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侯府商女》正文 869:快刀斩乱麻朱家灭!

869:快刀斩乱麻朱家灭!

    朱家老太爷也是强自镇定告诉自己没有事,一定没有事,他眼神看向宫里的方向知道这个小皇帝终究是长大了,朱家这百年时间终究是养虎为患,养虎为患啊。

    朱哲听了祖父的话,其实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但是看到祖父已经花白的头发和佝偻的身躯,朱哲不得不故作镇定,告诉自己这次也没事。

    毕竟纵观以往朱家的历史,在历朝历代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最后还不是费了些周折就过去了?

    因此朱哲相信这次也是一样的,朱家不会倒下,更不会被皇家给灭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朱哲说道:“祖父放心吧,孙儿这就联系我们隐藏的势力,一定会让他们去宫门口给祖父讨个说法的。”

    朱家老太爷倒是严肃的说道:“哲儿,方才是祖父思虑不周,按照现在的情况,这次先莫要动那份势力了,如果我们朱家这次躲不过去,现在看来是这个小皇帝要拿我们朱家作伐子了,不如等这次事情过去之后,留下这个机会我们朱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先观望一下吧。”

    朱哲说道:“祖父,孙儿不同意您的做法,如果这次凶险异常的话,我们朱家连眼前的一关都过不去的话,何谈后面东山再起,祖父我们现在必须要拼了才是,”

    “祖父他楚家没有我们朱家岂能坐稳这江山?没有我们朱家付出的辛苦和汗水岂能有今天这局面?祖父,这楚家人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小人,我们朱家被他已经打压至此还不罢休,非要看我们朱家家破人亡了是吧?好,那我们就斗一斗!”

    其实朱老太爷如何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只是看着孙儿有儒将之风,心中微微的叹息,孙儿真是生不逢时,这样好的孩子没有生在最好时候的朱家,现在朱家风雨飘摇,这个孩子可惜了,如果能给这个孩子十年的时间,朱家必然能重现当年的辉煌。

    朱老太爷心神一转,不管朱家如何,一定要留下一个血脉才是,要不然他就是朱家列祖列宗的罪人了,不仅没有保住朱家的一切,还让朱家陷入绝境,这次有可能被连根拔起,若是不能留下一个血脉,那才是万劫不复了呢。

    所以朱老太爷说道:“傻孩子,你听祖父说,恐怕这次要难了,现在我们朱家所有地方都被监视了,即使外面的消息现在进不来,祖父也明白这树倒猢狲散的道理,那些被我们朱家控制的人这些年野心打了,也怪祖父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你爹还是个没本事的,控制不了这些人了,”

    “现在有这样好的机会,这些人岂能不落井下石?祖父现在心里有数,所以如今朱家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了你附耳过来听从祖父的安排。”

    朱老太爷嘀嘀咕咕的和朱哲说了一阵,朱哲立刻别扭的说道:“不行,这怎么能行,孙儿不……”

    “哲儿住口,刚才祖父怎么说的你都糊涂了不成?现在什么情况,你身为朱家的家主,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如何还有任性的权利,真是糊涂,你要是在这样,那么我们一家人都不用挣扎了,等着那小皇帝给我们一家都处死好了!”

    接着朱老太爷便是一阵唬人的咳嗽声传来:“咳咳咳咳……”

    朱哲跪在地上忍着眼泪说道:“祖父,孙儿听您的便是,孙儿懂了都明白了,您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啊!”

    朱老太爷怒气腾腾的说道:“那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一下等着安排。”

    朱哲看了看朱老太爷,然后不舍的转身离开,旁边的朱家大爷还没听懂这祖孙两个说什么呢,还凑过来问道:“爹,你和我儿子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说的都是什么玩意乱哄哄的,外面闹成这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朱家老太爷看了看长子,当年若不是他力排众议明里暗里帮衬,这个蠢东西如何能坐得稳都察院御史之位,可惜时间后面越来越蠢,干脆就给他弄回来在家里闲着,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心没肺的,想他一生在朝堂荣光无限,就生了这么个蠢东西,要不是看在哲儿的面子上,这种蠢货早就赶出家门了。

    朱老太爷暗恨长子不争气,现在朱家如此紧张的情况,这个蠢货还不着四六什么都不明白,越来越糊涂了,罢了罢了,左右让这个东西来世间走一遭吃好喝好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为了家族做点牺牲吧。

    所以朱老太爷呵斥说道:“你能听懂什么,下去吧,朱家这次不会有事,你还可以当朱家大爷,去吧。”

    朱家大爷虽然觉得这次事情不寻常,但也终究是没多问,不关他的事情,向来他都懒得去管,左右如何表现也没用,他爹是半个眼睛都没有瞧得上他,何苦找不自在?

