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侯府商女 > 189大获全胜皇后生子

189大获全胜皇后生子

    此时小龙山的谷底处一片安静,因为所有的人屏住呼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现在所有的人都是懵的,因为谁也想不到,这处地方分为左右两边的仓库,每个仓库满满当当的几百平米的地方全部塞得满满的,而里面的东西也足够抄家灭族几万回了!

    宋丰诧异的道:“王爷,这……”

    户部尚书是掌权钱粮国库的,尤其宋丰本人还管着启国的外府库,比起那东西放置稀稀落落的外府库,这小龙山绝对是肥的不能再肥的地方了。Du00.coM

    而且这东西也忒多了一些,虽然这次剿匪大家全明白不是真正的匪类,真正的匪类还没有这样大的胆子,朱家和李家简直是胆道包天两家老小都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长大的。

    尤其是这么多人在这里,当这些东西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事实就在这了,说多了就苍白了。

    一个小龙山能放置这样多的东西,是打算做什么?是打算将来攻城还是夺嫡?其中各种心思不言而喻了,就连叶铎也惊讶的眼神犀利,暗自庆幸这次绝对是老天给的歪打正着的福气啊!

    尤其是肃亲王脸色先是震惊,然后是漆黑,就差头顶气的冒烟了,差点控制不住,给这几处仓库都给炸了,嘴里说着:“该死的老贼,逆贼反贼,天杀的老贼……”

    楚世子赶紧拉住肃亲王说道:“父王息怒,不管这里面有什么,现在也是皇叔的了,父王应该高兴才是,皇叔还在等着父王‘剿匪’成功回去呢!”

    肃亲王这才回过神来,对这次不能这样算了,之前几代人都没找到,不管这次是怎么找到的,但是什么原因找到的,总之找到了总比没找到的好!

    尤其是这样多的东西摆在这里,若不是几代积累的谁也不会相信的,肃亲王也理解了自己的父王老王爷和先帝皇叔还有几代的帝王为何要花那么大的力气寻找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很难想象日后这一处发挥效用的时候,会发生怎样可怕的情况!

    思阳这孩子说得对,皇上还等着最后的结果呢,故此肃亲王大手一挥的说道:“来人准备装车,户部尚书和叶大人清点财物,兵部尚书张大人在周围寻找可有逆贼,若是从了绑着带回去,若是不从就地正法!”

    兵部尚书张大人道:“是王爷!”

    还没等张大人去找这些人,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呼啦啦啦的跑出来一大群人,各个拿着长矛刀剑的围在了仓库的跟前!

    领头的各出来两个人道:“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可是李家和朱家的领地,若是要性命,就速速离去,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些人是这里的守卫,平时都在另一处,也就是茅屋的另一侧,那里有机关,所以一般人闯不进去,同样也比较好守卫。

    小龙山的这处地方最是易守难攻的,故此大部分人都不曾想到今天能来这样多的人。

    关键是这些人竟然走的是捷径的通道,这个通道是为了自己人设置的,平日里只有主子们才能走的,或者搬运货品的时候才能开启的,没有想到这么多的闯了进来,而且之前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一点消息。

    所以领头的两个人得到消息的都懵了,几乎立刻带了全部人马,打算来一场恶战,保住这处地方!

    他们已经可以预见如果小龙山这处地方守不住,等着他们的也就是玩完了。

    朱家领头的呵斥道:“本领队劝你们不要做无所谓的挣扎,否则刀剑无眼,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们了!”

    肃亲王气的火冒三丈的说道:“一群杂碎还敢耀武扬威的,赤翼卫将这些人全部拿下,听后皇上发落!”

    赤翼卫的首领赤红立刻道:“是王爷!”

    随后两边人马正式交手,朱家和李家这些人都不是善茬,但是皇上的赤翼卫更是优中选优的精品,所以很快对方就落了下乘!

