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侯府商女》正文 第2265章应该拿下深夜密谋一更

第2265章应该拿下深夜密谋一更

    这个夜晚因为雪盐的出现,太多的人无法入眠,貌似在启国京城的驿站里头,只有章国这一块算是比较安静的,没有人影乱飞。

    那是因为章国的皇上已经下令不予许任何人进出,然后他和章国的平王还有清王在书房议事。

    章国平王对于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年轻侄儿很欣慰,自己的侄儿并没有像景国太子那样盲目的愚蠢,什么都参合一脚,做什么都丢脸之极,简直是丢了大国的颜面。

    而是什么事情都处理的很谨慎,这么多国家在一起的时候,能不出头尽量不出头,不平庸也不出色,这正是章国现在需要的帝王的风格,太过出挑就代表冒进,太过平庸代表无能。

    章国皇上虽然现在还是最年轻的皇上,但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沟壑,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注意,在平王眼里,皇上已经成长起来了,他这么多年花的心思都没有白费,很是欣慰!

    书房外面的护卫都离着很远,书房里面的人可以轻声的沟通,不会被打扰,也不会被偷听。

    章国皇上说道:“皇叔,他们都在研究雪盐,你看看这一战乱的人影都不顾及的乱飞了,目前还没有任何势力说能参透雪盐的配方,朕认为他们就是在做无用功,慧阳商会这一次表现如此出色,食品类比赛的前五个小项目拿的都是冠军,”

    “最后一项还拿出了东部五国百年没有出现的雪盐,若是雪盐的配方这么好参透的话,我想这启国是不会拿出来的,若是没有能力保护这东西就是在惹祸,朕认为现在的启国应该有所依仗才敢这般行事,那几国看不清也罢,咱们不参合,”

    “但我们已经跟景国的所有食料合约到期了,这些年咱们受够了景国的行事作风,这一次朕打算全部换成慧阳商会的食料,二位皇叔觉得如何?”

    平王认真的说道:“皇上这样想就好,过去这景国因为食料业的出色,没少给我们难看,这些年了本王冷眼瞧着这景国是越发的狂妄自大了,更是已经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了,”

    “臣支持皇上的决定,这次五国大赛最后一天的结束之后,我们将不再和景国续约,臣这几天已经打听过了,慧阳商会的口碑确实不错,不仅产品质量很好很稳定,且价格也很公道,从不缺斤少两,是启国的百姓们非常拥护的一个品牌,未来我们和慧阳商会合作,肯定会少了很多麻烦。”

    章国的清王说道:“皇上,臣倒是觉得慧阳商会不仅食料业不错,臣最看重的是第一步行街这个项目,若是我们章国能跟慧阳商会谈下这个合约,臣在京城正好有一块地方适合做这个,咱们章国还没有特别能拿得出手的这样一条街呢,”

    “这两日臣专门注意了这第一步行街,不管是设计还是实用程度,还是人流、细节、店面的管理程度,都是非常好的,臣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一条街,能让人在吃喝玩乐全部满足的情况下,不需要坐着马车一家家的逛,只需要将马车全部储存在一处,还给提供喂草刷马的服务,”

    “贵宾们直接走郡主一条街的通道,百姓们则可以在步行街上逛街,买了东西还有独轮车给送回家,逛累了还能找个地方坐着休息,若是我们国家每个城也都这样的地方,那么我国的经济绝对会再翻几番的,臣觉得这个项目我们应该拿下。”

    章国平王和章国皇上听了清王的一席话之后,也觉得不仅是整个食料业要换了供货商,这个第一步行街的项目还确实不错,章国现在缺少这样一个综合的项目来提高本国国人逛街购物的热情。

    说道这京城的第一步行街,章国皇上倒是听周围的人提过,基本上反馈的信息都是逛得开心,花钱花的高兴啥的,可是章国皇上还没有细细的逛过一回呢。

    所以便说道:“嗯,清皇叔的提议不错,按照比赛的要求,明天上午举行调料类的综合比赛之后,下午休整场地,十天比赛中只有明天是半天,我们利用下午的时间好好逛一下,了解差不多之后,我们明天晚上在详细的计划一下,”

