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侯府商女》正文 第2193章推广新品急速落定(2)

第2193章推广新品急速落定(2)

    所以走了的人不少,搬到京城来的人更不少,即使彻底弄走了两个庞大的家族和皇家宗族,但京城历代就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因此近期搬来京城的人家非常多,走到京城的街上都能感觉到多了不少生面孔。

    有好多世家官家的也趁机买了不少宅院商铺,好些以前在启国其他城的世家也纷纷的趁此时机进入了京城扎根皇城,尤其五国大赛临近,周边不少国家不管大小国家都来了京城落脚。

    所以出现这种人倒是也不稀奇,宋家大夫人对着这个暴发户的女子说道:“还请这位夫人说话客气一些,我们启国最好的胭脂水粉的店铺就是玉颜坊,这本就是玉颜坊的老板免费给大家试用,让大家在买之前看一看,以免买回家了不合心意,但拆开了包装也不能退换想出来的好办法,如果你觉得这是骗人呢,还请夫人移驾别处去看看好了。”

    本来秀雁刚刚就像出声来着,宋家大夫人首先就呛声了,秀雁自然也不能老依仗宋家夫人出头,所以也跟着说道:“这位夫人怕是不喜欢我们店铺的东西,没关系您可以去其他店面看看。”

    这位夫人一口的黄牙,浑身的衣服紧紧的勒在身上,就像是一快圆滚滚的移动的猪肉,看着周围的人都看她,她反而像是得了人来疯似的甩着帕子说道:“我早就听说你们启国的女子无趣果然是这样,这东西放在这里就是给人用的,还有我们家可以窑金国的长房,现在窑金国的王爷可是我的夫君的三弟,你们以为我买不起不成?”

    “还有我们可不是小门小户,也不是你们启国初来乍到的人家,我们可是要跟着你们仁安伯府卢家做亲的,这个月十八可就成亲了,我过来给二房的孩子们置办些聘礼碍着你们什么事了?怎么你们还担心我买不起不成?”

    她这五短身材粗壮的身板往前一挺,还有那最明显的黄牙,一看就让人不敢靠近,所以很多夫人们都退后几步,窑金国历代都是成产瓷器,陶器还有砖窑,重点是砖窑,可以说窑金国都是烧砖瓦出身的。

    是因为窑金国那一带都是特殊的土质,所以多年来一直占据那块地方自立山头,原本是个村庄,后来在几国的交界之处,慢慢的就是几不管地带,后来自成气候,平时出来走动不多。

    大部分时间都是窑金国上下齐上阵烧纸砖瓦好卖出去得力,现在窑金国的掌权人就是姚家的三房,大房和二房都依仗三房过日子。

    窑金国多数都是暴发户的做派,喜欢金银首饰,但国内纺织业和能做精细活计的人不多。

    现在眼前这个姚家大夫人说的事情让各位惊讶的不轻,这卢家到底是什么好命,刚刚休了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楚英,不吭不响的就将以土豪钱多的窑金国给巴结上了。

    这个姚家大夫人似乎觉得各位的惊讶让她满足了虚荣心,不用别人问自己就巴巴的说道:“我可跟你们说啊,这二房嫁过去的孩子可是我们家老二新续弦回来的夫人带来的继女,没办法我们家老二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我可知道我那小叔子这人就喜欢京城的人家,对这个继女好得不得了,在京城寻摸了半天,才看上着人家的,”

    “我们窑金国的人长得都不算好看,但喜欢好看的男子和女子啊,我们有钱这些都不是事,这不是那卢家的大少爷是个俊美的儿郎,被我那小叔子相中了,她的继女也喜欢上了,孩子们都不小了,赶紧成亲才是正经呢,我们家可都在积极准备嫁妆呢,你们这些启国的夫人若是了解谁家东西好的,赶紧跟我说,老娘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说完看着玉颜坊店铺里面的东西,还真是心痒痒,所以大手一挥看着秀雁说道:“掌柜的将这些每种都给我来上五套,然后跟我回府拿银子去!”