    这次会功夫的都上去了,楚世子是一脚一个,给匪类踹的龇牙咧嘴的,而宋世子则是用扇子各种扇,扇一个倒一个,叶铎和肃亲王等人也加入了混战,并且超级勇猛!

    真正的剿匪开始了,一点不客气,‘嘿嘿哈哈的’打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的,各种真气碰撞,整个山谷都有不少碎石被震了下来,可见多么的激烈!

    说起来这处据点因为平时李家和朱家非常隐秘,所以这处都是看管物品的人,只有三四百人,不算很多,但都是高手,可惜这些高手在高高手面前终究不敌。

    一番苦战之下,最终38人全部拿下,绑着准备回京!

    这回张大人派上用场了,将这些人绑的严严实实的,那些人心知大势已去,不敢再多言,只想着若是遇见了朱丞相和李老将军他们才能有救,可惜这两人现在也没法子保住他们了。

    这些人都清理干净之后,肃亲王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然后按照图纸上的指示,对着石门上下左右的有规律的拍了几下,然后石门彻底的打开,刚才只打开了一半,这些匪类就来了。

    这回两边各有十个仓库,加在一起一共是二十个仓库,里面的东西全部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布局和装的东西都是一样的,难得李家和朱家如此统一。

    一号到五号仓库都是兵器,其中最后统计,一号仓库里面都是箭支,左右两个仓库一起统计,其中一等箭支三十万,二等箭支四十万,三等箭支五十万,一共是一百二十万箭支。

    两个二号仓库是弓箭,上等弓箭十万,二等弓箭十万,三等弓箭十万,总共是弓箭三十万。

    两个三号仓库是长矛,一等长矛五十万,二等长矛五十万,总共是一百万。

    两个四号仓库是盾牌,一等盾牌十五万,二等盾牌十万,三等盾牌十万,一共是三十五万。

    两个五号仓库是军用的布料和成衣和棉衣,其中布料五十万匹,成衣三十万套,棉衣三十万套!

    两个六号仓库是粮草,大概是今年新鲜的粮草,仓库打开之后,还有牧草晒干后的清香味道。

    全部牧草有五十万斤,足够这些军队的战马牲畜吃上一整年还多了。

    七号仓库最小,但是里面都是草药,大概一算有十万斤,不同的草药分装在不同的箱子里面,甚至叶铎发现有些箱子怎么和叶家的那么相似,仔细一看果然如此

    叶铎脸色黑了,不要脸的东偏院大龄红杏出墙,果真做了对叶家不利的事情,李雾那个不要脸的竟然也能下得去口,真是极品!

    两个八号仓库是银子金子和金银珠宝,这些大家就心照不宣了,因为很多箱子上面还有一些曾经遭了毒手的老世家的徽记,金子银子有一大部分还有军用官银的烫字,金银珠宝有五百多箱,暂时没法子估算全部价值,怎么也有千万之资了。

    但是金子和银子折算之后,一共是五千万两银子,不愧是李家和朱家合在一起,几代积累的数字,大家是越看越心惊,如果这些造反用的话,不说全够了,也差不多了。

    难怪李家和朱家这么多年养着武者和文人,大家都好奇哪里来的银子,一方面他们大肆扩张自己的势力,在京城甚至在全国都有商铺庄园,还有一方面就是这些打家劫舍来的,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了,怪不得那么霸道,这底子确实够厚!

    宋世子笑了,这李家和朱家真是奇葩,派到叶家刺杀的,最后两家在一起是人,这银子算完了是每家两千五百万,这两家就和二百五干上了!

    简直是奇葩,这次能捣了他们的大本营,肯定是天意!

    第九个仓库是粮食,两个库里面总共有精细粮食三十万斤,杂粮三十万斤,粗粮三十万斤,一共是九十万斤!

    叶铎看见自家徽记出现在粮食的仓库里面,已经淡定了,倒是有一些大人们不淡定了,最后叶铎淡淡的说了一句:“回到府里查查别有用心的女子就可以了。”

    那些大人有了一些顿悟,回去立刻整顿后院,否则哪一天被连累了都不知道,尤其是肃亲王竟然看见了自家徽记的面袋子,差点暴走了,拉着楚世子问道:“思阳你看看这是不是咱们家的徽记?”