    “朕出行的安排就由平皇叔来安排了,我听说现在去第一步行街逛街的人很多都带着半脸的面具,不如我们也弄几个来,这样也避免被认出来之后的麻烦,朕倒是好奇这第一步行街是个什么项目了。”

    章国平王说道:“请皇上放心,明天就我们三个,带上护卫不远不近的跟着,到时候安全问题有保障,也不容易被认出来,臣现在就去安排一下明天的事宜。”

    平王和清王都知道皇上出行肯定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最重要的也就是保护皇上的安全问题,所以两个人也没耽搁就赶紧出去安排了。

    他们这点动静被那些关注他们的人认为是在为雪盐的事情操心罢了,实际上他们哪里知道章国从来没有想过去弄雪盐的配方,章国最出色的是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出口。

    这么多年来一般国家还比不过他们呢,已经是老牌子的笔墨纸砚的大国了,否则怎么这么多年都能稳稳的坐在第二名第三名的位置不会下降呢。

    所以章国人从来都明白自己的弱点在哪里,比如这食料业就是弱点,他们的造纸,印刷,笔墨纸砚这些很出色,但在食品的类别上差的很多,也许和地域还有各方面自然条件有关系。

    章国的砚台特别的出名,很多名砚都出自章国,以前启国朱家就通过其他渠道拿到了不少章国的笔墨纸砚,所以才能垄断启国的这方面的市场,积攒了万千家业,但有不臣之心的朱家最后没有好结果,这万千家业也没用。

    所以章国这边想着应该拿下这第一步行街的项目,而景国和蛮国已经聚到了一起,深夜密谋起来。

    他们认为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和想法是有限的,不如一起合作比较合适,现在他们正在分析雪盐的成分,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原料。

    蛮国的四皇子说道:“卓姑姑,九皇姑祖母让您过来可是您这边有什么发现了?”

    景国的太子还有自己两个儿子,流王和二郡王和喜娜公主都在这里,他们最想破解雪盐的秘密,这样他们未来可以足够风光百年了。

    所以这个愿望太过于迫切,可是喜娜忙了半夜也没有好办法,正好蛮国这边递出了要合作的想法,他们干脆就连觉都顾不得睡,就凑在一起想办法了。

    无论怎么样,他们都希望在天亮之前能有想出妥善的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若是能研发出雪盐的二代产品,虽然不如雪盐,但是能差不多也行,这样市场前景也是非常好的。

    结果他们都凑在一起一个时辰了,还没有想到有效的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和难题。

    喜娜公主想到一点说道:“卓姑姑,这叶沁慧我安排人一直盯着她来着,之前就发现她和盐国的井大凤和森国的森盛接触过,其他国家的就是织锦国跟她接触过,”

    “余下的就是比赛前几天的碎玉国和路工国跟肃亲王府的人接触过,不过碎玉国没有盐业的资源,路工国就是个修路的,也没有这个资源,我感觉问题就出在盐国的井大凤身上,可惜井大凤到底有没有给叶沁慧提供原料,这个我还查不到。”

    这个喜娜公主已经想赢想疯了,因此在年后就一直安排人盯着沁慧,只可惜沁慧的行踪并不好掌握,所以也只是知道个一点点罢了,但是这场合她自然不能自揭其短,那样显得她很无能似的。

    她只能打肿脸充胖子的说自己的人偶然发现的信息了,倒是蛮国四皇子意外的看了喜娜公主一眼,因为四皇子也早早安排人盯着慧亲王夫妇了,只可惜他得到的消息更少。

    因此四皇子在疑惑这喜娜公主用的是什么方法,比自己得到的消息还多?