    秀雁直接拒绝的说道:“这位夫人真是抱歉,我们玉颜坊统一要求在店内结账,当场核对银子和产品数量,出门之后概不退换,您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了,我们不能为了您一个人破例,实在抱歉。”

    这个姚家大夫人眼神闪了闪,本来她在窑金国买东西就是这样,看上了的包好了,回去给多少银子都是他们自己说的算,甚至数目什么的也是他们自己说的算,窑金国那么多店家也是敢怒不敢言,当然他们也不会太过分,不会盯着一家欺负,挨个轮流欺负就好了啊。

    所以来启国京城之后,这满眼繁华京城迷花了她的眼,恨不得将这些东西都买回去,可是想想很多东西卖的不便宜,还是很肉疼的。

    因此姚家大夫人想来个先斩后奏,看她可是附属国的身份,在闹腾也不敢对跟附属国的人争起来,否则就是对远道来的客人不敬。

    本来弄得好好的,昨天还去了几个铺子都是这么做的,那些人果真都是敢怒不敢言的,他们家也给了人家‘本钱’,量这些人也不敢上报,今天来到玉颜坊的胆子就更大了。

    眼看这到手的算计不成了,立刻满嘴吐沫星子的吼道:“你们开门做生意的是怎么回事,我们可是尊贵的窑金国的客人,还是仁安伯府的姻亲,都说启国人热情好客,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防老娘就跟防贼一样的,值当老娘不给你银子那,我刚才花了不少,你们都给我按数量包好了,回头派人去取不是一样吗,还做生意的呢,懂不懂得罪了顾客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啊?”

    这番胡搅蛮缠的秀雁也烦了,其他夫人更是在她说话的时候退避三舍了,以免唾沫星子都飞溅到她们的衣服上,以往姚家大夫人若是这做派在窑金国,肯定很多掌柜的都要点头哈腰的给她赔不是,结果今天在这个地方发现这一招不好用。

    秀雁看着这个姚家大夫人就膈应几分,本着主子是客人就要优待的原则,刚才忍了她好几回了,现在还没完了。

    只当什么仁安伯府卢家是香饽饽呢,谁都稀罕呢,你们什么窑金国的跟他们家定亲了,凭什么我们主子买单啊,要不要脸啊?

    秀雁本就是火爆脾气,这会子对着姚家大夫人说道:“这位夫人说的话本掌柜听不懂,你们家跟仁安伯府卢家做亲,也不是跟我们所有京城的世家结亲,你们愿意置办彩礼也好嫁妆也罢,不管我们什么事,但在玉颜坊,就是这规矩,如果您愿意买我们也欢迎,如果不愿意买就请便吧,还有我们主子跟仁安伯府卢家早已经断绝了亲戚关系了,所以即使不售卖你们任何货品,我们主子也是愿意的!”

    这个满口黄牙的姚家大夫人有些傻眼,好像还真不好使,这怎么办?这东西真不错,比窑金国的胭脂水粉好了几百倍,就是他们那里最贵的白汁坊也不如这里。

    可是这上面明码标价的价格可不便宜,想买没银子,不买心里难受,这就是她现在的感受,所以说道:“这样你们送到卢家去,卢家一定会有人给你们结账的,这样可以了吧?”

    兵部尚书张大人家的夫人笑道:“这位夫人你还是回去好好打听一下仁安伯府的情况再说吧,或者仁安伯府跟你们结亲也是为了银子,之前有要账的去仁安伯府,已经将他们府里的祖业都给弄走了,仁安伯府卢家能结清这笔银子才是做梦呢!”

    姚家大夫人满不在意的说道:“怕什么我们窑金国别的没有,银子最多,今天本夫人就不跟你们计较了,改日在过来!”

    说完就扭扭哒哒的走了,出了这个玉颜坊的门,看见霞衣阁的绸缎又忍不住过去了,其他夫人看她出去了暗暗摇头,这卢家现在已经是奇葩到无与伦比了,已经到了什么人家有银子都能结亲的程度了。

    当然这也是卢家惯有的策略,卢家人喜欢吃软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一次不知道谁家倒霉姑娘摊上卢家这样的婆家了,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卢家刚刚销声匿迹,这一下子又要得意起来了!

    等沁慧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时沁慧就很惊讶的说道:“窑金国二房继女?这是什么来头,燕一赶紧去查查,然后速速回禀。”

    燕一说道:“是,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