    楚世子了然的道:“爹不用发那么大的火,整个启国京城哪一家的后宅没有李家和朱家的女子,这些女子又不是单单争宠用的,关键时候还有其他用处,咱们府里还有一个朱老太妃呢,爹爹的后宅还有的李侧妃,所以这些东西有何奇怪的?”

    楚世子说完之后,肃亲王更生气了,脸色都能滴出水来了,简直是欺人太甚,本来他不打算和内宅这些妇人计较,现在一看都不得了了,连背地里给两家送粮食都干的出来,是不是哪一天要给肃亲王府都要送出去了?

    最后一个仓库简单很多,朱家这边是笔墨纸砚这些东西,当然满满一个仓库东西也不少,可以养几千个文人几年了,李家那边则是行军打仗的水壶锅灶之类的杂物,还有一些餐具之类的,真是齐全,连一些盐都准备好了。

    基本这些东西都算在一起,如果说揭竿而起的话,会立刻攻城夺地,毫不含糊!

    对于这些东西一个个的出来,并且立刻准备装车,肃亲王的脸色太难看了,这简直就是蛀虫,完全可以杀了一万回的蛀虫!

    感情这么多年皇上拨的军费都被他们贪墨下,然后囤了自己的东西了,怪不得别的地方的兵士都难以维系生活,而羚中澜城的兵士年年吃饱喝足的,原来猫腻在这里。

    户部尚书一看这情况,今个带来几百两板车根本拉不回去,就请示道:“王爷这些东西太多了,咱们能带走的少,如果放在这里夜长梦多,不如臣回去户部调来给部队押送物资的马车,咱们一气呵成的带回去吧。”

    宋世子也建议道:“王爷,的确是如此,如果不能一次弄走,恐怕后患无穷。”

    楚世子也建议道:“父王,这次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损失惨重的就是咱们了。”

    叶铎也说道:“王爷的确如此,如果车马还缺的话,昨天叶家缴获了九十几辆运送物品的马车,如果需要,臣立刻让人送来。”

    肃亲王也看这东西真是太多了,而且这样多的东西弄回去也需要时间,现在皇上还在等着,这会子不能拖下去,所以说到:“好,大家即可行动,这些东西先装车一部分,然后运送回去!”

    楚世子看着这个悬崖周围光溜溜的,他不相信这么多东西就这样大刺刺的拉过来的,即使是黑天,那么马车的印子也会留下来,如果长此以往,定然会压出一条路来。

    但是刚才若不是这些袭击叶家的暗卫带路,这处地方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的,但是这么多的东西,即使不是一天运送过来的,那么马车藏在了哪里?

    刚才最开始下来那条路全部都是台阶,这么多如此沉的东西,是不能走那里的。

    而且不管是先帝还是现在的皇叔,都下了力气去寻找的,不少东西还从京城运出来的,城门的守卫也不可能全部是李家和朱家的,那么这么多的东西如何不吸引人的注意力?

    如果这些都存在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有暗道直接能进京城,想到这里楚世子感觉这次不仅仅是抄点东西这么简单了,或者这次的行动都能保护启国几十年的平安了。

    故此楚世子将肃亲王拉到了一边,将这样的怀疑说了一下,肃亲王眼神一闪而过的冰冷!

    对,差点忽略这样重要的问题了,所以肃亲王忽然说道:“大家都且等等,先不要让府里来人了,咱们在寻找一下这地方可有什么暗道,既然这么多年都不曾被发现,那么肯定有过人之处,如果今个找到了,咱们就可以通过这条地道运送回京了。”

    宋丰和几个大人听闻此言都非常的震惊,他们几个都是皇上的忠臣,自然明白此举代表什么,震惊过后就是了然,只有赤翼卫的赤红脸色铁青,他不敢想象如果这条暗道通向了皇宫,那么真要是动手了,会如何?

