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侯府商女》正文 第2171章债务危急渣男欠打(2)

第2171章债务危急渣男欠打(2)

    玥嬷嬷将这些激动的掌柜的隔在距离沁慧十步远的地方说道:“各位掌柜的有什么事情也要注意点的好,莫要冲撞了我们慧亲王妃!”

    其中领头的一个齐掌柜的说道:“我等见过慧亲王妃,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几个掌柜一起跪下行礼,他们也是害怕会冲撞王妃,可是有些事情不解决不行,所以齐掌柜代表大家说道:“小王妃,我们几个掌柜现在是没有办法了,之前卢家欠下我们几个店面的债务是那楚英说摄政王府会给他们偿还,可是刚才的情况我们也见了,摄政王府现在都没有了,不可能有人替卢家还债了,卢家欠了我们每个店面都有上万两银子,可是卢家跟小王妃家里还有些渊源,我们也不敢直接上门讨要,所以特来请示小王妃一下。”

    沁慧明白了,之前她以为楚英气糊涂了,跟卢俊辉一样闹腾呢,看来楚英说的是真的,要不是她打了包票,说摄政王府会还银子,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商家去要账。

    所以沁慧很明确的说道:“各位掌柜的,你们听好了,早前我们跟卢家就已经恩断义绝了,就在我成亲之前砸烂了很多府里的大门那件事的时候,所以你们该怎么要欠款就怎么要,我不会插手,更不会帮他们清理账务,我们跟卢家的关系已经彻底断了,你们想怎么折腾都行,不用顾忌我。”

    几个掌柜的面面相觑,知道这个结果不算意外,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是担心真闹大了,万一小王妃怪罪下来,他们好不容易能在第一步行街租下了店铺,跟小王妃闹得不好了,还想不想在这条街上混了,所以遇见跟小王妃有关系的事情,都要谨慎一些。

    沁慧大概理解他们想的是什么,因此说道:“各位掌柜的听好了,咱们第一步行街可没有赊账的规矩,日后尽量除了一些特殊情况尽量不要赊账,有第三方闹起来,第一街的护卫是不会管的,”

    “还有你们不需要顾忌我跟谁的关系,你们都是正常经营的租户,跟我的圈子不发生任何关系,所以处理事情的时候,不需要特别顾忌我,而本王妃更不会让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做出一些让你们为难的事情,所以那些为难你们的,肯定都跟本王妃无关,下次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就不用问我了,你们可明白?”

    几个掌柜的都了然的说道:“我等明白!”

    沁慧说道:“既然明白了,你们就各自忙着去吧,卢家的事情本王妃不会管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过我倒是建议你们快点过去,以免等你们去晚了,卢家都被搬空了。”

    几个掌柜的这哎想起来今个的事情肯定很多人都看见了,不少掌柜的肯定都匆匆忙忙的去卢家了,不行他们要赶快去才行,还在这边啰嗦什么?

    所以掌柜的们赶紧告退了,生怕晚一步就什么都没有了,卢家现在是特殊情况,弄不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实际上卢家就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他们此时正在家里大肆的打开楚英的嫁妆箱子,从卢家的库房都搬出来,然后准备分一分的,之前卢代蓉跟肃亲王府四房和离之后,带回来的东西根本没有给范氏一点点,范氏到现在都很气。

    可是现在卢代蓉人在哪里她都不知道,跟消失了一样,让范氏是又气又恨,觉得这个女儿白养了。

    那楚英范氏可是忍了很久很久了,这场婆媳大战持续的时间可比朱五那时候长多了,而且范氏为了膈应楚英,买了不少妾室还有良家妾回来,楚英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也弄了不少妾室回来。

    当年朱五嫁进门的时候环姨娘还有柳姨娘都已经是时间最久的妾室了,如今卢家到处都是莺莺燕燕的身影,各个都是绫罗绸缎描眉画眼的,而且还很能生。

    不知道怎么回事,卢家这几年生孩子的速度就跟兔子繁殖的速度似的,那叫一个快,现在都有二十几个孩子了,这么多孩子吃穿伺候都是一大笔银子在支撑,所以现在卢家是彻底的外强中干了。

    只有这么大的院子是值钱的,卢家的祖业基本上出息也很少很少,所以这种情况之下卢家入不敷出,卢家的老夫人王氏基本上在庵里也不回来,一年到头的也不回来,所以现在她的院子都被占了,没办法卢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会子卢家正闹得厉害呢,二夫人徐氏哭哭啼啼的说道:“大嫂啊琴儿那孩子怎么办啊,那可是我的心头肉啊,一想到去李家庄去种地,我这心如刀割啊,现在人也接不回来,至少要一年才行,我们要怎么办才好啊?”