    暗卫其实紧盯着朱家这几个主子的动静,这边朱家几个主子刚刚聚集完毕,那边朱家老太爷又让朱家三房老太爷过来,两个人嘀咕了一阵,随着朱五作为陪嫁跟着二公主远嫁,朱六也跟着二公主去做了陪嫁,现在朱家三房已经低调了许多,但眼下朱家正是需要团结一致的时候。

    只可惜现在出不去,什么都弄不了,只能看这两天有没有机会溜出去安排一些事情了。

    所以这两个老爷子的心情都不好,朱家三爷掌管朱家的庶务,自然知道这明理暗里的事情可是复杂得多,所以说了几句都明白什么情况也不在多言了,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朱哲回了院子,正好遇见摄政王府三姑娘楚菊正要出去,楚菊看见朱哲就匆匆的跑上前说道:“大爷这是怎么回事?如何我连娘家都回不去了?”

    楚菊现在也慌了手脚,本想着能回娘家让父王帮着朱家说说话的,结果连二门都出不去,楚菊可不是乱了手脚。

    朱哲看着楚菊还算着急便说道:“现在皇上派人给我们朱家包围起来了,你莫要乱走动,回院子吧。”

    楚菊不可置信的说道:“大爷是不是说错了,我们是朱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人家,朱家是文臣之最,大爷还是朱家现任的少家主,他们怎么敢这样的放肆?”

    楚菊不明白这短短的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一切有迹可循,似乎有渺无边际的,总之这心里不落地,总感觉有大事发生了一般,关键是这件大事或许还不可控制,这种七上八下的感觉着实不好。

    朱哲现在也没有心情应付楚菊,只是说道:“好了好了,本家主还有事情要忙,你若是没事就收拾收拾东西,没准过几日这宅子都不是我们的了。”

    朱哲说完就走了,楚菊彻底的目瞪口呆,方才大爷说什么?说这个宅院都有可能不是朱家的?这意味着什么?

    想她可是摄政王府的嫡出三千金,为了享受朱家的辉煌才嫁进了朱家,她还指望着将来成正一品的诰命夫人,她相公可是最有能力的朱家少家主,将来成为丞相也是指日可待的。

    现在竟然告诉她朱家有可能要完了,这怎么可能?

    太不可思议了,楚菊都有些懵了,连怎么回的院子都不知道。

    等回到院子之后也没有找到朱哲在问问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吩咐自己的嬷嬷抓紧时间收拾一些体己的,大件不要动了,只拿上一些寻常能还钱的东西就行。

    因此也没有心情在理会这朱哲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反倒是朱家大夫人何氏这边急的在屋子里面团团转,可下子盼了大老爷回来了,结果大老爷手一挥说道:“夫人没事的,爹说了过几天就好了。”

    可是朱家大夫人不会如大老爷这样的单纯,已经闹到封街封宅子的程度,这可是启国最大的两个百年世家其中之一,没有什么说法岂能说围上就给围上了,简直是可笑。

    不过想到自家相公不怎么争气,恐怕老太爷不会和他真说什么,朱家大夫人也暗暗叹气自家爷们是越来越不靠谱了,想着两个女儿的婚姻都一般,娶回来一个儿媳妇也不能生养,这几年朱家大夫人操碎了心,老了很多很多,乍一看跟五十几岁的妇人似的,头发都白了一半。

    自从那么多姑奶奶被休回来,朱家大夫人就预感不大好,所以已经收拾了一些金银细软,以备不时之需,至于自家老爷估计是指不上了,能指望的就是儿子了。

    所以朱家大夫人看大老爷没事人一样睡着了,气的心里真是堵得慌,也不再和他一般见识,抓紧时间收拾去了。

    翌日清晨早朝之上,皇上刚刚坐稳,这次弹劾朱家的事情彻底如雪片一般的飞出来,所有的证据都摆在了皇上的跟前。

    随着主要几个官员,尤其是京兆尹董大人拿着一大摞的案卷上朝,并挑着紧要的宣读出来,朝堂之上一片哗然,犹如巨石投入水面一般,浪高数丈还在不断的叠加。

    这次之前给朱家辩护的人都不敢吭声了,因为这买官卖官之事就有他们一份,而且这件事情牵连甚广,除了原城已经在这两年收拾了一部分,羚中澜城不是朱家的范围之内,余下的几个城尤其是络城和锦城几乎成了重灾区,正常官员虽然这两年已经多了不少,但还有一半都是这种依靠朱家上位,然后买官卖官得来官位之后不能造福一方,反而为祸乡里,让太多百姓吃了苦头,甚至认为是皇上不给他们活路。

    董大人义正言辞的说道:“皇上,臣也是十年寒窗苦读才考上了进士,慢慢的从七品官做到了今天的正四品,这其中的辛苦和官场的复杂臣就不多说了,相信所有在场的大人都有体会,”

    “但现在朱家这种做法是对读书人的一种侮辱,读书为了什么?臣记得最初启蒙的恩师曾经说过,读书明事理,读书正心神,读书可以让一个人在仁义礼智信或者更多方面全面发展,人格更加健全!读书可以让国家强盛!”

    “慧亲王妃在学堂开学典礼上曾经说过,少年强则启国强,只有启国的读书人多了,才能让启国全民素质提高,知礼仪懂廉耻,做人勤勤恳恳,为人堂堂正正!”

    董大人痛心疾首的继续说道:“皇上,可是当臣看见这些卷宗的时候如同被雷击一般傻了眼,这样的人都能为官,朱家拿启国当成什么,是他们家的后花园子吗,想种歪瓜裂枣就种下歪瓜裂枣,想干什么干什么,这是启国的朝堂,是最严肃的地方,”

    “现在竟然让朱家给弄成了马戏团戏班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可笑的,是不是臣可以理解为日后启国人都不用读书,有几个臭钱,巴结朱家的臭脚,就能一飞冲天,甚至这卷宗里面还说过这什么渔夫,打铁的,屠户交了足够数量的银子,都能弄个县官坐坐,这样的人皮大字不是一箩筐,除了让一些唯利是图的师爷糊弄还能做出什么好事来?”

    “皇上,臣认为这次一定要彻查这买官卖官的案件,同时让朱家付全责,否则难以平民愤!”

    刑部尚书蓝大人也站出来说道:“皇上,董大人痛心之感臣一样有,如果说给点银子都能做官,这对于那些寒窗苦读之人又是怎样的一种侮辱,况且这朱家完全就是在钻启国律法的空子,当初这捐官的由来臣查了一下竟然是第一代朱家的丞相提出来的,意思就是为了给那些有能力但是又没有能考过举人进士的人一个机会,”

    “同时也是为了照顾一些世家子弟而来的一个不算规矩的规矩,但现在已经成了朱家疯狂敛财丧心病狂的一种证据,因此这次绝对不能姑息朱家,比起买官卖官,余下的霸占良田,欺压良民这些都是小巫见大巫的问题了,还请皇上严惩朱家。”

    本来摄政王也想说两句,可是一看朱家的问题的确是太严重了,也不敢张开嘴求情,只希望这次不要波及他就不错了。

    六部尚书宋丰站出来说道:“皇上,此风不可长,启国的朝堂和文人已经在朱家的打压和把持之下失了本心,所以臣认为这次朱家的事情必须严厉惩罚,让所有学子看到希望,看到还有报效国家的希望,看到还有可能不通过朱家的途径能为皇上尽忠的希望,还请皇上尽快处置朱家,这里面还有太多因为朱家买官卖官而造成的冤假错案数不胜数,”

    “朱家披着文人伪善的外衣,实际上就是那中山狼,这么做完全是要毁了我们启国的根基,毁了我们启国建国多年来才挣得的平稳局势,朱家为什么要疯狂敛财,这些人每年还给朱家多少银子,朱家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上次从小龙山那次事件开始,朱家不仅没有收敛,这两年更加的没有廉耻,做出这等恶事祸国殃民,皇上请严惩朱家!”

    “臣等请皇上严惩朱家!”

    “臣等请皇上严惩朱家!”

    “臣等请皇上严惩朱家!”

    勤政殿上所有的官员都跪下了,还有朱家的爪牙们也跪下了,眼下容不得他们说什么了,朱家真的是到头了,他们还说不好下一秒会不会出现在大内监牢里面呢。

    所以现在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才是正理,因此一个个的都哆哆嗦嗦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暗恨朱家做了事情就做了,现在还一股子给掀出来了,还百年世家呢呸害人不浅。

    皇上脸色极黑,即使皇上早就看到了这些证据,但是当证据摆在朝堂之上又是另一番感觉,皇上只觉得自己的怒意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忽然间皇上将桌子上的折子一挥而落,巨大的响声让不少臣子更是低了头连抬眼看皇上的勇气都没有。

    皇上冷酷的说道:“好,好好,朱家真是朕的好臣子,真是有名的开国世家,有名的文人推崇的人家,外表光鲜,内里肮脏,既然朱家可以背着朕,背着启国的百姓做了这么多事情,”

    “那么从现在开始,朕宣布:这次所有买官卖官案件的官员全部收押待查,主审官位肃亲王和六部尚书,刑部和京兆尹全程协助,朕倒是要看看到底能查出多少肮脏来,至于这件事情的主谋朱家,朕决定不再姑息,从旨意颁布这一刻开始,朱家上下不管多少代之内,参与和牵连朱家其他罪案的人员,所有子孙不分男女全部贬为罪奴,朱家在启国从此就是罪奴籍世代不可翻身,”

    “朱家九族和朱家全部宗族产业查抄没收并入国库,朱家主犯全部收押天牢待罪名落实之后根据罪名落罪,最轻严重者依法处置,朱家从此在启国消失,废除朱氏姓氏,朱妃贬为宫女逐出宫门去念慈庵落发出家,钦赐!”

    自此朱家百年门阀轰然倒塌,困扰了启国几代帝王的外戚这块心病因为朱家的落败而去了一半,皇上这次雷霆之怒快刀斩乱麻最后的结果就是:朱家灭!

    ------题外话------

    哈哈哈,亲们这一章真是格外的痛快啊,亲们乃们的支持走起来,云一定会多多更新滴,目标15,一起加油!

    朱家都灭了,李家还会远吗哈哈哈哈!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19670730 投了2票

    柯锋 投了1票

    无声胜有声 投了1票

    吕一丹 投了2票

    glassdoll2006 投了1票   侯府商女

    ———————————————————————————————

    正文 869:快刀斩乱麻朱家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