    故此赤红说道:“王爷,这回属下来找吧,毕竟属下比较擅长这方面的,而且王爷将提供图纸的人抓来,我们也会省下一些力气!”

    肃亲王大手一挥,让人将提供图纸的那个人给带来了,这个暗卫一见到肃亲王就吓得跪在地上道:“王爷,小的不敢欺瞒该说的都说了啊,如果真有这样的通道,那个图纸上面也会有的,小的自然是不能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的,如果图纸上没有,也有可能是后期改建的。”

    这个暗卫倒是没有说谎,如果他的祖辈不是匠人的话,恐怕现在他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次肃亲王倒是仔细看了一下脏污的的图纸,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两处隐秘一些的标注。

    赤翼卫的首领赤红也跟着仔细的寻找起来。

    再对照整个小龙山开始寻找这个方位,最后楚世子说道:“爹,对应的两个标注应该是一号仓库,正好是两边。”

    紧跟着就开始找了起来,按照图纸上面的说法,赤红上去挪动了几样东西,然后咔咔咔的声响过后,一个平坦的暗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而且里面全部都是马车,晃花了众人的眼。

    而且各式各样的马车都有,平板的马车,带蓬的马车,而且还有马儿在吃草,而且这个暗道通风良好,而且没有什么味道,看来应该是用了很久的通道了。

    而且连马舍都打扫的干净,可见这个地方真是按照大本营的方式建造的。

    肃亲王气的不得了,果真如此,若不是今天闹了一场乌龙,这些东西就是再过一辈子也找不到,更别提这些莫名其妙的暗道了,看来这两家的野心这是堆积得够久的了。

    今天必须给这个老窝端了,否则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祸患呢!

    肃亲王吩咐赤翼卫立刻前去打探,而且这个通道很宽敞,都可以跑马车,自然是也可以骑马的,所以赤红立刻吩咐手下的全力出击,看看这些通道的终点在哪里,然后立刻回来报告!

    几乎赤红下了命令之后,四十几个赤翼卫兵分两路打马立刻去探查,而肃亲王也吩咐大家立刻装车,在忙碌了两个时辰之后,才将六百多辆车满满当当的全部装好。

    这会子赤翼卫已经回来了,但是结果让大家非常吃惊,其中一个小队长说道:“属下回王爷,这条通道最开始只有一个方向,然后在城门内和城门外东西两侧有个不起眼的民宅是第一、二个出口,然后就是皇宫附近的东西两侧各有个五进的民宅是第三个出口,而第四个出口在朱妃的双栖宫的一个偏殿,第五个出口在李贵妃的宝芳宫的偏殿,第六个出口在皇后娘娘的凤坤宫的宫墙内,第七个和第八个出口属下不敢说。”

    肃亲王极力克制自己的怒气,这些人不用说也明白为何这样布置,看来这城内城外已经都布置好了啊,而宫里的布局看来应该和之前帝王的女人都有一定的关系。

    说来也是奇怪,历代的朱家的妃子都住在双栖宫,历代的李家妃子都住在宝芳宫,只有先帝最开始的李皇后住在凤坤宫,那么第七个和第八个不言而喻就是针对皇上的。

    所以肃亲王脸色难看的道:“说吧,也没有比现在更差的了。”

    这个赤翼卫身上的汗都湿透了道:“属下探查的比较仔细,第七个出口在皇上早朝的乾德宫,第八个出口在皇上的御书房,不过这两处因为当初在建造的时候地基附近就是灌了铅的,所以还没有挖通,但是已经很接近了,大概还有几百米了。”

    “无耻贼人,欺人太甚!”肃亲王脸上的青筋暴起,让人丝毫不怀疑如果此时李家或者朱家的人在这里,会直接让肃亲王给弄死,但肃亲王立刻冷静下来。

    因为这么多东西都没有任何李家和朱家的徽记,所以肃亲王明白,这次只能是剿匪了!

