婿撑起门楣的,贾四这婚事是看着还行,实际上到底是出事了。

    这样贾红姬更加注重跟长生那边的往来了,但凡他们家要是有个长生的内门女婿,今天贾家就不会这样受欺负,他爹也不会让霍家大爷给骂的狗血喷头的。

    所以贾红姬更在意长生那边的情况,贾家老家主沉默一下说道:“红姬说的没错,原本我们跟蓁家是一人掌管二成五的药田,蓁家还比我们多出来五分,蓁家占三我们是二成五,余下都是长生自己管辖,我们辅助,长生研修学院是格外注重名声和羽毛地方,这一次我们贾家收留了一个通缉犯的侍君,”

    “现在还不知道长生那边会怎么对付我们贾家,现在看来是一切皆有可能,若是长生削减了我们贾家的管理范围,那么我们跟蓁家的距离是越来越大了,我看那蓁家老狗怕是要跟那什么神秘三城小城主合作,明天就是品园一行,我们家明天要过去看看,不能让蓁家将所有的好处都给占了。”

    “毕竟未来两三年之内,这附属药田就到期了,到时候整个镇龙城到底朝着什么方向转变还难说,所以现在都要打起精神来,绝对不能让对方太得意,要是可以的话,老四这侍君要不要都行。”

    说其他事情贾四可以同意,但是这一点贾四是不会同意的,她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人,现在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若是她放弃了赢二,那么赢二必死无疑。

    尤其他们现在还算是热恋期,最是难舍难分的时候,贾四绝对不会同意的,果然贾四蹦起来嚷道:“爹,这事情不要说了,我不会同意的,除非是国主大人非要将赢二送回去,反正现在都是侍君的名分了,不影响日后我找个夫君,赢二能留下就留下吧,这人有能力有本事,他自己的宗族已经没有了,”

    “我们贾家就是唯一能收容他的地方,既然如此干嘛非要给他送走呢,留下他为我们贾家当牛做马不好吗?上哪里再去找这样衷心的人了呢,爹娘您二位说是吧?”

    可惜啊,这地方的人没有人了解赢二是个什么人,贾家自然也不了解,所以贾家老家主和夫人也没有强求将赢二给送走,以至于后来无数次的后悔这一天没有那么坚决,反而将贾家拖到这样的境地,只可惜后悔无效,时间不可逆转啊。

    贾家老家主夫妻互看一眼,贾家老夫人说道:“既然如此就让他好了之后安分一些,你爹说得对那个小城主不安分,且蓁家对我们虎视眈眈,弄不好什么时候就会给赢二那小子抓走,我们贾家的防卫力量要增强了。”

    贾四听了自己娘亲的话,这才不闹腾了,因为她也心里清楚,贾家今天这么丢人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她的原因,虽然赢二占了主要因素,但更主要的因素是贾四看上了赢二,才闹出这么多荒唐事。

    贾家老二贾橙姬一般说话都不多,但只要说话,老家主夫妇都能听进去几分的。

    贾橙姬说道:“爹娘,明天的品园一行我们家还是要去,因为我今天发现那个小城主拿出来的东西跟赢二给我们家的那些胭脂水粉几乎是一样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东西的利润就太高了,我们贾家哪怕不用凭借药田,照样可以赚的盆满钵满了,还有那食品调料更是哪里都稀缺的东西,”

    “与其都被蓁家给得了好处,不如我们跟她合作也好,我认为这个商机很不错,至少今天来的宾客虽然闹得不欢而散,但我还是看出来这些宾客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既然感兴趣了,就必然是意向客户,未来就是妥妥的回头客,这一点我们贾家经商多年,这一点分析肯定是没错的。”

    贾橙姬这么一说,贾家其他人的心思也都转到这个上面来,连贾家老家主都忍不住想到这里面的兴趣和利润的关系,仔细想想这特么的蓁家太奸诈了,笼络住这样的一个女财神,将贾家给逼到了对立面,真是凑不要脸!

    尤其在这药田即将到期,整个镇龙城都即将面临转型的时候,蓁家事事抢先将贾家甩到了后面不说,还挖了几个大坑,贾家这一次用实力证明给坑的不轻。

    想想都是郁闷的事情,但越是这样,对于明天的品园一行,他们贾家人就更加重视起来,不管怎么样,在发展一条路都是贾家人必须做的事情。

    只有老六贾蓝姬说道:“爹娘,明天咱们去看看就行了,我琢磨那小城主因为那赢侍君的问题,恐怕不会给咱们家好脸色,除非是我们将赢侍君给交出去,没准还能行,但现在贾家很麻烦,国主大人都没有说交出去,我们肯定不能交出去,四姐本身也不愿意,”

    “当然哪怕我们愿意,现在也无法愿意了,贾家现在比蓁家矛盾多了,所以若是明天去的话,我建议四姐不要去了,以免到了现场有不可控制的因素发生,到时候贾家更不好了。”

    贾蓝姬说的很有道理,姐妹们这次竟然是齐心觉得这个决定是对的,老四贾绿姬本来就有气,明天指不定闹出什么风波来,让贾家的立场更加尴尬。

    现在的局势已经不再是贾家和蓁家的对峙了,而是龙腾王朝和龙跃海国之间的一场较量,贾家已经成了夹心饼干了,对于已经出现的结果来说,对贾家着实不利!

    贾家一群人都开始沉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