    范氏撇嘴很不屑,徐氏因为卢代芹嫁进了摄政王府这几年没少折腾,现在卢代芹回不来才好呢,要不又多了一个干吃饭不赚银子的,怎么能行?

    卢家现在的情况怎么还能在养着闲人了?

    所以范氏说道:“弟妹你也不要难过了,一年的时间过得很快的,现在我们卢家被楚英那个贱人一折腾,弄不好了还要还银子呢,现在张罗银子是大事,弟妹我们还要清点那个贱人的嫁妆,你还是先回去吧。”

    范氏几句话就要将徐氏给打发走,徐氏这人什么时候能听范氏的话了?徐氏的思维永远都是利益至上的。

    所以现在徐氏也不哭了,直接说道:“大嫂我不回去了,还是在这里帮着你点点数量登记造册什么的吧,省着我会去就胡思乱想,一会又来一会又走的,到时候你又要烦我了。”

    其实范氏想说的是现在就很烦你,可是看徐氏这混不吝的也是头疼,摆摆手让她随意。

    所以徐氏就帮忙起来,不过当他们打开了箱子之后,徐氏尖叫道:“大嫂这是怎么回事?楚英的嫁妆箱子怎么都空了,剩下的这都是什么玩意?这破花瓶根本不值钱,还有这什么衣料的也不值钱,弄一堆不值钱的不会是她早有预谋吧?”

    这会子一个楚英买回来的妾室说道:“二夫人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家少夫人可是对卢家最好的人了,她嫁妆里头值钱的都拿去典当了,你们看看最后一个箱子的当票,若是没有这些当票,卢家的人吃什么?喝什么?”

    “又有几个女子有慧亲王妃那样的经商才能,那是天才的女子,咱们凡夫俗子的也就只有这招数了,你们还休了我们家少夫人,我看啊,要不大家赶紧收拾收拾跑路算了,弄不好很快就有人要债来了,到时候卢家卖了能不能还清都是个问题。”

    范氏呵斥道:“秀桃你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让你在这里是让你看看楚英是不是骗了我们,不是让你替她说话的,要是她这么好怎么连儿子都生不出来,还愣着做什么,找少爷回来啊。”

    这个叫秀桃的姨娘说道:“刚才回来的时候,大少爷不是说了要在外面走走吗,我一个女眷能去哪里找他?”

    卢俊辉这两年还有喝花酒的毛病,都是楚英给惯的,有时候还穷大方一掷千金的,这也加速了府里女人的增多,还有另一方面的债务危机。

    范氏知道儿子就这样也不多说了,抓紧时间看看这楚英嫁妆里头还剩下什么了,还能支持卢家过多久。

    而此时的卢俊辉正在第一步行街上,他其实是尾随着沁慧的马车后来过来的,说起来这心思还有些阴暗,因为他想在不让沁慧和离的情况下,能将沁慧的嫁妆骗来一些,继续让卢家锦衣玉食。

    关键是他现在看见沁慧的富可敌国真的后悔了,所以慧阳商会的名声越响,卢俊辉的心就哆嗦一次,是心疼的哆嗦,如果早前纳了叶沁慧,那么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卢家的,这个心思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生根发芽现在都长成了一大片了。

    因此他今天无意中看见了肃亲王府的马车之后,说什么也不跟着范氏回去,悄悄的跟过来了,不过他之前不敢靠前,只知道有人去找叶沁慧不知道说什么,他离着太远也不敢太靠近,后来看沁慧没有出来,他就知道应该人在后门了。

    所以他绕了路在玉颜坊的后门,知道每次沁慧都在这里等着人将马车赶过来,果真后门开了之后,他现在看见沁慧身边只有一个嬷嬷,就摇着扇子,自认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走到沁慧跟前说道:“表妹,我好想你,我已经跟楚英和离了,以前是我错了,我们再续前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