    如果想用着扳倒他们不现实,恐怕他们早就防着这一天了,里面的东西谁家的徽记都有,甚至肃亲王府的都有,如果真的查起来,谁也没法子干净。

    可恶的老匹夫,肃亲王现在深深理解了,几代帝王的无奈,但是很快肃亲王感觉是幸运的,因为他们比先帝们提前一些找到了这处据点,只要捣毁了这处地方,搬走了所有的东西,那么这次李家和朱家就算不死也扒层皮,这次不仅是大出血,更是伤筋动骨了。

    所以肃亲王几乎立刻就想将这些东西全部运回宫里,好看看那两个老匹夫会不会吐血?

    其他人也都是群情激奋的,但是更多的也觉得是幸运的,如果这条通道没发现,恐怕将来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李家和朱家的布局不仅仅是一天两天完成的,甚至是几代完成的,这次一下子就给毁了,如果再想建立一个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要知道皇家也不是吃素的,就是这一个他们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去藏着掖着,还多少次险些被差到了,但是不曾想他们费尽心机掩藏的东西,结果因为这次的乌龙事件给搞出来了,恐怕两个老匹夫会被气死吧!

    所以想到这里大家喜庆了不少,这一票干的太他娘的爽快了!

    肃亲王几乎立刻吩咐道:“这次全部从密道回去,这些贼人全部蒙上眼睛,待到了城外的出口的时候,有一百个车和这些匪类沿着京城押进宫里,就说是剿匪大获全胜,老百姓可以安心的过日子了,其他的人随着世子带队,从秘密通道直接到那处五进的宅子和本王在宫外汇合,本王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能直接从宫里进去,以免被有心人利用就麻烦了,所以本王宣布,即刻行动,以免在宫外不安全,损失财物,出发!”

    很快整装待发,最后肃亲王再走之前,想一把火给这里烧了,楚世子拦住了笑的鸡贼的道:“父王这处地方既然能被贼人所用,如果我们利用好了,未必不是个好的地方,况且咱们也抽不出这么多钱财来砸在这样的地方,这处还是等皇叔定夺的好。”

    这次肃亲王没吭声,交代赤红留下一百个赤翼卫先看着这里,以免贼人反扑,其他人立刻回京。

    这次的安排简直是一举多得,随着一个多时辰过去了,肃亲王带着一队人马好像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京城的城门附近,让李家和朱家女眷派出来的杀手们连个影子都没摸到就擦肩而过了。

    肃亲王带着护卫们,押着这些匪类从京城而过,老百姓们义愤填膺,听说抓到了匪类,立刻石头菜叶子烂鸡蛋伺候,同时高呼皇上万岁,肃亲王相当高兴了。

    而第二队楚世子的人马在宫门口和肃亲王汇合,一起进了前门,当六七百辆马车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的时候,全部都是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而肃亲王说道:“皇上,本王完成了皇上的嘱托,这次剿匪行动大获全胜!不仅拿下了小龙山38个匪类,还有所有的财物,这些马车上的东西便是,而且这些匪类偷盗军中物资和世家的财物,这次全部追回,请皇上定夺!”

    肃亲王给了皇上一个眼神,皇上就明白还有事情没说的,但是这么多东西在这里,皇上依旧很高兴的道:“哈哈哈,真是天佑我启国,如今匪类除掉了不说,还缴获了全部的财物,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慧姐都可以感觉到,看着这些马车将前门都要铺满了,皇上会有多么的开心,当然皇上有多开心,这些李家和朱家的人就有多吐血,文芸公主笑道:“真是太好了,从来没有见过父皇这样开心!”

    而李贵妃在转过头看着这么多东西的时候,手里的帕子撕拉一声就裂开了,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忽然眼前一黑躺下了。

    她真的是罪人了,是李家的罪人,不不能认输还有大哥在内务府,绝对不能认输,李家的人是不会输得。

    躺下之前她还看了皇上一眼,皇上那是什么眼神,简直就是故意气你让你看看李家下场的眼神,李贵妃终于没有支持住,怒极攻心的倒了,而这场合没有人在意她。

    另外一边朱妃不可置信的就差点精神错乱了,一个劲的说着:“不,肯定是我看错了,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朱家这么多年的心血不会白费的,不肯定是眼花了眼花了!”

    朱妃是不肯相信这样的结果的,她不过是看叶沁慧那个孩子不顺眼,想帮着若儿顺顺气罢了,怎么就能将朱家连累到这样的程度?

    这是朱家几代人百年的心血啊,竟然就这样完了,不不会的,她一定是看错了,没有人明白朱家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有了今天和李家平起平坐的机会,但是这样顷刻间就化为了乌有,朱妃不相信!

    尤其不相信这事情是因她而起,不,她是朱家的骄傲,是所有朱家进宫女子中生活的最好的一个,绝对不是她对不起朱家,绝对不是,然后朱妃就忽然间撅了过去,应该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吧。

    慧姐看文芸公主不屑的表情,就知道她心中会有多么的畅快!

    而内务府的李钦在皇上笑过之后,立刻忍着吐血的表情认真的建议道:“皇上臣真是替皇上高兴啊,铲除了小龙山这样的毒瘤,乃是启国的幸事,百姓的幸事,皇上的幸事啊,既然这么多东西追回来了,那么正好臣掌管内务府,臣立刻让人清点出来,然后入了内务府的库房,来人……”

    还没等李钦说完,皇上立刻打断道:“爱卿不用了,这些东西由户部尚书登记造册,然后入了朕的私库,由肃亲王打理!”

    皇上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朱丞相忽然间就栽倒在地,而且有中风的迹象,朱家的人也不敢耽搁,立刻给送回了朱家医治了。

    而李雾老将军也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眼神怨毒的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这是李家多年的心血啊,几代的心血啊,竟然这样就轻松的给了皇家,简直是气煞他也!

    这次不仅是损失了小龙山的据点,而是一败涂地,不仅这处大本营没有保住,还将所有的秘密通道都暴露了,这次不仅仅是伤了元气那么简单了,简直是大出血伤筋动骨了,李家在京城的布局毁了七分,七分啊,不说全毁了也差不多了,这处地方多少钱砸下去才有今天的结果的?

    而羚中澜城是李家的大本营没错,但是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李家的祖先才有了这样一个决定,没想到在他手里损失了,他李雾成了罪人了!

    现在看着皇上碍眼的笑容,想着多年积累的财产损失殆尽,他极力的克制自己稳住,不能让皇帝小儿看了笑话。

    结果他越是压制血气就越发的上涌,尤其想到几代的心血毁于一旦不说,还不是用真刀真枪上战场的方式,而是这样狗血的情节没了的,朱家和李家简直是生了孽女孽女啊。

    最后终于压制不住奔涌的血气,忽然间喷出了一口血来,倒地不起,又是一阵的慌乱,皇上这次终于笑了,而且笑得异常的开心!

    而这时候皇后身边的沙嬷嬷跑到了前面来乐颠颠的喊道:“皇上啊大喜啊,老奴给您报喜来了,适才皇后娘娘在凤坤宫生下了五皇子,七斤八两啊!”

    这个结果让所有的人一愣,这次连刚刚醒来的李贵妃和朱妃再次昏死过去,昏倒之前还想着,皇后这个贱人生孩子真会挑时候!

    皇上立刻龙颜大悦的说道:“好真是太好了,这小子太会挑时辰了,真是老天保佑我启国啊……”

    ------题外话------

    哈哈哈,真是太拉风啊,李家和朱家毁了七成啊,亲们快点砸点票票庆贺吧,灭哈哈哈,下一章就是一个月后了,慧姐的新产品要问世了,亲们拿着票子欢迎哈,票子票子,现在还是月票榜十一位啊,亲们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就看你们的了,冲啊……

    票子都飞扬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