    不过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喜娜公主说了盐国井大凤的情况,那个不怎么出声的卓姑姑竟然说道:“井大凤的封地我曾经去实地看过,并没有什么不妥,我祖辈曾经救过能制造出雪盐的雪家人,他们也曾留下了只字片语的,”

    “据他们说雪盐的原料和配方都极为精密和复杂,尤其是原料,极为难找,所以我就顺着这个想法去了景国的盐田和盐国的每一块盐田,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原料,在雪家研究出雪盐之前,东部五国也有几百年没有雪盐的踪影了,他们雪家也是偶然的机会得到了这个配方,只可惜最后原料没有了之后,他们想努力也没有机会,外界对他们还虎视眈眈,最后雪家险些被灭族,现在留下的雪家的人也是极少的。”

    景国太子说道:“那现在就是说这雪盐的原料不可能出现在盐国,也没有在景国,那启国的雪盐哪里来的?”

    实际上景国太子的这个问题是所有的想法,既然这原料你如此难得,慧阳商会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沁慧有香泉空间这个神器在手,而井大凤当初运来的那部分雪盐的原料只有一小部分有生命的气息,被沁慧安置在香泉空间里头,然后用食泉浇灌,才发展成一块雪盐的原料地,余下的那些原料都被沁慧给研究配方的时候用了。

    因此现在的情况就是除非能找到和井大凤遇见的那一批原料一样的地方,或者是能像沁慧这样有神器在手,只可惜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

    所以现在景国太子的书房里头气氛有些凝滞,这感觉就像是金山明明在你眼前,可是你却抓不到,只能看着,甚至都碰不到,这感觉有多难受谁能了解?

    蛮国四皇子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在比赛之后就多安排一些人好好找找,总不可能一点迹象都没有,就算我们造不出雪盐,也要造出更精细的食盐,也好跟启国的慧阳商会抗衡才行,否则他们一家独大,我们岂不是要吃大亏了?”

    景国和蛮国不仅这一次合作,几年前蛮国和景国的那场战役这里头也都是景国和蛮国联合在一起的事情,要不蛮国都穷的开不了锅了,哪里来的银子打仗?

    只是这个内情他们都是秘而不宣罢了,现在遇见更大的挑战,又聚在一起了,所以这个晚上蛮国和景国真是耗费了无数的脑细胞也没有找到可行的办法,眼看着天就亮了,他们也只能悄悄的回到自己的院子,以免被人发现。

    实际上他们不知道的是,沁慧早就安排人在这边守着了,等天色亮了之后,沁慧起床用过了早膳之后,就收到了昨天晚上的各种消息,沁慧将所有消息都翻一遍,重点看了一下喜娜公主起来之后黑眼圈都吓人,忙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雪盐的半点秘密,沁慧就笑了。

    思阳也拿过来纸条,将消息看了一遍,然后笑道:“还是我家小媳妇厉害,你看你的雪盐一出现,整个五国大赛都要开锅了沸腾了,不过媳妇不要担心,有你相公我在这里,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敢伤害你的,你家相公我绝对让他们后悔万分!”

    沁慧将思阳凑过来亲亲的脸给推到了一边嫌弃的说道:“哼,我也能保护自己好不好?在这几天比赛期间罚你住书房,省着你不好控制自己。”

    沁慧哪里知道昨天思阳被楚柒给刺激了,所以晚上特别的热烈和疯狂,弄得她一早上起来险些爬不起来掉床下去,早上再看见这厮红光满面就像是吃饱喝足的猫儿在舔爪子晒太阳的美样,沁慧岂能不生气?

    思阳赶紧过来抱着沁慧不撒手说道:“媳妇儿不要这样好不好,相公一天不见你如隔三秋,一天不搂着你睡觉无法入眠,这回我错了好不好,要不你说的那个什么跪搓板跪算盘的我也用用好不好,好不好嘛……”

    这么肉麻的声音,让沁慧又想起某些人的昨晚上的疯狂,连忙说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