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三百八十八章

    这话还没说完呢,一口血就涌了上来,江芸吓的赶紧的喊人过来。(▽)

    对徐倩茹的情况,大夫也没啥好的治疗措施,到了这种程度已经是药效所无法达到的,只能帮着维持。

    等白文礼再次过来的时候,徐倩茹已经陷入昏迷的状态,看看病房里就剩江芸一个人,心里不由的感慨。

    虽然徐倩茹这辈子好事没干多少,至少这个时候还有一个闺女伺候着,还有莫非这个被她遗忘的儿子在暗地里帮着出钱,这个老太太也不算太凄凉。

    看到白文礼出现了,江芸好像看到了主心骨一般,站起来就往白文礼怀里扑,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终于找到能倾诉的人。

    不过她这一举动,把白文礼给吓的硬生生的躲了过去,差点闪坏了他那老腰。

    跟在后面的工人赶紧的推了一把,不然就这女人的速度还不把他给扑倒了。

    白文礼可顾不上这个女人是啥心思,到病床前看了一会儿,徐倩茹这会儿双眼紧闭,脸色蜡黄,瘦得有些脱像了,此刻再也不复当年的风貌了。

    江芸刚才也是半是试探半是真心,这两天两个哥哥都说工作忙,医院里就剩她一个人守着,遇到自家老娘这样的情况,她心里也真的是害怕。

    “白大哥,我该怎么办啊,我妈都这样了……”

    白文礼叹口气“我去找医生谈谈,你们这头也做好准备吧,让你哥他们赶紧的准备好送老的衣服。”

    从医生那里出来,白文礼给莫非去了一个电话。

    “兄弟,人是够呛了,也就这一两天的事了……”

    电话那头的莫非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再也没说其他的。

    白文礼进到屋里。江芸还想着徐倩茹让她打听的事。

    白文礼心里冷笑,终于是想起来了,不过跟孟颖说了会儿话,他才搞清楚,感情徐倩茹这也是在试探,别的她没说啥。

    “我不认识啥姓莫的。你妈都这样了,你哥咋还不过来,医生可说了,你妈这样难保啥时候就……”

    白文礼在医院稍作停留也离开了,他得回去跟莫非商量一下,这后面的事他们是管还是不管。

    “不管,他们儿子闺女都在眼前呢,这事肮轮不到我来操心。”

    说完还长长的叹口气,“大哥。晚上你陪我过去看最后一眼吧,你负责把人给引开,好歹我们俩也算是有血缘关系,她这一走,这世界上跟我最亲近的人也没了,不管咋说她生我一场,临死我也去送她一回……”

    白文礼叹口气拍拍莫非的肩头,这个兄弟啊。啥时候对自己的亲人都不忍心,唯独就苦了自己了。

    “行。这事哥帮你看着,人死如灯灭了,以后想恨都没人可以恨,去看看也好……”

    兄弟俩是大半夜去的,耿梅听丈夫说起过莫非要去看看老太太最后一眼,她虽然不耻徐倩茹做法。不过对莫非的做法她能理解。

    莫非作为儿子那复杂而矛盾的心里,看在夫妻俩的眼里就是心疼。

    不说别的,这事要是落到她头上,今天她还真的就未必肯过去看看,莫非给拿钱治病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自己在家小心点啊。有啥事喊一声,工人住的地方离得挺近,听到声音他们会过来帮忙的……”

    白文礼临走不放心的多叮嘱了一遍,毕竟他们这块还算偏僻,离屯子里还有些距离呢。

    兄弟联车过去,一路上莫非也不出声,从徐倩茹生病,白文礼就感觉这兄弟心情一直就不是很好。

    可是这事他真的帮不上忙,这心结估计是打不开了,只能让莫非自己慢慢去消化。

    哥俩过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徐倩茹的病房里竟然没有人陪护,两个人在外面看了半天,确定是真的没人。

    白文礼拍拍莫非的肩头“兄弟,你先进去,我在外面给你守着,或许江家的兄妹出去办事了……”

    莫非点点头,悄悄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为了给徐倩茹有个好的医疗环境,莫非已经让白文礼给换了一间单间,这样伺候病人的家属也可以有一张床可以休息。

    看到此刻已经上了呼吸机的徐倩茹,莫非现在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这个女人就是生了自己的母亲,可是就是这个女人亲手抛弃年幼的他还有生病的丈夫。

    他恨她的狠心,可他更渴望过能得到母爱,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渴望慢慢的消亡了。

    因为他知道这个抛弃他的女人不会记得还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估计在徐倩茹的心里,他和父亲恐怕早就魂归地府了。

    病床上的那个女人已经不是他初次见到的模样,如今白发已经爬满了鬓角。

    莫非在床前坐下,仔细的打量了半天,他也清楚徐倩茹此时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也不可能睁开眼看他,所以这次他可以放心大胆的看仔细。

    只是他在打量的时候,陷入昏迷的徐倩茹竟然毫无预兆的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坐在眼前这人的模样时,眼睛差点就要瞪出来了。

    随即人又陷入了昏迷状态。

    “你没想到会是我吧?也是或许在你的记忆里,我这个如草芥一般的生命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哼,你老可真够狠心的,走就走吧,你竟然把我们所有活命的东西都带走了,正是枉费我爸对你的一片痴心。

    其实我最觉得不值得就是我爸,那么好一个大好青年,放弃了莫家少爷的身份跟你跑出去,可是你是怎么对待他的?

    好日子你可以跟他过,苦日子你就过不下去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还真的是看不起。

    反正你也要去了,你跟我爸的关系你们俩到地下在去理论,我该尽的孝道已经尽了,妈……这是我第一次喊你,但是也是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你老一路走好……”

    说完了这些,摸摸徐倩茹的手,这可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这么亲近的摸自己母亲的手。

    虽然已经是晚来,不过也算了了自己今生的心愿,无关于其他,只是为了完成儿时的梦想,做完这些他毅然的起身离去。

    等在外面的白文礼见他出来,不过啥也没问,兄弟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他们离开没多久,江芸和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起搭伴回来。

    男人是她最近才认识的其他病房的病人家属,这段时间照顾母亲,江芸也跟这个男人慢慢的混熟了,所以晚上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出去吃点宵夜啥的补充点体力。(。: