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最新章节 418越演越烈如何收场?

418越演越烈如何收场?

    沁慧带着谨嬷嬷她们坐车一起离开,路上还不断的听到百姓们的议论,“你们说这么像贞烈夫人的女子,城首大人会不会娶回家去啊?”

    “有可能啊,毕竟像找到和贞烈夫人如此相似的人多难啊,咱们原城几十年也出不来一个啊,这个李家的长女好有福气啊,看来不久城主府就要办喜事了!”

    “对啊对啊,你没听那说书的先生说才子佳人最后结局都是在一起的,侯爷和这个李家大姑娘没准也有这样的缘分呢,没准是贞烈夫人不舍得侯爷孤单也说不定啊?”

    “可不是,咱们城首可是一等侯爷呢,若是一辈子没有个儿子,日子就这么过了,难道大家不觉得遗憾吗?”

    香珠听了这些话,气的直接就要出去辩驳几句,被沁慧呵斥住说道:“慌什么,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弄点上不得台面的戏码罢了,这外界说我爹娶了她就娶了不成?咱们叶家是什么人家?别说她不是我娘再生,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货色,一个二十岁没出嫁的老姑娘,现在恨嫁弄出点风声来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越是在意她们就越得意,我看啊,这百姓们也不是都糊涂的,他们也是看我爹人好就是太孤单罢了,听着吧。”

    谨嬷嬷也说道:“香珠不可鲁莽,那令进伯府巴不得我们太在意她们呢,你们忘了叶嬷嬷说的了,我们叶家不在意,爱怎么说怎么说,你们以为李家会真的自己上门求亲吗?那李家成了什么了?”

    “这家人已经恨嫁到了要上门自荐枕席程度,李家哪里能丢得起那个人,到时候百姓们会怎么看?所以我们现在越是稳当,对方才会落了下乘,现在咱们跟着郡主好生看戏就是!”

    香珠这会子也反应过来了,脸红的表示:“郡主奴婢失态了,现在奴婢什么都不想,让他们闹去,奴婢倒是想看看她们有什么能耐,看看到最后这越演越烈的局面如何收场,哼!”

    沁慧点点头说道:“咱们去令进伯府门前看看就知道了。”

    马车继续前行,很快就到了令进伯府的门前,不过这场面有点热闹了,沁慧让马车停在一个靠边的位置,然后就在马车之上,看看令进伯府门前的情况。

    果然这边好热闹的,一共是有两拨人,一拨是跪在地上求见和贞烈夫人相似的李家大姑娘,希望她能够出府见见大家,另外一拨则是不齿他们的行为,认为此举是玷污了贞烈夫人的名讳。

    一群人跪在地上磕头的喊着:“求和贞烈夫人相似的姑娘见我们百姓们一面吧,我们想感谢贞烈夫人,求李家通融通融吧,让我们见见这个和贞烈夫人相似的姑娘吧。”

    “对对对,我们要见这个姑娘,真的是和贞烈夫人一样吗?”

    “我们没有恶意的,让我们见见吧。”

    这么几十个人跪在令进伯府的门前,一个个的行叩拜大礼的,吵着闹着要见和贞烈夫人相似的女子,沁慧冷然一笑,嗯这些群众演员演的不错。

    还有一拨人马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其中就有在原城开书铺的叶书老爷子,这会子老爷子气的脸色都白了,指着这些人嚷道:“胡闹,真是胡闹,贞烈夫人是我们原城的女神,是我们原城人民的守护神,你们竟然这样作践贞烈夫人,你们这群人是谁派来的,快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让你们这样侮辱贞烈夫人的名号!”

    其他叶家的族人也说道:“对啊就是,叶书老爷子说得对,贞烈夫人是我们原城人民都尊敬的人,现在你们竟然弄一个只是容貌有些类似的就说像贞烈夫人,你们对得起城首大人吗?你们对得起为了原城考虑的纯慧郡主吗?这种女子何德何能与贞烈夫人相提并论,简直是无稽之谈!”

    “对,就是无稽之谈,一个貌似的东西就敢出来张扬,太大胆了,我们尊敬贞烈夫人,但是那仅限于贞烈夫人本人,凭地谁穿戴长相像了,就是贞烈夫人,你们的膝盖怎么那么贱呢!呸!”

    另一拨人马已经开始反击了,“呸,你们才对贞烈夫人大不敬呢,我们就是对贞烈夫人尊敬,才过来看看这个姑娘是不是和贞烈夫人很像,如果真的非常相似,完全可以让城首大人娶回家去,我们原城的人也有了精神支柱了,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你们凭什么阻拦!”

    “对,你们凭什么阻拦,贞烈夫人对我们百姓们这样好,你们忍心看着叶大人孤单吗?亏你们好些人都是贞烈夫人的叶家的族人呢,竟然这样不管不顾辛苦付出的叶家人,你们这些人才是可恨呢!”

    “是,就是太可恨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让叶大人后半辈子孤单,我们帮助叶大人寻找幸福有何不可?”

    叶书老爷子真心要被气死了,这些冥顽不灵的东西,不知道心里惦记什么好处,往贞烈夫人身上泼脏水呢,太可恨了。

    所以叶书老爷子呵斥道:“你们休得胡言乱语,不管是城首大人娶不娶亲那是大人的私事,我们不过是普通百姓,谁有那个资格去质疑大人,谁有?站出来说说!”

    “现在不过是个类似不知道什么品性怎么回事的人,就让你们折了膝盖,你们简直是无耻,没有底线的无耻!”

    对方被说的恼羞成怒了,立刻喊道:“你说什么呢老东西,你再说一遍看看,今个晚上给你摊子砸了,让你得瑟!”

    叶家这一群族人也不甘示弱的说道:“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砸老人家的摊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你们是原城三霸的人?看来郡主没给你们彻底收拾干净,现在还敢出来恶心人,你们等着,我们立刻去找城首大人汇报,这里有人冒充贞烈夫人,还敢欺压恐吓百姓,这罪名你们担定了哼!”

    叶家这群族人哗啦啦的就要走,而一直观察门外情况的李金珠明显不耐烦的对李家大夫人说道:“娘,这一群蠢货是在哪里找来的,这完全是坏事的,不过凭我的能力,也能变成好事,娘让人给大门打开吧,是我出场的时候了,一会子娘还要观察一下,有没有叶家的人来?尤其是那个郡主!”

    李家大夫人看着志在必得的女儿,心里也觉得是该出去了,否则一会子闹得就不好看了。

    正在两方人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这令进伯府门前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令进伯府李家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不少的人,为首的一袭紫衣的女子虽然蒙着面纱,但是无论从身高还是体貌,还有这温和的气质一瞬间让场面很安静。

    很多妇人都伸长脖子来看,就想得到第一手的谈资,这不是还窃窃私语呢,“快看出来了,哎呦好像啊,贞烈夫人最喜欢紫色的衣衫了,穿着那叫一个贵气,这个姑娘好像啊,乍一看我还以为贞烈夫人再生了呢。”

    “可不是,太像了,真的太像了,这身段,这体貌,虽然带着面纱,但是这气度,简直是贞烈夫人的翻版啊。”

    “哎呦咱们城首大人有福气了,这样相似的女子,就是娶回家看看也好啊。”

    “可不是吗,我看这事情有戏啊,快看快看她要说话了!”

    沁慧看见这些以八卦的女人都是家里没事了,只能出来三八了是吧?一个个的唯恐天下不乱的,真是讨厌,不过这个李金珠不知道会如何表现,是承认自己,还是否定自己?

    众人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令进伯府大门前的台阶上,这个紫衣女子李金珠走上前两步,站在台阶上说道:“各位原城的百姓,我就是李家的长女,今个并非有意冒犯贞烈夫人,外界那些传闻多有不实,大家也看见了,我并不是贞烈夫人,希望日后大家不要这样攀比,贞烈夫人那样的女子是原城的骄傲,我李金珠愧不敢和这样的夫人相提并论,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小女子目前只是启国的一名县主,当不得这样的厚重的身份,还请各位日后不要为难与我,更不要在坊间我们家的门前做这样的事情,小女子并没有为了原城做过什么好事,怎么能让大家跪拜在这里,这不是要折了小女子的寿数吗,还请大家给与理解,我只是个普通女子,没有任何其他的,也莫要在说些有的没的,这让小女子很难堪,”

    “虽然我们令进伯府刚刚搬回原城不久,但是希望大家给与我们李家一些空间,不要在打扰我和我的家人,也不要在说了似是而非的话,在这里小女子谢过各位了,管家给今天来的人一吊钱,谢谢他们对贞烈夫人的崇拜,日后莫要在胡说了,原城只有一个贞烈夫人,永远不可替代!”

    管家立刻弯腰说道:“是的县主,老奴这就去办。”

    李金珠摆手说道:“管家若是有哪些造谣生事,企图抹黑我们令进伯府和城主府关系的人,一律拿着我爹爹的帖子给这些人弄进公堂,我们李家的名声也不是这样糟践的。”

    管家毕恭毕敬的说道:“是县主,老奴立刻就去办,看看谁敢如此重伤我们令进伯府,企图挑起两府的事端,这绝对不行!”

    这个老管家说着就朝着人群中看过来,刚才那些地痞扮演的叩拜着灰溜溜的跑了,连赏钱都没敢拿,跑的老快了。

    更是因为这一袭话说过之后,百姓们对李金珠的印象顿时有大幅度提升的趋势,拿到了一吊钱的人也自觉地开始为了她说好话,李金珠看着大家说道:“还请大家看在女子不易的份上,日后莫要在惹出事端来,谢谢大家了。”

    如此谦恭温和的女子,还有这样说话的声音和语调语速,真的和贞烈夫人很相似,不过这回倒是没有人直接说什么了,而是在心里对这个相似的事情已经提升了更多的高度。

    已经从八卦衍生到了真实性,李金珠看着目的达到了,就袅袅婷婷的回去了,留下了一群人开始说她的好话。

    “这个县主真不错啊,若是我能这么像,早就大肆宣传了,你看这个李县主多么低调啊。”

    “是啊,还这样谦恭温和,她自己说自己不像,可是咱们却看着越来越像啊,你们说是不是?”

    “好了,咱们别在这地方说了,没听这个县主说么,不要再说这样的事情了,对她不好的,这样好的女子真是在咱们原城只有城首大人能配得上啊。”

    李家的大门关上了,李金珠听见外面的讨论的声音笑了,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一出手就搞定了,所以李金珠心情极好的往内宅走去。

    而沁慧这边看着一吊钱,也就是一百文前就买了这么多的好,可见这个李金珠不是等闲人物,比起什么李琼华那种傻货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比万卿馨那种只要名声其他什么不要的蠢货也不知道厉害多少倍,这个女子不仅年龄大,这个心机也太深了一些。

    所以沁慧一直看到差不多最后,马车才慢慢的走了,只是这心情有些不爽快,看来之前准备反击的路数要有所改变了。

    她们这个马车不起眼,慢慢的退出了人群,今个看热闹的马车很多,不一会令进伯府的门前已经都没有人了,领了钱的人自然要去消费了,所以今个原城的大街上,不仅因为李家的辟谣没有安生下来不说,反而越来越多的人夸赞这个李家县主了。

    沁慧走了之后,李金珠坐在自己的书房里面问道:“秦嬷嬷外面现在如何了?有没有可疑的马车?”

    秦嬷嬷说道:“回禀县主,老奴打探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大部分人都说县主好的,尤其是给了这些赏钱之后,更是已经对县主恭敬的不行呢,今天来的马车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只有一家子车上没有标识,看着不大出眼的马车,咱们的人也没大在意。”

    李金珠听了这句话,立刻一滴墨就滴在了马上要写完的大字上面,这张纸就不能要了。

    她可惜的说道:“这么一个静字没写完可惜了,传令下去,让李家在城里的人都安静些,这几天暂且不要有什么大动作,另外秦嬷嬷你对城主府了解多少,看看能不能安排或者买通一些人去,我们现在这样太被动,不了解那边的情况,还有我祖父和欧阳世家谈的如何了?我们家要见一个免费书院的事情如何了?”

    秦嬷嬷说道:“姑娘请放心,这辆马车我们已经派人跟着去了,就要看看这是谁家的,还有老伯爷已经也欧阳世家谈了要见免费书院的事情,可是欧阳世家不同意出教书的先生,以教书先生都在原城蒙学和学堂书院里面为由,已经拒绝了老伯爷的提议。”

    李金珠听到这个消息,就不在写字,起身走到美人榻前坐下说道:“哼,不识抬举的东西,他日我们成了国公府,就让这些东西好好后悔去,秦嬷嬷再派人打听一下,欧阳世家有什么软肋,还有我那三妹不是看上欧阳世家的欧阳星了么,以我们家的身份,嫁过去都可惜了,咱们欧阳世家联姻的情况如何了?”

    对于这个问题,秦嬷嬷比较谨慎的答道:“县主,三姑娘看上的那个欧阳星已经和叶家族府嫡系支脉的姑娘定亲了,婚期就在下个月了,两家已经就差迎亲了,三姑娘晚了一步,老伯爷也就没提,省着让欧阳家那种清高的以为我们李家姑娘不金贵呢。”

    李金珠对于这个结果有些不满意,轻轻的蹙眉说道:“又是叶家,这个叶家怎么什么都有他们,本县主的妹妹看上的男子还有人敢抢,这件事情不能这样算了,若是我现在能嫁进城主府也好,至少能缓解这门亲事,但是眼下这条路还有点长,纯慧郡主那个人你们找人给我盯住了,京城李琼华那个蠢货就在这个郡主身上栽了大跟头,”

    “甚至整个李家和朱家在小龙山的地下金库都因为这个纯慧郡主给暴露了,最后血本无归,这笔账我们要慢慢算,这么多年我们令进伯府给李家那个金库供应了多少东西,最后竟然被她捡了一个便宜,她成了公主了,凭什么?”

    秦嬷嬷提醒道:“县主,贞烈夫人不会有这样狠狠的表情的,贞烈夫人都是很温和很雅致的人,县主老奴不得不纠正你,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七年,虽然我们在李家金库这个事情上栽了大跟头,但是和我们原本的计划不冲突,所以县主还是要以大局为重才是。”

    李金珠瞬间变脸,忍住心中的恶感,这么多年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对于她来说已经快要忍到了极限了,所以压制住这种不舒服,吩咐道:“秦嬷嬷我们不能再等了,你要用最快的时间撕开城主府的口子,欧阳家那边不要放松,叶家能做的事情,我们李家会做的更好,我们李家要办免费的学堂,将来这些学子们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我们!”

    ------题外话------

    亲们越来越热闹了哦,亲们的票票也要多来点,多给云一些动力哈,谢谢大家了,云准备在这本书完结的时候做一个粉丝活动,总粉丝值前十名有奖励,实物奖励,所以亲们一定要快快用各种方式来支持云哦,票票六十张走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